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站在门口不敢进去,婆婆则坐在里面听着医生分析我的报告单。

因为人多嘈杂,我只听到了几个词,'不能生育''可以治疗''人工授精'......

"看吧,还不是让我说中了,你个不会下蛋的母鸡!"从医生那里出来后,已经对我忍了许久的婆婆,在这一刻终于爆发,直接把报告单甩在我的脸上。

医院走廊上人来人往,而我成了那个最瞩目的存在,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向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毕竟来这医院里面的,大多数情况也都差不多。

"妈,我们回去再说吧。"尽量放低声音,不跟她去争执,我知道面前这份报告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婆婆一扭头,直接朝着门口走去,风似的步伐看样子并不想让我追上。

出租车上,我俩相顾无言。

到了家门口,我正掏着手机付钱的时候,却听见砰的一声,我婆婆已经进了屋子,而且把门关的声响。

这一刻我知道,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嫁入陆家已经两年了,和明成认识却已经有五年了。

三年前我就开始跟明成在交往了,当时的我还没从学校毕业,可我爸却已经给我安排好了人嫁。

而那个跟我有婚约的人,我只知道对方家世显赫,我爸摆明了就是想要拿我作为筹码,用来联姻。

突如其来的婚约,别说是我了,哪怕是正常,一个女孩都不会去答应。

所以在被逼无奈之下,我硬是偷了户口本悄悄跟明晨结婚了。

婚礼当天,所有事情都一切正常,唯独能让人诟病的就是那空着的一张娘家桌子了。

我还清晰的记得,当天婆婆和公公的脸上有多难看,事后这件事也成了许多亲朋好友的饭后谈资,这些都是我后来意外得知的。

就因为这个,我爸就从此跟我断绝来往。

我妈在我小的时候便已经死了,留下的东西也只有面前这一套房子,这也是唯一属于我的东西。

不过因为当时婚礼的尴尬,我便把这套房子给拿了出来,先是加上了我老公的名字,后来这房本上面就只剩下了他们一家三口。

原本我以为做了这一切之后,能让我在这个家的地位稍微高上那么一点,可谁知道,这才是我噩梦的开始。

这些年,明成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大,而我的床也变得越来越空。

家里虽然有保姆,为了给婆婆留下好印象,我还是每天干着力所能及的活。

"有保姆还要自己干活,天生贱骨头"

"我们请的是保姆,又不是奴隶,能帮的事情也就帮了"

......

类似的话,我每天都能在我婆婆的嘴里听见,我只知道一点,不管我怎么做都是错的。

付了钱之后,从出租上下来,逃跑者想要进去给婆婆道歉,可是我的右手刚摸上大门的锁,想要扭动的时候,却发现门被锁上了。

翻遍用了许多年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串钥匙,找出大门钥匙插进去的时候,我却忍住了。

钥匙进去一半,便再难往里进分毫。

这锁是什么时候换的?

砰砰砰!

"妈,开门啊,我还没进来!"

在门口一边敲一边喊着,可里面却没人应我。

从台阶上下来,走到客厅,却发现我婆婆正在看电视,我敲打玻璃,对方也是视若无睹。

心中憋着一股火,无奈之下,我只能继续转身去敲门,可依旧没人应我。

不对啊,这时间就算我婆婆不一定,但是那保姆应该在啊?

在门口足足敲了十几分钟,我的火气也是越来越大,就算我身体有恙,不能给你们家传宗接代,但是至少我还有治疗的希望啊。

难道就准备这样放弃我了?

就在这时,我的身后一只手伸了过来,帮我打开了门。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被一个男人那么贴着,哪怕是自己公公。

转身看去,是我公公,似乎正从公司回来。

"怎么回事?"

公公的笑让我心中发毛,不自觉的往边上挪了两步,那种一样的感觉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门,门钥匙坏了,我开不进去。"虽然心中有气,但我还是撒了个谎,不想让婆婆出糗。

进去之后,公公听见了客厅传来的电视声,声音不大,就算有敲门声又怎么可能听不见?

似乎明白了什么,公公看了一眼我婆婆又看了看我,没有理会,转身便朝着他的书房走了去。

而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二楼的台阶之上,正是我家的小保姆,阿莲。

"阿莲,我在外面敲了十几分钟的门,你没听见?!"

不能对婆婆发火,但至少我可以对面前这个小保姆发火吧?

"苏姐,对不起,我刚才有些累,睡过去了,没听见。"

我家的楼梯并不高,可是阿莲从上面下来的时候却气喘吁吁的,而且她的脸颊也十分红润,最重要的是,它的身上还带着一股暧昧的气息。

我皱着眉头,看了对方一眼,又猛然转过头,看了一眼玄关的方向。

果然,明成的鞋子在!!!

二话没说,直接跑向二楼。

直接跑到了我和明成的房间,而身后却传来了阿莲的声音。

"苏姐,陆哥在睡觉呢,你别......"

睡觉?大白天的睡觉?!

她究竟是想提醒我不要打扰她,还是在提醒他我回来了?

跑到房间的时候,我正好看见那个熟悉的背影,这么多天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背影。

老公转过头看着我,眼中似乎有些不解。

"回来了,去医院检查的怎么样?"这询问的声音并没有带着关切,仿佛有一丝心虚。

我冷着脸,直接走到他面前,把手伸进了被子里面。

凉的......

"你不是在睡觉吗?!"

"我只是休息了一下。"我的质问似乎让他有些不适。

"休息?一个人休息?!"

"苏欣锦,你想说什么?"老公有些生气了。

我没有再理会他,而是走到了床头柜的一个抽屉,伸手打开拿出了里面的一盒套子。

果然,被打开过了。

"我们已经多久没用了?少了一个,你要跟我解释吗?"

"我回来的时间那么少,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你用了?!"

这一刻,我老公的话让我伤心不已,没想到他竟然会对我说出这种话来。

"陆明成!你在外面我已经够给你面子了,没想到你竟然还在家里偷吃!"

我并不是瞎子,之前他回来的时候,衣服上面的一些痕迹,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这一切的事情,就算是再迟钝的女人都明白事情的真相了,不过我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他。

他走到门口看了一眼外面,赶紧把门给关了上,然后转过头盯着我。

"你疯了吗?声音那么大,难道不怕被我爸妈听见?!"

"你是不是跟阿莲已经搞上了?"

"我的情况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我那天收拾房间的时候,看见你的书房里面有一张检验报告,你的病早就治好了吧?!"

听到我的这句话,陆明成的脸上满是惊讶。

没错,他有病,那方面的问题。

之前跟他认识的时候,我原本还以为他是正人君子,从来对我都没有非分之想,可直到结婚之后,我才发现,他并不是不想,只是不行。

我这两年没有孩子,我婆婆一直都以为是我的问题,可只有我知道是他自己的问题,所以我都没有去做检查,到现在为止,我都还没有享受过人道的快乐。

一直到今天被婆婆逼到没办法的份上才去做的检查,而以前之所以没说,也只是为了保全他的颜面。

可事实就是那么难料,谁能想到我去做了检查,竟然会检查出来不能生育?

这老天仿佛跟我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没错,我早就已经治好了,现在你满意了吗?!"看着陆明成的脸,我真恨手里没有一把刀。

一巴掌甩过去,却被对方稳稳的握住了手腕。

最后他直接把我往床上一推,便甩门走了出去。

在房间里面听着他汽车的发动声,我的眼泪终于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可是一想到刚才这张床上,他们两个人就在上面发生一些苟且之事,我硬是强撑着,站不住的身子往沙发那边走了过去。

倒在上面,我两眼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天黑。

感觉到肩膀似乎有些疼,猛的睁眼一看,却发现我婆婆的脸近在咫尺!

突然出现的她,让我顿时吓了一跳,赶紧从沙发上起来,站在对方跟前,不知道她想要对我干嘛。

"欣锦,醒了?"婆婆的脸上带着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实在是太假了。

"妈......妈,有事吗?"既然婆婆现在已经露出笑脸了,哪怕是假的,我也得显得大度一点。

"这都晚上了,该吃饭了,走吧。"

说完之后,婆婆便朝着门口走着去看着她的背影,我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按照她的性格哪次不是我跟她,这破天荒的样子,却让我心中更加担心了起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