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回来了?"

姜筱夕刚刚放下那个从监.狱里带回来的背包,就听到裴左宁带笑的声音。

她眼睫轻颤了下,咬着唇看向他。

男人站在华美的客厅里,手里还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裴左宁,裴氏的总裁,而她,是他的秘书和情人。

他放下咖啡,眼底带着点疯狂的笑意:"景程终于倒了,姜筱夕,总算没看错你。"

"你高兴就好。"她不喜欢看他这样的表情,可这几年他变了很多。

"要什么奖励?嗯?"裴左宁哼笑,邪气看她,很是高兴。

这么多年,景程终于落到他手里,那么她也该回来了--

裴左宁满意地由姜筱夕抱着,手自然抚上她柔顺的发丝,忽然有了冲动,他不是一个会亏待自己的人。一切变得不一样起来--

姜筱夕身子一僵,猛地抓着裴左宁的手。

裴左宁挑眉,眼神沉了沉:"不愿意?"

姜筱夕楞了楞,忙主动抱紧他:"愿意。"

裴左宁这才哼笑一声。

"晓希,晓希--"他呢喃着这两个字,似乎含着蜜。

她有些激动,搂住他渴求他的唇,可裴左宁就好像以前无数次一样,避开了她的吻,他是喜欢要她,却从来不肯吻她的唇。

应该是有洁癖吧?

姜筱夕一直在发抖,手心被指甲给划破了也没发觉。

终于,裴左宁喟叹了一声。

原本想要离开,却正好触到她单纯清凉的眸子,裴左宁顿了顿。

如果准备迎回那个人,他和筱夕的关系也该结束,裴左宁到底生出几分怜惜。

他难得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称赞道:"还是和以前一样。"

姜筱夕羞得想找个地洞去钻,不敢看他的双眼。

她想了想道:"你,你喜欢就好,裴左宁,以后,以后我可不可以不去坐牢了,我--"

"应该不会了吧?毕竟景程已经倒了,谢谢你给他们传播的假消息。"他放开她,随口说了句,便去浴室洗澡。

姜筱夕动了动,艰难掩住自己的身体,是啊,她假装出卖裴左宁,传了假消息给景程实业,成功击垮了这个海城第一的企业,裴左宁成功上位。

而代价只是她入狱一年,是--很小的代价。

她苦笑。

姜筱夕的余光落在自己的小腹上,衣服下露出小半纹身,应该是纹的字。

她手指颤了颤,将上衣用力往下扯了扯,彻底遮住了那个纹身,其实不用看她也知道那是哪两个字,在监狱的时候,她的室友强迫她在小腹上纹了两个字--biao.子!

裴左宁沐浴后出来,就闻到楼下传来馥郁的香气。

他情不自禁觉得饿。

一年不见,他这才惊觉自己多不习惯,这个女人不仅仅给他暖床,还做得一手好饭菜,对了,自她走后,家里的植物和金鱼都死了,让他很不喜欢回来这里。

看着她忙碌的背影,他眼底闪过一丝暖意,不过,那个人来了也一样可以做这些事情,还是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人。

想到这里,他便淡了心思。

只是,有些习惯,养成了就不好改。

"金鱼死了。"

"喔,我一会儿去买。"

"那几盆海棠都枯了。"

"没事,我一会看看,说不定浇点水就能活。"

她手上不停,一边一条条回应他。

原本很和谐的气氛,却被一记电话给破坏,姜筱夕听到裴左宁接起后,温柔的一声喂,她的手一颤,锅铲掉到地上。

而那边,裴左宁的漫不经心早已消失,眼底都是急切和疯狂:"顾晓希,你原本就应该是我的,回到我身边,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