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她是大三的学生,四年前,十六岁的她就已经跟傅睿君在国外登记结婚了,在本国也举行过祭祖的传统婚礼仪式。

童夕轻轻叹息一声,蝶翼般灵动的睫毛眨了两下,扬起倔强的笑意:"你这句"不想",对得起你身上这套军装吗?"

傅睿君浓眉紧蹙,刚毅的俊脸隐约黯淡下来,被挑衅起一股锐气,缓缓转了身。

童夕坚定不屈地仰头怒视他,四目相对,气流瞬间变得压抑,气氛变得沉寂。

时间一秒秒在流逝,望着童夕白皙俏丽的脸,傅睿君的眸色变得高深莫测,冷冷开口:"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童夕粉拳紧握,咬着牙狠狠道:"我童夕绝对不会傻傻的被人陷害,你不把我当老婆无所谓,但你作为一个军人,有义务为我伸张正义。"

傅睿君讥讽地冷笑一下,双手插进裤袋,悠然地走到童夕面前,居高临下向童夕靠近。

男人的脸突然压来,刚烈的荷尔蒙让童夕突然乱了心跳,呼吸都是他清冽好闻的气息,眼神闪烁不敢与他对视,双脚像生了根似的动弹不了,害怕得上身一直往后倒,紧张地咽着口水。

两人相隔仅有五厘米左右,他的气息喷到她脸上,引起她全身酥麻的悸动。

男人的嗓音沙哑磁性:"你都被捉奸在床了,还想要什么正义,要不要我颁发一个贞洁牌匾给你,或者封你一个烈女头衔?"

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压迫得败在下风,童夕语气明显中气不足,"那些牌匾你自己留着吧,我不需要,我只要一个清白。"

"清白?"傅睿君迷离眼神定格在她清澈的大眼睛上,直勾勾看了几秒:"我倒看看你如何狡辩。"

说完这句话,傅睿君邪魅地嗅了嗅鼻子,童夕紧张得哆嗦一下。

见到童夕窘迫的反应,他嘴角轻轻上扬,低声细语:"开始用香水,你变风骚了。"

风……风风风骚?

童夕气得脸色骤变,鼓着腮帮子正想开口反击,傅睿君突然直了身,毫不留恋地越过她身旁。

童夕愣愣转身,视线跟随男人的身影看去,他走到沙发坐下,坐姿严谨端正,周身散发着一股正气凛冽的气场。

小姑:"被捉奸在床,还想为自己狡辩,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童夕狠冽的目光瞅向那个跟她老公同父异母的小姑--傅若莹,冷冷道:"小姑,别骂得太爽了,谁厚颜无耻你心里最清楚不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傅若莹顿时暴跳如雷,站了起来,浓妆艳抹的脸是狰狞而愤怒,双手抱胸趾高气扬道,"三嫂,你这是什么意思?"

童夕不想跟傅若莹逞口舌之快,她转身对旁边的管家说:"梁叔,把医生叫进来吧!"

"是。"梁叔转身出去,片刻就把本市赫赫有名的两位医生带进来。

"这?"老爷子一脸茫然,看了看童夕,再看看两位权威的妇科医生。

妇科医生拿出报告放到茶几上,"这份是童小姐今天早上到我院做的检查报告,检查结果童小姐还是处子之身。"

听到这个结果,傅睿君高深的目光望着童夕,一言不发。

傅若莹脸色顿时苍白,她完全没想到童夕竟然还是个清白的小花朵。

最生气的莫过于老爷子,他脸色骤变,但因为知道他们为何而结婚,一时间无言以对。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