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十月,云凌渐渐转凉了,入夜之后就开始下雨,雨点淅淅沥沥地打在窗玻璃上。

常安刚从英国回来,倒了一天时差,睡得并不安稳,这会儿又被什么声音吵醒了,不得不挣扎着起床,看了眼时间,凌晨十二点,她披了件外套走出卧室。

声音是从浴室那头传来的,路过衣帽间的时候常安看到门口立了一只男士行李箱。

"我今晚住长河,明早七点要飞趟北京……。"

浴室门突然开了,低沉男音伴着白腾腾的热气从里面漫出来,变故太快,常安想避都已经来不及。

出来的男人半裸着,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所以宽肩窄腰此时一览无遗。

周勀看到常安的时候明显也惊了惊,目色浮了一下,但很快又转暗。

"…五点左右把车开到楼下等我,先这样!"他颔首继续把电话讲完,这才重新抬头扫向常安。

"什么时候回来的?"口吻一如既往的冷淡。

常安回:"昨晚。"

"怎么没有提前说一声?"

"觉得你忙,况且也不是什么大事!"

半夜被人吵醒,常安也没意识到自己说话的口气不大好。

周勀眉峰扬了扬,大概是很少见她态度不和善,似有反驳,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扔了毛巾往常安这边来,走廊不长,稍稍几步常安就已经能够闻到对方身上袭来的气息,烟味,体味,沐浴露味,还有…

"你外婆怎么样?"他又开口问。

"还是老样子。"

"什么叫老样子?"

"就是…"

常安突然觉得有些不耐烦,平时两人很少见面,他话也不多,今晚也不知为何就开始盘根问底。

"医生说暂时没事,但很可能撑不到年底。"常安干脆一次说完,眸光在他脸上定了定。

大概是他没穿衣服的缘故,两人又难得挨这么近,常安甚至能够看到未干的水珠还在顺着他的肌肉纹理往下淌,滑过胸口和腹部,最后慢慢滚入深陷的肚脐,肚脐往下是坚实的腰肌,双侧两条明显的凹陷线条往下一直延伸到浴巾里。

这显然是一具极佳的躯体,良好的生活饮食习惯让他比一般同龄人更具魅力。

常安暗自攒了一口气。

"我不知道你今晚会回来住,要不帮你收拾一间客房?"她故意转开话题。

周勀没回应,常安只当他默认,转身要走,却被喊住:"不用了,我回来拿几件衣服,天亮就会走!"

常安:"……"

之后陷入尴尬的沉默,这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几次相处中最常见的场景,还好常安都习惯了,默默站了一会儿,直到周勀从她身旁走了过去。

或许是走廊不够宽,错身而过时对方手臂撞了下常安的肩膀,常安被撞得晃了晃,恍惚就想起来了,青柠和紫罗兰碎叶,他身上隐约残存的一丝女香。

后半夜常安一直没睡着,一点,两点,两点半……真是愈发不能熬了,兴许是太久没和这男人见面的缘故,她实在有些适应不了。

如此浑浑噩噩过了半宿,四点多的时候总算听到衣帽间那边有了动静,人下楼了。

常安走至窗口,外面雨停了,天色还没完全消亮,周勀常坐的那辆车已经停在门口,司机接了他的行李箱,他习惯性把西装扣子解了两颗才上车,关车门前又抬头瞄了眼二楼,常安猛地闪到窗后,直至引擎发动,车声飘远了,常安才靠在墙上轻轻舒了一口气。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