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们努力着,期待之后的自己,荆棘丛生,伴汝重生。

快呼吸不上来,南星一直跑着、跑着,后面满身是血的人在追,快跑不动了,南星看不清追自己的是谁,是她,还是他?

跑到前面没有路了,身后是深渊,身前是追着自己的人,最终还是坠入深渊,只一眼,南星还是看到了那个满身是血的人,是她。

噩梦惊醒,南星有些庆幸这是个梦,有些难过这是个梦。

六月的离市即使也是闷热难耐,天空阴沉沉的,让人感到压抑,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离市的市中心位于离市五架桥连接的中心,繁华而热闹。

南星走下空调公交车后感觉到不一般的闷热,虽然下着小雨,但是却一点感不到凉快,反而有种水加到烧开的锅里。南星身穿深蓝色偏黑的纽扣衬衫裙更加吸热,

南星缕了缕额前的刘海,把黏在脸颊上的短发拨到耳后,深吸一口气朝着市中心的电玩城走去。

南星之前在电玩城玩的时候还剩有游戏币,所以打算去玩一玩,因为是暑假的缘故,电玩城人山人海,电玩的机械音和少年少女的呐喊声交织在一起,吵闹却痛快。

南星往抓娃娃机走去,十个抓娃娃机,南星一眼就看中了长耳兔,摸起来手感肯定好软。

可抓娃娃那是这么容易的,南星在花掉了几十个币之后打算放弃,撇了撇嘴,叹了一口气,就往人多的那个抓娃娃机走,便听到了讨论声:

"哇,这么抓法老板要破产了!"

"卧槽,侧脸这么帅?!"

"正脸很像白敬亭啊!"

"老夫的少女心啊!"

南星听着旁边人的讨论声看向"大神"。稍白皙的脸庞,高挺的鼻梁,估计像白敬亭的是桃花眼下的一颗泪痣,嘴唇不薄不厚,看起来合适接吻,让整个五官英挺的是剑眉。

白T恤和黑色裤子,脚下一双耐克小白鞋,看起来清爽又干净。

南星心里一咯噔,完蛋了。

南星很不要脸地盯着"大神"适合接吻的嘴唇许久,砸吧砸吧嘴,咽了一下口水,然后突然在她咽口水的时候安静了下来,整个世界貌似就只剩下南星咽口水的声音。

尴尬。

"大神"却不为所动,依旧在一片羡慕声中夹起了第不知道都少个娃娃。之后转身离去,有些妹子脸皮薄没有再跟着,而是拿着手机拍了背影,开始脸红尖叫。

南星不得不承认是个脸皮厚的妹子,一路跟着"大神"来到了心水的长耳兔娃娃机面前,看着"大神"把长耳兔吊起来,落下去的瞬间又觉得自己可以夹到长耳兔并且去吃芋圆绵绵冰。

待"大神"走后,南星嘿嘿地投了两个币进去,估计是表情太猥琐,长耳兔并没有跟南星走。

南星一回头"呀"了一声,吓了一跳,发现"大神"在身后,于是自动地让出了位置。

在修长的双手投币之后,南星开始嫉妒并且怨恨造物者的不公平,连手都这么好看。

都说专注的男人最有魅力,稍抿一下嘴唇,眼神紧盯铁架。南星就看着自己薪水的长耳兔又被夹起来,又落到了出口处。

"大神"注意到了旁边的南星,眼神里有些复杂,但还是把手中的长耳兔递给了还在花痴自己的南星手边。

她不就是那个在雨里蹲下哭泣的姑娘吗,哭得那么的不舍和绝望。

南星一下没缓过来,紧张到结巴:"这是……是给我的?"

"大神"点了点头,又看了看南星。这时,门外的微风不知吹起了南星衬衫裙的裙角,更吹起了他额前的碎发。南星现在就感觉他手中的长耳兔是引领爱丽丝走向梦境的那只兔子。爱丽丝的梦境里危险重重,却也让爱丽丝彻底爱上。

南星这时看到了他眼里的光,不知道是日光灯的光,还是日暮下的光,又或者他就是个如彩虹般绚丽的人,所以眼睛才会发光,也带走了南星眼里的光。

南星接过了长耳兔,软软地说了声,"谢谢"。看着那个"梦境"走远,却忘了问他的名字。

恒记良品店内

南星给长耳兔起名叫"点头"。

南星拿起手机想看看时间,手机亮起的那一瞬间屏幕墙纸的一张合照让南星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思考了许久,还是把手机放了回去。

把点头抱在怀里深吸了几口气,买单走人。

南星的爸爸南成见南星回来了,就去迎,笑着把南星往家里带,"星,市中心好玩吗?吃东西了吗?妈妈给炖了鸡汤,待会儿喝一碗。"

南星看着爸爸脸上的皱纹和长期咋外工作被晒得黝黑的皮肤,可却很精神。

"星,去离市五中的事情定下来了,你伯伯说没问题。你八月一号记得去报道。"南星的妈妈陆慧在一旁吐着唾沫数着钱,看见南星进门抬眼告知。

南星边脱鞋子边答应着,"嗯知道了。"

将午末时候的阳光,橙黄一片,由木质的窗户洒向棉质的床单。南星把点头放到棉质的床单后,开始收拾东西去奶奶家住。奶奶在爷爷过世后便不愿跟南成一家住,说是怕爷爷回来找不见人,会着急的。

南星快到奶奶家门口时就看见奶奶在门口笑着迎接她。

南星大叫一声"奶奶"小跑了过去。

"跑什么嘛,小心摔跤!"奶奶摸了摸南星柔软的短发,给她推了推下落的眼镜,笑眯眯地把南星带到院子里。

院里茉莉花香四溢,没朵含苞的、开透的、半开的茉莉花在那里挺秀吐香。有母鸡在地上啄米吃,。院里还有个葡萄架,上面有青绿色的葡萄、还有紫色的葡萄,看得人在嘴里分泌唾液。

一瞬间的情不自禁的感觉在胸腔回荡。

葡萄架下是一个圆木桌和几张小木板凳,圆木桌上还有南星小时候刻的五角星。

南星深吸一口气,全是童年的回忆啊。

奶奶把自己做好的糖水凉粉拿了出来,南星笑嘻嘻地接过,"谢谢奶奶"

奶奶"啧"了一声,轻轻拍了拍南星的后脑瓜子,"一家人客气什么?"

黑夜升起,星空点点。

南星抱着点头,貌似感觉蝉鸣的夏天也不是这么难熬。

乡下晚上凉,南星睡在床上,老式电风扇"嘎吱嘎吱"呼呼地吹出凉风。一闭眼闹钟就浮现那个人的脸。

一远一近,越来越清楚。

离市五中是整个离市最好的高中,基本上是为"985""211"输送人才,文理科状元也基本出在五中。

所以里面不仅有会学习的,还有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高干子弟在国际班。

南星是在离市一中高一上了半个学期然后转学去的离市五中,第一天并没有发校服,穿着自己的衣服就去报道了。

高一六班的班主任黄曼在办公室跟南星把六班的情况说了一下。高一的年级第一和倒数第一都在这个班。

南星在黄曼的带领下进入了吵吵闹闹的六班。

黄曼用手拍了拍黑板,呵斥道:"安静!"然后走上讲台,看向南星,对同学们说:"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来,介绍一下自己。"

说着下了讲台,把有些局促不安的南星带上了讲台。

一身短袖白衬衫带黑色边,下身黑裤,黑裤侧边是白色条纹。肩上短发、带着眼镜。

南星还是鼓起勇气介绍了自己,"大家好,我叫南星,南方的南,星星的星。谢谢。"说完后鞠了一躬。

班上有些男生开始起哄,南星更加不好意思了,头都要低到讲台底下。

黄曼巡视了一眼教室的空位,指了指一个女生的旁边,"南星你暂时坐到陈思柔旁边。"

南星这时才抬起头来,看向了班主任指的地方,然后愣住了三秒。

前面的男生是那么熟悉。

他叫,杜蘅?

杜蘅听到自己的名字从书本中抬起了头,额前的碎发随着微风轻轻摆动,微微向黄曼颔首。

看向南星的时候也有些诧异。

南星在全班的注视下走向了自己的位置,路过杜蘅的时候分明听到了自己心跳地咚咚。

南星的同桌是一个女生,长发高高扎起成马尾,露出清秀的脸蛋,眼睛总是笑咪咪的。

"同桌你好,我叫陈思柔,思考的思,柔软的柔。"陈思柔揉了揉自己的脸蛋,对南星伸出了手。南星跟陈思柔握了握手,也笑眯眯地说:"你好!嘿嘿!"说完,摸了摸自己柔软的短发。

南星从书包里拿出语文书和一瓶牛奶准备开始上课,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瞥向前面那个如松树挺拔的背影。

还是白衬衫,因为"秋老虎"的原因,天气还是比较炎热,杜蘅的后背有些被汗水侵湿,显现出突出的脊椎骨与白衬衫相粘,显得有些……性感。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