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叫顾然,今年大二。

自从一节历史课过后,我们宿舍的女生对古墓文物有了兴趣。

那天陆清宜硬是在三更半夜拉着我们三个人打了辆车到郊区,说是以前在这里见到过一尊看起来年代久远的古墓,非要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珍品。

我眼皮都在打架,好不容易清醒了一阵又会迷糊过去。看着陆清宜,更是连连打了几个瞌睡,"我说大晚上的不睡觉,就为了来这个鬼地方?"

"你们三个有点朝气行吗,今天陪我去里面看看,不管有没有发现什么,我都请你们吃一个月的小龙虾。"

一听到请吃饭,几个人立马清醒了,点头连连叫好。

其实那墓也算不了古墓,地方比较偏僻,入口前挡了几颗竹子,还结了蜘蛛网。

张柠算是我们宿舍里胆大的,她也顾不得困意,直接就给扒开了路口阻挡的障碍。

陆清宜一人丢给一个手电筒,率先就带头进去了。

我走在最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前面三个人走的比平常要快上许多,我居然都有些跟不上。

手电筒突地一闪一闪,本是白亮的灯光闪烁的昏暗。几根冰凉的手指猛然从我腰后伸出来,捏紧我的腰肢往后带。我吓得手电筒硬生生的掉在了地上,又是几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捂住我的口鼻,让我说不得话。

"哼!闯了我的地方,岂有出去的道理?"

一股冷气吐在耳垂上,男人的声音像空灵般虚幻。

我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在迅速流动,刺激着我睁不开眼睛。直到良久后,周围没了动静,那双手才松开了对我的桎梏。

"睁眼。"

听着男人命令般的口气,我竟不由得睁开了眼。周边摆放着几盏白色的蜡烛,上面一抹火苗黯然的跳跃着。

借着光线,我大概看到了所处的环境。空间不大,我好像是直躺在木板上,在这狭小的地方我都挪不开手脚。

"不用看了,这是棺木里。"那个男人的声音又充斥在耳边。

我惊的撇过头,却看到一个秀气男人的脸。他高挺的鼻梁下面是饱满的嘴唇,冰肌玉骨的侧脸。

即使一个这样好看的男人,在我眼里却只剩下恐怖。

他不是人!

他身上没有一点温度!

"顾然,既然进了我的地方,那你便是我的人了。"男人说着便大半边身子欺压了上来。

我全身一个寒颤。

我张了张口,却发现嗓子像被什么堵住一般,说不了话。全身也动弹不得。

不知道过了多久,结束以后全身像被车子碾压过一般酸楚。

男人云淡风轻的看着我,然后不紧不慢的启齿:"许耀煌,记住你夫君的名字。"

"你算哪门子的夫君?"我又气又好笑的瞪着他,"许耀煌,你永远都不配!"

我忍受浑身的痛楚,硬生生的将他从我身上推开。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