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二叔,咱家就我一根独苗,我要是娶了她,咱家怎么办?"我还真是这么想的,娶个媳妇丑俊咱不说,说什么也不能娶一具女尸做老婆啊,最主要的是那事怎么办啊?"不行名义上纳个妾吧。"

二叔劈头带脸的一记耳光扇了过来;"放屁!"

我吓得顿时不敢说话了,二叔在房间里踱了一阵,心一横;"大川,一切就看你的命,这个你拿着,我在家里把你俩的事给办了,名义上她就是你的媳妇了,你要是有本事三年之内感化她,你再另娶妻室,你要是没本事,她就跟你一辈子。这是孽缘,谁也没办法。"二叔说着话,把昨天那个白色的青花瓷瓶子递给我,这里装着从王颖小腹上拔下来的银针。看二叔那意思,王颖的阴魂现在就在这根针上。

拿过这个瓶子,我打开看一眼,那根银针还在,孤零零的。

接着,二叔又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让我娘收拾一下我的行李,塞给我2000块钱;"大川,你现在就走,离开这里,去山东莒县浮来山下一个叫魏家菜园村子,找魏七,你以后就跟他混了,记住了,三年,这三年你一定不要回来,现在你媳妇煞气很重,你们留在村里对谁都不好。"

我娘在一边哭个不停,一边哭一边问二叔我不走行么?二叔说不行,必须离开,一旦鸡叫三遍,我就得离开王家口。

虽然我不想离开,可是我知道二叔的脾气和秉性,他不是一个心肠硬的人,他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为了全村人着想。只是我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又不知道我的鬼媳妇王颖是不是真的存在?假若是真的,又会怎么对我?

临走的时候,二叔再次提醒我;"大川,这个瓶子里面装着你媳妇,记住了,逢七都要滴一滴右手中指的指血到里面,一定别忘了,你得养着她。"

东方已经发白,天上星星也变得稀疏。我拖着简单的行李箱,站在村口的高岗上,回望着我住了19年的王家口村。山村一片昏暗,静静的躺在山坳里,除了几声狗叫之外基本没什么动静。

看着看着,我就想哭,3岁的时候,不着调的老爸扔下我和娘就走了,把我们娘儿俩扔给二叔,二叔待我如亲生。今天却让我连夜离开,还不明不白的给我娶一个鬼媳妇,我感觉就跟做梦似的。

擦干眼泪,再次看一眼孤零零黑乎乎的村庄,我依然大踏步朝前走去。

一路颠簸,用了大半天的时间,就到了浮来山乡魏家菜园村了,这是一自然村,面南背北依山而居,虽然不大,但是感觉要比王家口要好一些。村口一棵老白果树,葳蕤生长,有些人在闲谈乘凉,我向一位老者打听魏七的家,老者指着村口说过一个路口右拐再右拐,门口一棵半人粗的国槐,那就是他家了。

谢过老者,就朝前走来。

魏七。经常听二叔提起他,算是行人中的佼佼者,不但有本事,而且为人仗义,只是我从未见过他。

根据老者的指引,我就到了魏七的家门口了。让人惊讶的是在他的家门口站着一个女孩,20多岁的样子,一只手掐着腰,一只手指着那黑乎乎的大门,正在骂街,旁边围着五六个看热闹的小孩子。

"魏七,你这个魏胖子,你这个伪君子,你给我出来,有种你给我出来。"村姑年龄不大,长得也算俊俏,不过这街骂的样子有些狂放。

我就奇怪了,魏七怎么得罪这姑娘了,被人堵着门口叫骂。

"魏七,你给我出来,你吃了我的鸡小心找不到老婆,找到老婆生个孩子也没屁眼。"这姑娘不管不顾,一直在叫骂着。

什么情况?看样子是吃了人家的鸡了!

"这位大姐,怎么回事啊?"我凑近了一些。

这姑娘上下打量我一下;"你是谁?"

"我是魏大哥的朋友。"

"这个死魏胖子偷吃了我的公鸡,现在做了缩头乌龟了。"

"多少钱?我陪给你。"我身上还有2000块,这次来拜山也没带什么礼物,先把这件事给摆平了再说吧。

女孩再次打量我一眼;"你给钱?150块。"

我拿出200块递给那姑娘;"都给你够了吧。"

那姑娘斜了我一眼,也没说话,抓过那200块就霍霍的走了,那群看热闹的小孩也跟着散了。

站在那黑黝黝的大门跟前,我调节了一下情绪,正准备敲门,门就开了,探出一个圆乎乎的脑袋,先是搜寻了一下外面,这才伸手把我给扯了进去。

胖乎乎的脸,圆圆的脑袋,眼睛不大,但也算是有神,年纪不大却惦着个肚子。

"请问您是魏七魏大师么?"我觉着面前的这个人应该不是我要找的魏七,一点气质都没有呢!

这小子脸绷了一下;"我是魏七,你是谁?算命还是打卦,还是那事?"

听说他就是魏七,我心里多少失望,一点也没感觉,邻家男孩都算不上,而且还是个偷鸡摸狗的货色。奇怪了,二叔怎么会让我来投奔他?魏七猛地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我记起来,你是王俊的儿子!"

我急忙摇头,说我不是王俊的儿子,是王俊的侄子,不过确实是王俊让我来找他的。

"还没吃饭吧?快进来。"魏七抓着我的手把我拉了进去,挺热情,让人有些受不了。

他的房子挺简陋的,也没什么像样的家具,院子的南墙边是一个铁桶做成的炉子,木柴正噼噼啪啪的烧着,一口黑乎乎的铁锅里面正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一股鸡肉的香味飘了出来,这让我想起刚才在外面叫骂的那个女孩来,看来这魏七真是偷了人家的鸡了。

"哥们,手头有点紧,借我点钱行不?"魏七全身摸索了一阵,讪笑着跟我说道。

我擦!二叔给我介绍的这是什么人啊?见面就借钱?这是行人中的佼佼者么?不会是骗子吧?年纪也不大。"你,你真是魏大师?"

"你这小子,怎么就不信我呢?我就是魏七,你爸,啊不,你叔的好兄弟。麻溜的,100块拿来,没酒了。"魏七说着话,手就在我的身上摸索起来,我急忙掏出一百块递给他。

这家伙指一指一边的小方凳,示意我坐下,然后快速的走了出去。我打量一下这个家,越看越不对劲,这哪里是行人的家,怎么看都像是二混子,真想给二叔打个电话核实一下,可是二叔的话不能忘记,三年之内不能联系。就忍着没打。

几分钟过后,魏七抱着两瓶浮来春白酒回来了,那脸上的笑容,是酒鬼的笑容。

"大川,来,为你接风哈!今天中午咱俩好好的喝一杯,晚上我和你出去走一趟。"这个走一趟也是行家的话,就是出去买尸体的意思。

"你怎么知道我叫大川?"

"你这孩子,你爸,啊不,你叔刚才给我打电话了,问你到了没有,还嘱咐我一定要看好你,让你别跟家里联系。做什么事被赶出来了?"魏七坐下,从一边摸起两个黑乎乎的杯子,用衬衣擦一下,迫不及待的用牙把瓶盖开了,倒上两杯。

看来我没找错人,他是魏七定了,只是不明白二叔怎么会让我找一个这样的人?酒囊饭袋,一看也不是有真本事的人。

"大川,把鸡肉盛上,端过来一起喝酒。"魏七抿一口酒,一脸的心满意足。

我心里这个郁闷啊!拿了我的钱买酒,还得我伺候着,本来心里很不情愿的,可是既然来了,加上我也饿了,盛就盛吧。

"大川,我跟你二叔是好兄弟,他救过我的命,所以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就行了,别客气,来!干一杯!"盛好鸡肉,我刚端上来,大川就跟我碰杯了。

我虽然有些不畅快,可是想想自己既然呆在这里三年时间,那就得学会适应,既来之,则安之。这家伙虽然是酒囊饭袋的货色,可是为人倒也热情,慢慢的适应吧。就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说吧,做了什么错事了?就被赶出来了?"魏七喝一口酒,小脸微微有些发红,笑着问我。

我本来不想把实话告诉他的,可是我自己又为那些事纳闷,所以就把我给老李家配冥婚的事阴差阳错我二叔给我娶了个鬼媳妇的事说了一遍。

我的话刚说完,我就感觉口袋里有什么动了一下似的,我摸一下,正是那个瓶子,吓得我急忙不敢说话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