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杀人!"

"杀人?杀谁?"我懵了,这女鬼到底要干嘛?

"本来要杀四个人的,现在你帮我杀三个人就行了,你要是帮我杀了这三个人,你让我做什么都行。"王颖说着话,靠近我的身边坐下了,她的身上带着一股寒气。

不管是三个还是四个,这都让我感到震惊,二叔说这王颖身上戾气太重,开始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由不得我不信了。

"要杀谁?又是为什么?"我当然不去杀人,可是我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第一个叫陈凯,我最恨这个人了,我出来夜跑,他就不停的追我,最后害的我跳河自杀。"王颖一脸的悲情,眼圈都有些红。她的话倒是让我明白了,看来这就是这女孩的死因了。

我犹豫一下,跟王颖说我可以帮她报案,要我这么去杀人,实在是出师无名,当我问她要杀的第二个人是谁的时候,这女鬼竟然说出了赵东生的名字。

杀赵东生?为什么啊?我确实不理解,她为什么要我去杀赵东生。

"这畜生不仗义,我本来是在太平间的,结果他偷偷的把我给抗了出来,还把我当物品给卖了,你说我该不该杀他!"王颖振振有辞道。

怪不得这小子这么有来路,能搞到这么些的尸体,感情是去医院太平间倒置出来的啊!这比起倒斗来说,更不容易,虽然他的做法为人不齿,可是也罪不至死,就说道;"王颖,这样就把他给弄死了实在是有点过,你再说说第三个人是谁?"

"李军,也就是李翔的叔叔,就是去赵东生那里买我尸体的人。"王颖一脸的余怒未消,很生气的样子,其实这可以理解,她含冤死了,又被不明不白的卖来买去的,谁也不会甘心。

虽然不甘心,可是因为这个杀人的话,那真是有点小题大做了;"王颖,这理由不充分吧?"

"什么不充分?他看了我的胸部,就该死。"王颖差点把我雷晕了,万万想不到这女鬼竟然是为了这原因。这事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跟李军去赵东生那里拿货,我俩确实是看了她的胸部,不过只是为了证明她的身份而已,那时候,一点私心杂念都没有,估计李军更没有,我记得他当时差点没吓死。肯定不会胡思乱想,更没有非分之想的。

听了这些,我是彻底的无语了。除了开始她说的陈凯之外,其他人都不该死。就连陈凯怕也不是死罪,他只是尾随追踪,并没实质性的犯罪,我要是把他给杀了,我倒是成了杀人犯了;"王颖,我要是把他们给杀了,那我也是死罪了。"

"死罪更好,反正现在咱俩也是夫妻了,今天中午你二叔已经给咱俩举行了拜堂仪式,看看,这是你二叔给我置办的婚礼衣服。"王颖站起身,指着自己的红色的衣服说道。

我无语了,看来这鬼媳妇我不认是不行了。打量一下王颖,这女鬼还真是有几分姿色,俊俏的眼,弯弯的眉,好看的嘴唇,曼妙的脖颈,看的我心里直痒痒。

"本来,我想杀死你的,因为你也看了我的胸部,可是现在既然嫁给你了,也就无所谓了。"王颖撅着嘴巴说道,几分委屈,几分唯美。

"王颖,咱俩……其实不合适,我是人,你是鬼……"虽然王颖长得不错,可我真是不想娶她,毕竟她是鬼不是人,连基本的夫妻生活都不能进行。

"少来,你想耍赖?你二叔已经把我嫁给你了,你必须承担责任,不但是夫妻的责任,还得帮我报仇。"王颖说着话,在我的腰上捏了一把,看着她狐媚的模样,我真想把她给掀翻在床。可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这样,如果这样的话,我就很快真的变成鬼了。

"王颖,我……我……"我想说我真的不能帮她报仇的,不过我可以报警。

"王大川别说我没告诉你,我也不想嫁给你,但是没办法,这是你二叔安排的,你二叔是行人,有通阴阳的能力,加上你放了我的气胎,我得以聚型,加上我还靠你的血养着,这才愿意嫁给你,否则的话……我呸!"王颖一脸的娇纵,还是傲娇的样子。"还有,别一口一个王颖的,我是你老婆,以后喊得亲昵一点。"

现在的我,想死的心都有,真想大哭一场。二叔啊二叔,看来我不是你的亲生啊!怎么就给我娶这么个媳妇呢?

"王颖,不,老婆,我,我俩真的不合适,咱俩怎样才能解除婚约?"我不是秀逗,我真不想要这么个鬼女人在跟前,我想找一个能跟我情投意合卿卿我我能真枪实战的女孩子结婚的。

"你以为我想赖着你啊?就明跟你说了吧,刚才我要和你上床是调戏你玩的,你看看你长得龟头蛤蟆脸的,我还真是没看上你。这样吧,三年之内,你帮我把刚才我点名的几个人杀了,我就离开你,解除婚约,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王颖鄙夷的看了我一眼,很是不屑。

被她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失落起来,我很差么!我龟头蛤蟆脸么我?可她是鬼,我不能跟她较真。就说道;"那最好,那最好。"

"好了,事情就这么个事情,从现在开始,我就一直跟在你的身边,你走我就走,你睡我就睡,不过你别怕,我对你真的不敢兴趣,我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让你为我报仇,就是想喝你血,其他一点非分之想也没有,你放心就是了。好了,我现在该休息了,我就躺在魂瓮里。最后警告你,你不要把我给扔了,你要是把我连魂瓮给扔了,我就掐死你。"说完,身形一抖,接着就不见了。

我一个你愣怔,一下子从床上跌了下来,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天色微明了。我摸一把脸,全是汗。

什么情况?跟真的似的,原来是一个梦,南柯一梦!

我呆坐在地上,看一眼床上,魏七还没回来,回想一下梦境,就跟真的一模一样,记得梦里王颖最后临消失的时候跟我说她就藏在魂瓮里。难道二叔给我的这瓷瓶子就是魂瓮?魂瓮,我听行里人说过,一般都是道士或是度阴者阴阳法师才有,一般是用来装小鬼的。或豢养,或囚禁,总之是神圣之物,一般人是不配拥有的。难道二叔给我的这小瓶子就是魂瓮?

我满是疑惑的把瓶子抓过来,打开,除了一根银针之外,什么也没有。仔细的检查一下内壁,光滑如初,还是什么也没有。

"王颖,王颖。"我喊一句,那瓶子静静的躺在我的手上,没有任何的变化。看来,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老婆,老婆。"我突然间多了个心眼,声音也变得温柔了。很遗憾,瓶子还是一动也不动,我苦笑,我释然,这只是一个梦,跟王颖跟老婆没关系。还好是梦,要是现实就麻烦了,我去哪里找陈凯,我又怎么去杀人。

门外突然间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急忙站起来去开门,看见魏七扛着一个硬梆梆的布袋站在门口,问都不用问,他的布袋里肯定是尸体。

魏七把死尸往地上一扔,抓起一边的杯子灌了一阵,这才说道;"妈蛋真是奇怪了,从三里屯带魏家菜园,不过十公里,我竟然走了一晚上,到了门口还迷了路了。现在我才明白,什么是迷了路了?是被施了鬼账了。把我的视线给阻挡了。

我原本稍微轻松的心再次提了起来,鬼帐?梦里王颖跟我说过这是,她要跟我亲热,我说魏七快回来了,她说她施了鬼帐,魏七就算是到了家门口也找不到家的。

啊!难道那不是梦境?我心里一沉。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