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爱一个人能有多疯狂,恨一个人就也能有多疯狂。

刑芷再见到靳文烈的时候是在帝都飞机场。

他特制的军用皮靴扣地的声音,像刀一样踩在刑芷的心尖上。疼的她整个人都在收缩。

他是她的魔咒,是她的克星。

刑芷忘记了最后一次见到他时候他的样子,只知道,他找了她整整一年。

她不爱他,他知道,一直都知道。

他封锁了整个飞机场,扣住她。

再见到她,哂笑着问的第一句话是,"王骁不要你了,什么感觉?"

王骁是他们之间的阻碍,是隔阂,也是牵扯不清的线。

刑芷看着靳文烈,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吐出三个字,

"喜欢他。"

三个字像是梦魇一样在刑芷的生命里延续,从她第一次见到王骁就没有办法停止。

靳文烈盯着刑芷,双眸浸透了地狱里的气息,"刑芷,你有没有心?"

"有",她笑的阴毒,"都放在王骁那里了。"

靳文烈伸手掐住她的脖子,"你怎么不跟他一起去死?"

死?

死,太容易了。

两年前--

刑芷记得第一次见到靳文烈的时候,还是被他的样子惊艳了下。

不是没见过好看的,至少王骁也帅出了天际,然而还是比不上靳文烈的霸气。靳文烈颜值不仅仅是高,是很高。

所以刑芷瞬间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大F区的女人前仆后继的扑倒在他的床上。

飞蛾扑火的人太多,所以他身侧的女人,从来没有重复过。

故事的开头都很简单,刑芷身边有个中二的闺蜜莫小米。

莫小米犯花痴,被靳文烈当众羞辱,刑芷一时多事给她出气,扬手将靳文烈掀翻在地,拍拍手,刑芷无限鄙夷,"你也就这样么。"

靳文烈第一次输。

自然,从没有输过的靳文烈无限恼火。

他从开始的简单找茬到后面想尽方法惩罚,到最后用尽了方式叫刑芷难堪。可刑芷是个体能各项过硬的人,效果甚微。

甚至刑芷从来都没有当回事。

这一切,激起了靳文烈的怒气。

最后,靳文烈找到了刑芷的软肋,他突然得知,刑芷有个深爱的男人,叫王骁。

这不是什么秘密,所有大F区的人,都知道,刑芷为了王骁,已经走火入魔。

刑芷对王骁有多疯狂,整个大F区都是见证。

只要看到王骁,刑芷都神游一样,站在原地动都不动的看着他离开。

王骁感冒了,送水送药都没有停过。王骁在训练,她就在旁边坐着发呆,看到王骁的车,可以尾随在他车后一直跑到禁区才停止。

疯狂到曾连夜违纪跨过C区的护栏,买了一包王骁开玩笑说要抽的白皮烟。回来后,被罚8小时滚钢圈。

王骁突击,去A区跟靳文烈部队打野战,负伤掉在了悬崖下,万丈深渊,茂树密林,直升机都飞过去了没找到人。而刑芷第四天周身浴血,将王骁背出了森林。

刑芷的疯狂更见证了王骁的魅力,引来无数女人的青睐。所以王骁身边不乏追求者。刑芷从来都不过问,她只是那么看着,似乎只要这么爱着他就够了。

我爱你,可以与你无关。

可是王骁对刑芷,从来视而不见。

他似乎很无聊这样一个女人的死缠烂打,也从来不在乎。

刑芷送去的东西,可能会被他当面扔掉。

刑芷被王骁身侧的人打趣,王骁也只是咧着嘴笑笑。

莫小米说:"王骁有什么好,这种人一看城府就深,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

刑芷说:"小米,你这么长的一句话,我只听到了王骁两个字。"

莫小米气的踹她,"哎我说刑芷,你丫还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能不能有点骨气?"

矜持?骨气?

爱一个人,你会忘记什么叫矜持,什么是骨气。

一来二去,就传开了,一个叫刑芷的疯女人,对王骁恋恋不忘。褒贬不一,嘲笑居多。

靳文烈知道后,大笑不止。

他说:"有意思,还有这种女人。"

刑芷第二次遇见靳文烈的时候是个好日子。

是个领证的好日子。

靳文烈坐在车上,指着刑芷说:"绑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