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魏七听了我的话,嘴里含着个鸡爪子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你叔真给你娶了鬼媳妇了?"

我摸着那光滑的瓶子,不敢回答了。在这之前,我虽然见过不少的尸体,也为人家配过很多的冥婚,可我真的没见过鬼,就连二叔说给我娶了个鬼媳妇,其实心底里还是不大信的,不过刚才那瓶子在我的口袋里动了一下却是事实。

"大川,把你的手伸过来给我看看。"魏七一边啃着鸡爪子,把他那油花花的手伸了过来。

我把手伸了过去,魏七看了半天,原本嬉笑的脸变得严肃起来;"大川,天星七煞,就你这秉性,这辈子娶一个鬼媳妇怕是不够。"

他的话音没落,口袋里的瓶子又是蠕动了一下,我吓得急忙站了起来,不敢再跟魏七身鬼媳妇的事了。尼玛!娶一个不够,娶十个鬼媳妇又有什么用?

吃完饭,魏七在一边用鸡血和朱砂配置化符水,我就把自己的行李收拾了一番,虽然在收拾行李,其实心里一直在想着王颖的事。本来我还是有些怀疑的,可是刚才瓶子动了两下,可见她是真的存在的。

这可就大发了,看来那些事都是真的了。我悄悄的把瓶子的盖打开,里面除了那根银针之外,也没其它东西,我仔细的看了一下,确实什么也没有,今天恰好是阴历的六月十七,我就把手指咬破,滴一滴血在里面。紫红色血液滑过那根银针,最后落在瓶子的底部,什么反映也没有。

出来大半天了,我突然间想我娘了,这么多年来,我们没怎么分开过,也不知道家里现在什么样了?

"魏大哥,你给我二叔打个电话吧,问问家里还好么?"我确实很惦记着家里的,总感觉家里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

魏七说刚才出去买酒的时候已经接到我二叔的电话了,家里一切都好,二叔和我娘正忙活着给我和王颖举行仪式的,让我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就行。

我郁闷的要死,难道我真的就娶了鬼媳妇了。

正在胡思乱想,大门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这女人四五十岁,显得很富态,提着一个手包,进来后也是愣了一下,才问道;"哪位是魏大师?"

魏七迎上来。"姐姐有话直说吧,我就是魏七。"

那女人打量一下魏七,心态大概跟我差不多,觉得传奇人物一般的魏七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打量一阵才说她一个朋友的男人死了,想给他配个阴婚,问有没有合适的,大概花多少钱?

这女人圆脸,小波浪的头发,脸显得很富态,可是眉目之间带着一股媚气。

魏七把那女人让进客厅里,虽然是客厅,可是乱七八糟的,连个像样坐的地方都没有,那女人也没坐,一直站着,说是慕名而来,问魏七这活接还是不接?

魏七并没急着说接还是不接,而是问那男的是怎么死的?那女的说是猝死的,至于怎么个猝死法,她也没说。魏七又要了那男人的生辰八字,在一边连写带画的鼓捣了半天,这才说这活可以接。问那男的葬了没?女的说埋了半年了,现在才突然间想起给他配个阴婚来。

那女人问花多少钱?魏七大致算了一下,说4万块足够,女的从手包里扒拉了一阵,拿出一张卡递过来;"魏大师,这是两万块,您先收着,等完事再给那一半。只是您一定要把这件事般的漂亮些,另外,别让外人知道。"

魏七说让她留个地址和手机号,最近一两天找个好日子就去给这女人朋友的男人配冥婚。

晚上,魏七说出去帮那个女人的朋友的男人找冥配去了,让我好好的在家里休息。我真想跟他一起去,可他说我刚来需要休息,很明显,他是不想带我。

魏七走了,我拿出那个小瓶子仔细的看着,白底青花,云纹缠绕,想想王颖的魂魄在里面,我就有些害怕,但是好奇心作祟,还是把瓶子打开了,让我感到惊讶的事,我手指滴进去的那滴血竟然不见了,瓶壁青白一片。

我现在是彻底的信了,不是世上没有鬼,而是你没遇见,机缘未到。

啪啪!就在我想继续搜寻的是时候,外面起了敲门声,接着房门吱呀一下就开了,我原以为是魏七回来了,却不是魏七,而是一个红衣女子。这女子一脸的清冷,高傲无比。

"你,你是谁?"这女的看着面熟,像是在那里见过。虽然面容清冷,可是俊俏无比,身段高挑,皮肤白皙,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只是她的脸没有一点喜色,给人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

"王大川,这就不认识了,我真想掐死你,可是你对我有恩,所以我看你的表现,如果表现令我满意的话,我就饶你不死,否则的话,我让你死,你全家死。"女子走到我的身边,带着一股凉意。

我吓得都快瘫了,半夜三更的进来一个红衣女子,怨气冲天,还要弄死我和我的全家,为什么啊?

"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王颖,就是你要把我配给李翔的那个女孩。"红衣女子说着话,靠近我的身边站了。

"啊!"我吓得惊叫起来,感觉魂魄都飞了。我想过她会出现,没想到她这么快就会出现,竟然还穿一身红色的衣服。记得二叔说过,红衣女鬼戾气最重了。

"王大川,我恨你,你竟然跟赵东生一起把我卖来卖去的,一点都不顾及我的感受。"

"妹子,不,大姐。我,我真不是有意的,我们行人就是干这个的,再说了,不也是为了你好么?"我下意识的往后退,可是我已经无路可退了,后面已经是墙了。

王颖轻叹一口气;"王大川,本来我是恨你的,可是你的银针却让我胎气重生,我被人打碎的魂魄再次聚了起来,虽然我不能死而复活,但我可以幻化人形,加上你二叔又把我许配给你,所以就这样吧,你长的也是人模狗样的,我就委屈一下吧。"这女人朝我靠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阴冷的媚笑。

"你,你要干嘛?"我下意识的缩一下身体。虽然王颖很漂亮,可他毕竟是女鬼,我要是跟女鬼那啥了,怎么死都不知道。

王颖伸手摸一下我的脸;"还能干什么?洞房花烛夜啊!你二叔既然把我许配给你了,我就是你老婆了。"

我以前曾经听老人讲过一个故事,说一个人和一个鬼相爱了,两个人住在一起,最后那个男的慢慢的就病死了,鬼阴气足,男人和她在一起,最后就被她给消化没了,所以无论如何我是不敢跟王颖那个的。

"王颖,那事我知道,只是咱人鬼有别,不能洞房的,再说了,魏七很快就回来了,这是他的床,脏兮兮的。"

"少来,我们既然是夫妻就该行周公之理,我在外面已经设了鬼帐,魏七就算是到了家门口他也找不着家,来吧。"王颖说着话,就扑在我的怀里,把我按在床上,这女鬼劲挺大的,我几乎没什么反抗的余地。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要挣扎,我可不想就这么没了,我得好好活着。所以,我拼死挣扎。

"王大川,你什么意思?不愿意就别答应娶我。既然娶我就要好好的做我的男人。"王颖骑在我的身上,迟啦一下把自己的衣服扯开了,露出雪白的肌肤来。

"王颖,别,别这样,有话好好说,只要咱不做这个,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哀求道。

"真的?大男人说话可要算数啊!"王颖鬼魅一笑,从的身上爬下来,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看着她的眼神,我突然感觉自己上当了,这女人本来就不想跟我那啥,而是借机要挟我的。

"你要我干嘛?"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