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双坚实有力的手托在简曈的腰际,飞快的除去她身上浸水之后重若千斤的白纱。

简曈感觉身上猛地一轻,借着腰间的这股托力,浮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息。

"哗!"

"天哪!"

"她没穿衣服!"

岸边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叹声。

简曈下意识的朝身下看去,华丽的白纱裙不在了,只有肉色防走光内衣包裹住玲珑身体,远远看去就像没穿衣服。

"啊!"简曈低呼一声,下意识的要躲进水里。

"不想淹死你就下去。"冷漠的男子声音突地从身后传来。

简曈回过头去才发现一张俊美到极致的面孔,头发湿溚溚的粘在脑门上,非但未减损容颜,反而凭添几分性感,尤其是M型唇峰下的一滴水珠,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不知道是呛了水的原因,还是男人的样子太过耀眼,她有些恍神。但是这个恍神不过一秒钟就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推他下水的男人吗?

他的一只手还揽在她的腰间,两人零距离的贴在一起,暧昧至极。

清亮的眸底里浮起浓浓怒气,简曈张大嘴巴用力的咬在他的胳膊上。

"唔!"钻心的痛从手臂上传来,孟景琛痛的闷哼一声。

这臭丫头是要恩将仇报?还真是不客气,以为他的胳膊是风干牛肉?

"臭丫头,松口。"身后的男人皱着眉头说。

简曈死死咬住他的胳膊,大眼睛愤怒的看着他,就好像他是登徒浪子。

岸上的人都惊呆了,一个个都聚到了水边,伸长了脖子看向他们,好像她是动物园众人观赏的猴子。

简曈更加生气,咬的更加用力,直到腥甜的液体漫进口腔。

而身后的男人像是不知道痛一样,皱了皱眉,一手牢牢的固定在她腰间,一手用力的划水,游向岸边。

装什么好心救她?

不,他根本不是要救她,他把她的裙子脱了,若是这样上岸,与裸奔有什么区别?

他分明是要她出丑!

孟景琛很是无奈,这臭丫头是准备一直泡在水里品尝他的胳膊吗?

"见死不救是要担法律责任!"

凉薄的话再次钻进耳朵,那语气就差直接说"要死就找个没人的方死,别连累我们。"

爱人离去,好友背叛,还被这个陌生的男人脱掉了裙子,被人当猴戏看,她已经够惨,这死男人还毒舌咒她寻死。

简曈气的大喊:"你才寻死,你们全家都寻死!"

他有叫她寻死吗?明明是解释脱她裙子并抱她的原因。

孟景琛眉头皱的更紧,表情看起来也更加严肃。

简曈觉察到男人神色的变化,吓的心里一抖,忙地退出他的怀抱,伸手去抓岸边的水草。忽地又想到这样子岂不是要被看光,情急之下,又抓回他的手牢牢的挡在身前。

反正都被抱过了,再多抱一下也差不多,总好过被别人看光的好。

呃,这是把他的手臂当成遮羞布了。

孟景琛心中哭笑不得,神情愈发紧绷。

"简曈,你还要不要脸!"孟芷蕾顾不得新娘仪态,冲到岸边怒气冲冲骂道。

孟景琛丢去一记眼刀,孟芷蕾张开的嘴猛地闭上,连同剩下的话一并吞回肚子里,不甘的瞪着简曈。

"都散了!"孟景琛眸光森冷的扫过众人。

一群衣冠楚楚的所谓上流社会人士,竟然像无聊小民一样看热闹。

围观众人接到他冷厉的眼神,顿作鸟兽散。

孟芷蕾不甘心的跺一跺脚,却是敢怒不敢言,挽着许哲伦回到了舞台上。

只是经这一闹,众人再也无心观礼,虽然面向舞台,但是眼珠子不约而同的转向湖边。

"你,混蛋!"

简曈恼怒的便要挥手扇人。不待她抬起手,肩上蓦地一沉,一件湿透的男士燕尾服罩在她身上,紧而身体陡地腾空。

她惊恐的发现,男人竟然抱着她上了岸,还是最暧昧的公主抱。

她的脑子瞬间荡机。

"哇--"

"天哪--"

观礼席上响起比先前还要响亮的抽气声。

这,这,这还是那个传闻中从不近女色的孟氏集团首席孟景琛吗?

他不仅把外套给那女孩穿上,还抱着她上岸。这女孩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吧。

被众人定义为拯救了银河系的简曈,完全没有骄傲感。

这男人要做什么?脱了她的裙子还不算,又当众来个公主抱,是嫌她不够丢脸?

她拼命的挣扎,却发现男人的手臂像是铜打铁铸,任她如何使劲,都逃脱不掉分毫。怒火攻心之下,她再一次狠狠的咬住他的肩头。

而这在外人看来,就好像她亲密的靠在他肩上。

"天哪,太不要脸了,刚才还说和新郎有婚约,这会又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现在的女孩变心也太快了。"

"伤风败俗!"

……

有那长舌的忍不住议论起来,孟景琛扫去森冷一瞥。

众人倏地禁了声。

肩上的小嘴愈加用力,似有不咬下一块肉来绝不甘心的势头。

"若是喜欢裸奔,请换个地方,这里是孟氏的地盘。"

这是嫌她脏了孟氏的地盘?靠,什么人啊,如果不是他,她会这么丢人吗?

真想打死这死男人。

她用力的挥起拳头砸在他的胸膛上,嗵嗵的声响从胸口传来,可见简曈打的有多使劲。孟景琛却恍然未觉,大步流星的往前走,直到坐进一辆低调奢华的车里。

屁股一挨着坐,简曈便退到门边,两眼警惕的瞪着孟景琛。

我靠,这什么人!没有痛觉?还是练了龟波气功?

他有没有痛她不知道,但是她的胳膊已经酸痛的抬不起来了。

这什么世道,太欺负人了?抢她的男朋友就算了,好不容易找个人打一顿出气,竟然还没有痛觉。

她悲从中来,号陶大哭起来。悲恸的哭声穿云裂地,好像要把车顶给震出个窟窿来。

孟景琛耸了耸受虐的耳朵,"去警局!"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