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范琪第一次见丁晓熙的婚纱就震撼了。

高贵、华美、洁白无瑕,独一无二,全部是手工制成,上面镶满了钻。

还有十分钟就是丁晓熙和林子廷的婚礼了,这婚纱绝对能让所有人都惊艳。

可是,丁晓熙偏偏在婚礼快开始时候来了大姨妈,范琪进来后,她正死死坐在座椅上不肯起来。

看到范琪,丁晓熙挥挥手让其他人出去,接着嗖的站起身来,上来就扒她的伴娘服,"琪琪,你把礼服给我,我要去厕所处理一下,姨妈本来该明天的,今天居然来了……真该死,这婚纱还是子廷专门给我定的呢!"

林子廷,丁晓熙即将要嫁给的男人,神秘兮兮的,他们谈了一年半,范琪从来都没有见过!

丁晓熙站起身的时候,范琪果然看到她屁股处一大片血红,像一朵盛放的蔷薇花。

"那我穿什么?"范琪反抗,下意识就去挡她的手,丁晓熙是打算让她光着当伴娘?

"琪琪,你跟我换换,来不及了。"丁晓熙没有理会,直接就把她礼服后面的拉链给拉开了,"我去厕所处理一下,不行的话直接穿着你的礼服上,我总不能带着血被众人围观吧?"

她力气很大,范琪抵挡半天毫无用处,身上的伴娘服还是被扒了下来,只剩下身上的一套内衣。

丁晓熙又快速脱了婚纱,直接扔给了她,"琪琪,这里没别的衣服,你先换上这婚纱在这里躲一会儿,别走光了。"

范琪长长叹口气,无奈接住丁晓熙抛过来的婚纱

"丁晓熙,要我说,你干脆趁机不嫁算了。"范琪无奈,只得穿上遮羞,"都传林子廷哪方面有变态嗜好,你不怕嫁过去守活寡?谈了这么久,他碰过你没?"

丁晓熙示意她替自己拉上后背的拉链,对着镜子照照,"传言十有八九都是假的,子廷说林家有传统,必须到新婚才能同房。好了,我得赶紧去了,你见机行事。不用担心,林子廷要是真有什么问题,我就找别的男人去!"

范琪帮她拉链拉好后,丁晓熙还不忘记开玩笑,然后踩着高跟鞋就朝外冲!

这个套房内只剩下范琪一个人,她也学着丁晓熙的模样赶紧坐下,然后发愁,她穿着这屁股后面一大片血的婚纱该怎么办?

难不成,她再去别的地方弄点血把这婚纱都染红?

离婚礼的时间越来越近,丁晓熙一直没有回来,范琪急的团团转,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丁晓熙怎么还不回来?。"范琪又看看时间,埋怨道:"丁晓熙这货,不会真穿着伴娘服就上场了吧?她这新娘倒是自在,我这伴娘今天当不成了。"

嘟囔了一句话后,范琪微微皱了皱眉,她忽然觉得有些眩晕?

刚开始,范琪以为自己是因为太忙,也没在意,只靠着座椅站着,想着休息一下就好了。

可是,过了几分钟,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头反而越来越晕,眼前的景物也开始渐渐模糊,身子也渐渐开始发软。

范琪大惊,糟了,刚才的水有问题!

就在她惊恐万分时,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像是几个人走了进来,接着走到她身边,不由分说就要脱她的婚纱。

"你们,在干什么?"范琪努力集中精神,却只看到几个人影在晃,说出来的话也苍白无力,"请你们帮帮我……"

根本没有人搭理她,这几个人径自给她换了一套衣服,范琪无意间触摸到了材质,被换上的衣服好像也是白纱。

衣服刚被换好,她就被两个人拖着往外走,那两个人的力气很大,她根本没有丝毫力气反抗。

走了一段路后,耳边响起了婚礼进行曲,还有些喧闹的声音。范琪迷迷糊糊想,她现在应该是到了婚礼现场。

"下面有请新娘入场。"她还没明白这两个人要做什么,就听到司仪洪亮的声音宣布了一句,接着有人给她蒙上了面纱。

两个人仅仅只是顿了顿,又搀扶着她往前走。

范琪脑袋越来越昏沉,神智也越来越模糊,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觉得她似乎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走了大概十来米的样子,她的手很快被交到另外一只大掌里,她极力想挣扎,却被那只大掌稳稳抓住。

司仪罗嗦了一大堆,已经在读誓词了,好像在问她,"你愿意嫁给面前这位先生吗?"

范琪大惊,极力想挣扎,可身体却丝毫都不受自己控制,耳边响起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替她回答,"她愿意。"

声音笃定霸道,不容置疑!

司仪很快说,"祝福你们,你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

范琪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这到底怎么回事,她居然被当成今天的新娘了?可是,今天的新娘是丁晓熙啊,丁晓熙在哪里,为什么不出来救她?

"亲爱的,小心。"一双长臂揽住了她的腰身,悦耳低沉的男声就在她耳边响起。

就在范琪拼命挣扎想要逃离那个宽大怀抱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哥,你为什么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抢我的女朋友?"

听到这个声音,范琪整个人都炸了!

说话的人,是她男朋友--林志豪!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