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我,我一无所有,只有一个生病的妈妈,你要走也没有用啊。"

他扣在腰后的大掌就是像一块烧的通红的烙铁,烫的她皮肉好像放在铁板上烤。

他摇了摇头,眸光直直的看进她仓惶的眸子里,"岳母大人身体欠佳,作女婿的自是旁无旁贷,定会妥善照看。"

啊?他说要照看她妈妈。

简曈不敢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嗯。"孟景琛垂下眼轻点了下头。

"那你的要求是什么?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不过只要是合理的要求,我一定全力以赴。"

只要能保证自己与妈妈的人身安全,其他事都好商量。

简曈刚要松一口气,他的声音再次飘进耳朵,却是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神一颤,强烈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你!"

温热热的吐息,暧昧的扫过耳畔。

"我?啊!你干嘛?!"

痒痒的陌生触感,让她害怕的尖叫。

孟景琛怔了怔,呃,他似乎没做什么吧,只是说话的时候离她的耳朵近了些,有必要吓成这样?

为何觉得她抓狂的样子还很可爱呢?

"你希望我干嘛?"

醇厚低沉的嗓音轻撩着她的耳朵尖,简曈紧张的快不能呼吸。

一男一女挨的这么近,说出来的话还这么暧昧,只要不傻,都知道他想干嘛。

肯定不是男盗女娼,就是女盗男娼。

可怜她虽然与许哲伦交往了三年,最亲密的动作也不过是蜻蜓点水的吻,完全没有应付这种事的能力。

简曈欲哭无泪,双手死死的抵在他胸膛上,五指不自觉的收紧,扣在他紧实的胸肌里。

她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对一个成年健康男性来说,是非常的有诱惑性的?

孟景琛忽觉喉间一紧,呼吸蓦名变得急促。

"我我我希望你,你,你……"简曈语无伦次。

如果她说希望他放开她,以他阴险的人品,肯定会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希望我怎样?"孟景琛的唇离她的耳朵更近了。

两人并排坐一起,她的腰还被他扣着,看起来,就像在耳鬓厮磨的亲热。

"点到为止。"简曈咬一咬牙说道。

躲不过,那就只能祈求他能嘴下留情了。

"怎样才算点到为止?"

什么叫"怎样才算点到为止",这是要亲口说出被非礼的程度吗?

简曈羞恼的面红耳赤,恨不得再咬他一口,只是一想到刚刚两清的亿元赔偿金,硬生生的忍住了。

看到她白皙的脸庞上已经飞起红霞,衬的紫葡萄一般的瞳仁更加晶亮,就像最耀眼的宝石,带来致命的吸引力。

"就,就……"

简曈深吸一口气,心一横,头一扭,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的吻了下。

与其任人宰割,不如自己动手。

嘶!空气蓦然僵滞。

孟景琛眼疾手快,就在她要退开的瞬间,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用力的吻上去。

简曈瞠大眼睛,感觉到唇上温热的触感,紧张的大气不敢出。

她的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着,两片唇也跟着轻颤,软软的触感密集的撞击着他的唇,令人忍不住想要获取更多。

陌生的男子气息涌进了口腔,简曈全身僵硬,眸子瞪的像一对灯泡,就这样看着放大在眼前一对斜飞入鬓的剑眉,长长的睫毛轻垂,细腻的让女人都嫉妒的肌肤。

这货实在是好看的要命!让人忍不住的想起一句追星名言:我要给你生猴子。

"孟太太,接吻的时候闭上眼睛?"他微微的拉开彼此的距离,轻如呢喃的话语从相交的唇间飘出。

天,简曈,你在想什么,被人强吻了还有心情花思,节操呢?

简曈脸上烧的更厉害了。

"这是孟先生对孟太太的第一个要求。"

说着抬起手覆在她的眼睛上,加深了这个吻。

在领结婚证时她想过作为夫妻,肯定会有亲密行为,但是真正到来,仍然止不住的感到心酸和抗拒。

简曈,这样的你,和出来卖的坐台女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人家还有还选择客人的权力,而你却只能是他的专宠。

强烈的羞辱感,让她下意识的用尽全力,将他推开。

突然失去甜蜜的滋味,孟景琛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孟太太对这个要求不满意?"

"不是。"简曈矢口否认。

简曈,你这是要做什么?当了那什么又要立牌坊吗?

身为孟太太,怎能拒绝孟先生的亲近。更何况,是你自己亲口提出,只卖给他一个人的,你必须有点契约精神,至少当他的面不能表现出来。否则的话,天知道他还有什么阴招对付自己。

简曈不断的给自己做心理疏导,慢慢的平静下来。

"回离园。"

看着她即将炸毛的神情……孟景琛收回视线,舒服的靠进座位里,闭目养神。

钱能解决的问题都是不是问题,他突然发现身为有钱人还真挺好的。

简曈紧贴着车门,两眼看向窗外。道路两旁飞逝的景物越来越陌生,也越来越偏僻。

车厢内严肃的气氛,和窗外越来越陌生的景物,让那股压迫感更重了。她精神高度紧张,双手无意识的抓在车门上。

突地手腕一紧,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蓦地握在她的手腕上,用力一扯,简曈没有半点防备,撞上男人坚实的胸膛。

"你的命是我的。"孟景琛不悦的说道。

此时她正靠在他的胸膛上,仰着头看到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就像主宰生死的阎罗。

他的眼睛很好看,微扬的眼角,深蓝色的瞳仁似暗夜的海,自带威严,让人望而生畏。

这人又发的什么疯,这么暧昧的姿势。莫不是……又要非礼她?

"干嘛?"

简曈双手不自觉的护在身前,语气虽然强硬,但是身体却不可抑制的颤抖。

孟景琛皱了皱眉,他有说要对她怎么样吗?只是怕她一时想不开受刺激跳车罢了。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太太,干什么都是合法的。"

简曈敢怒不敢言,但是靠臣的姿势实在不舒服,轻轻的动了下正想调整一下位置,又听到他森冷的命令:"别动!"

这臭丫头看起来乖巧听话,但是内心并不屈服,手脚又快,万一跳车逃跑可就危险了,还是抓在手里放心。

孟景琛紧抓了她的手,搭在她胸前。

裙子是领口到锁骨的小圆领,要不然这个动作看起来就更具有侵犯性了。

简曈瞬间僵滞,尤其是响在耳边有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她的耳膜,使得她心慌意乱,紧张的要发疯。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就在她感觉身体要僵化的时候,车子终于停了下来。男人也终于松开了她。

简曈直起身,转动着被他握的快锈掉的关节。

"要我抱你?"无悲无喜的声音再次响在头顶。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