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正值初夏,月季花开得正好,红粉白黄,大的张扬,小的雅致,在风中摇曳生姿,丛姗是最爱花的,此刻却没有什么心思欣赏这片风景,她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李主任那句话:"要是你们再补不上住院费,丛桦就真的要出院了,丛姗你要理解,医院有医院的难处。"

是啊,她理解,医院并非没有善心,已经减免了许多费用,但医院到底不是纯慈善机构,没有义务替她填补这个无底洞,最终还得她自己想办法。可她还有什么办法呢?能借的都借过了,能卖的也都卖了,她身上再没一样东西是值钱的了。只除了……她这个人!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苦笑,就算她真的想卖,估计也没人想买,长相一般,身材干瘪瘦弱,该大的不大,该小的更小。没有哪个男人会喜欢吧?

一行人从面前经过,她低着头,只看到逞亮的鞋面,笔挺的裤脚,还有大步流星的姿态,不由得抬起头,刚好那人也在看她,只是随意的一眼,却令丛姗无端端心里一颤,因为那眼神太过凌厉,就象一只充满戾气的野兽在盯着自己的小猎物。

很快他就走过去了,后面跟着三个男人,虽然同样衣冠楚楚,气势却相差太远,看起来象是下属或跟帮。

等那些人走得看不见了,丛姗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来,她是个胆小的人,从小被猫吓,被狗吓,还被莫名的男人吓到。不过这只一个非常小的插曲,丛姗很快就将那人抛到了脑后,苦着脸,托着腮,望着花丛发呆。

天色一寸一寸的暗下来,象墨水滴进水里漾起的轻雾,淡淡的弥漫开来。夜晚即将来临,丛桦的住院费还没有着落,到了明天早上,医院再没收到她的钱,丛桦就要被驱逐出病房了。

一想到弟弟要被赶出去,丛姗的眼里泛起了水雾,丛桦不能被赶出来,他生着很重的病,他需要治疗,可是钱呢?住院费呢?她的口袋里还剩下十三块五毛钱,连吃饭的钱都不够,怎么交住院费?

终究还是没忍住,把头埋进手心,泪水从指缝间默默流淌下来。

"小姐,你好。"

丛姗抬起头,胡乱的抹了一下眼睛,眼前站着一个瘦高斯文的男人,戴着黑框眼镜,温和的对她微笑。

"你是?"

"我姓吴,这是我的名片,"男人从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她,"我们老板想和你谈谈。"

名片很简洁,黑底白字,印的是盛辉集团总裁助理吴溪凡。

盛辉集团?丛姗一惊,她就在盛辉集团下属的蓝光科技上班,总裁助理的老板不就是总裁大人?

大老板为什么要见她?

丛姗很忐忑,快速的在脑子里梳理了一遍,最近自己的工作没出什么差错啊……不对,就算她有什么问题,也犯不着大老板亲自找她谈话啊……

"小姐贵姓?"

"我叫丛姗。"连名字都不知道,看来并不认得她,丛姗稍稍安了心,"不知道你们老板找我有什么事呢?"

"丛小姐见到他,自然就知道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