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如果他是个活人,对我说这话我肯定幸福死了,但他是个死人,他想要的只是我的命。

接下来的两天,我有些自暴自弃了,白天开店,扎花圈纸人,晚上被他纠缠。

直到第七天的晚上,他缠了我好几个小时,今天我的感觉很奇怪,往常不到半小时我就累瘫了,任他摆布,今天的精神却很足,我突然感觉眼睛一阵剧烈的刺痛。

我惊慌起来,大叫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要瞎了。"

"别叫,你眼睛没事。"他按住我,"你听着,我有重要的事要离开七天,七天之后我会再来找你,你不要妄想逃跑,你已经是我的宠物了,身上有我的标记,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听说他要走,我很高兴,恨不得他一辈子都不要回来了,他在我后背吻了一下,我便感觉身体一轻,他已经消失了。

"砰砰砰!"卷帘门被砸得轰轰作响,接着我表哥熊睿的叫骂声传来,"姜琳,你个贱人,赶快开门。"

我吓得连忙往身上套衣服,我听见脚步声了,外面有好几个人。

"贱人,在里面偷汉子吗?开门!不然把你门砸了!"熊睿大骂。

我在心里骂了周禹浩一千遍一万遍,早不走晚不走,怎么偏偏我表哥来找麻烦你就走了?

这就是男人,跟你缠绵的时候什么甜言蜜语都说得出来,一旦有什么事跑得比兔子还快。

我哆哆嗦嗦地拿起电话报警,却发现话筒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电话线居然被剪断了!

几声巨响,门锁被暴力砸坏,卷帘门被哗啦一声拉开,熊睿带着几个混混冲了进来,他脸上缠满了纱布,看起来特别瘆人。

他冲我凶恶地说:"你那个野男人呢?"

我后退了两步,声音有些发抖:"什么野男人?这里哪有什么男人?"

"别想狡辩。"他怒吼道,"我在门外都听得到你的叫声,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贱?"

他身后的几个混混冲进店里一通乱砸,我也不敢去阻拦,他们把整个店铺都搜了一遍,确实没见到别的人,熊睿用阴邪的目光把我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既然你这么贱,表哥我给你介绍个好工作,让你有地方发挥本色。"

两个混混朝我走过来,一左一右拎着我的胳膊就把我往外拖,我拼命挣扎呼救,周围的店铺晚上一般都有人,我看见好几扇窗户的灯都亮了,但始终没人出来救我。

我被硬塞进一辆面包车,进车的瞬间我就闭嘴了,因为我看见车后座上坐了个人。

一个血淋淋的人,被砍掉了一条胳膊,一条腿。

不,他不是人。

他朝我看了过来,我连忙将眼睛移开,混混们把我塞到面包车的最里面,威胁道:"老实点,不然把你舌头割了。"

那个血淋淋的鬼就靠在他的身边,我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一路上我都很恐惧,那个鬼很显然是被这些人给砍死的,死之后用这面包车运过尸体,所以他就留在车里了。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我发着抖问。

熊睿嘿嘿笑了两声:"当然是好地方。"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停在一座KTV的后门,我被混混拽出来,拉进了KTV里,坐电梯上了三楼,带进了一间豪华包房。

一个剃着光头的胖男人坐在沙发上,他穿着花衬衫,脖子上还戴着一根小拇指粗的金项链,满脸横肉。

"李哥。"熊睿凑上去,陪着笑脸说,"我说的就是她,你看看,她抵不抵得上十万?"

"看看。"李哥怀里搂着两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妖娆女人,一看就是做特殊工作的。

熊睿过来捏着我的下巴,让我抬起头,我抽了口冷气,那李哥身后,居然站了四个年轻女人。

她们,都不是人。

这四个女人的样子都特别凄惨,有的只剩半边脑袋,有的身下全是血,还有一个,全身上下全是烟头烫的疤。

她们全都充满怨恨地瞪着李哥,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但她们好像被什么东西拦住了,无法靠近李哥,我目光下移,看见李哥脖子上戴着一块玉。

李哥仔细看了看我,点头道:"长得还不错,交给娜娜好好教教。"

熊睿很高兴,拿我抵了十万的债,他的手就保住了。

按着我的那两个混混把我提起来往外拉,忽然门开了,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风情款款地走进来,看了我一眼,凑到李哥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李哥的脸色变了一下,朝我眯了眯眼睛,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姜女士,实在抱歉,我这些兄弟都是粗人,得罪了,还请海涵。"

说完又朝按着我的那俩混混怒吼:"还不赶快把姜女士放开!"

他亲自过来将我扶起,表现得很低声下气,让我一阵发毛,他笑道:"没想到姜女士是有后台的人,是我李某人眼拙,姜女士别跟我一般见识。"

后台?我懵了,我一个开花圈店的,哪有什么后台。

李哥拉着我来到另一间豪华包房,一进门,我就看见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坐在沙发上。

是他!

那晚开马萨拉蒂,让我扎纸人的中年男人!

李哥对他很尊敬,一口一个先生地叫,中年男人始终拉长了脸,不给他半点好脸色,他也不生气。

"你没事吧?"中年男人开口。

我的样子像没事吗?

我忍住朝他怒吼的冲动,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他侧过头跟李哥说:"姜女士还没消气。"

李哥有些惶恐,招了招手,两个混混拖着我表哥进来,扔在我脚边,表哥惊恐地爬过来抱住我的脚,哭道:"姜琳,表妹,我可是你亲表哥啊,你不能害我啊,我今天是猪油蒙了心,你就看在我妈当年借钱给你爸看病……"

我没等他说完,一脚将他踢开,看了李哥一眼,那四个女鬼仍然跟着他。

"要我消气也可以。"我抬起下巴,说,"把你戴的那玉送给我。"

李哥半点都没犹豫,直接取下玉递过来:"原来姜女士喜欢玉,好说好说,这块送你,我那里还有更好的。"

"不用了,这块就行。"我打断他。

中年男人站起身,冷冰冰地说:"姜女士,我送你回家。"

"你到底是谁?"上了他的马萨拉蒂,我咬着牙问,"为什么要害我?"

"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不该你知道的时候,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的好。"中年男人说了这句非常装X的话之后,就再不肯开口了。

他将我送回了花圈店,冷漠地看着我说:"你是招鬼的体质,周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不许招蜂引蝶,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直接上车扬长而去,气得我直跺脚。

但我有什么办法?像李哥那样的人物,在他面前都要装孙子,我一个蚂蚁样的小人物,只有任人摆布的份。

我垂头丧气地回了店,店里被砸坏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估计是李哥派的人,那个中年男人这么拽,才不会为这点小事上心。

折腾了这么久,我是真累了,躺下就睡,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打开电视,就在本地电视台看到了一则新闻。

李哥死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