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一路气鼓鼓地将车子开到一幢别墅小园内,下了车,林清音看了陈铁一眼,烦躁地咬了咬牙,转身就走进了别墅。

她实在是懒得跟陈铁多废话,怕一不小心,就被这个土鳖气到吐血。

对陈铁的感觉,可说是差到了极点,好歹她也长得不差吧,但陈铁却一幅对她瞧不上眼但有婚约在我只能娶你的态度,让她气到想挠墙。

不过,陈铁表现出来的本事,也不可避免地让她感到惊异,在极速的跑车面前救人,被撞了还能自己治疗伤势。

不得不说,刚才陈铁自己接骨的画面,对她而言还是很有冲击感的。

"不错呀,你就住这儿吗,环境挺好。"陈铁自顾自地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别墅,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以前在山上时,他与师傅所住的,就是两间自建的矛草屋而已,与眼前的别墅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林清音根本不理他,开门走进了别墅,在冰箱拿了一瓶冰水就喝了一大口,烦躁啊,先降降火再说。

陈铁也走了进来,双眼冒贼光,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客厅的豪华的装饰,他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

"清音,给我拿瓶水来,我渴了,另外赶紧给我收拾一间房子,我困了,先睡一觉再说。"

林清音正喝水呢,一听陈铁的话,差点呛死,立即怒道:"我说过要让你住在这里了吗,现在,请你给我听清楚,关于婚约,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我说过了只要你答应解除婚约,那么我会给你补偿。"

虽然迟早总是要结婚生子的,但哪个女孩不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个成熟稳重的好男人呀。

陈铁呢,这就是个土鳖好不好,喜欢说话怼她就算了,还嫌弃她长得不怎么样,要真跟这家伙在一起,林清音觉得自己是活不成了,分分钟会被气死。

陈铁一脸无辜地看着林清音,说道:"想退婚?可以的,这样,我提出退婚的话,你其实挺丢面子的不是,由你提出来就不同了,把你家长辈叫出来吧,如果你家长辈都同意退婚,那我立即走,搞得好像我有多想娶你似的。"

对于这桩婚约,陈铁自己也是贼不满意,以他那瘸到没边的眼光看来,林清音实在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所以他极其赞同退婚这事,不过么,为免被师傅打断腿,只能忽悠林清音与其家人先提出退婚,这样一来,师傅那老头子总不好收拾他了吧。

不得不说,这家伙精明的吓人,要退婚的是你林清音,可不是我的锅。

听完陈铁的话,林清音却差点跳脚,知道与陈铁的婚约时,她就抗争过了。

但效果却是被家里一向疼爱她的老爷子狠狠训斥了一顿,老爷子甚至说能嫁给陈铁这家伙,是她的幸运。

幸运么?她觉得应该是霉运才对吧,讲道理,她实在是不明白何以老爷子死活不同意退婚,让她一度怀疑自己是老爷子充话费时,移动公司送的。

不过,从小到大,她都不愿违逆老爷子的吩咐,说起来她也挺不幸的,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遇到了飞机失事,双双而亡,还是老爷子带大她的。

家族里当然还有其他的叔叔伯伯,堂兄妹也不少,但都只知道争权夺利,亲情淡漠得很,如果不是有老爷子护着,她在家族里根本就呆不下去。

所以,老爷子早已说过要她必须与陈铁这家伙结婚,她便不愿违背。

家族其他人也是绝不会反对的,那些堂兄妹们如果知道她嫁的是陈铁这样的土鳖,估计只会幸灾乐祸吧。

想到这里,她不由有些失落,连话都不想说了,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在外人眼中,她是清苑集团总裁,是江北市第一女神,在每一个地方都会成为焦点。

但谁又知道,从小到大,就只有家里的老爷子是真正爱护她的呢。

她活得其实挺累的,人前光鲜又如何,背后的压力永远没人会关注,现在,是老爷子开口让她与陈铁在一起,退婚已是不可能。

不过想了想,她振作了一下精神,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荒唐的计划,看着陈铁,说道:"我问你,你应该是不喜欢我的对吧?"

"这不废话么,我能喜欢你这样的?"陈铁一脸嫌弃地说道。

林清音差点气得将手中的水瓶向陈铁砸过去,不过为了心中的计划,咬咬牙忍了。

深呼了一口气,她又再说道:"是这样就好,你看不上我,难道我就看得上你么,不过退婚是不可能了,不如我们假结婚,做做样子,婚后我们互不干涉,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便寻个理由离婚,如何?"

陈铁眼睛顿时亮了,觉得林清音这个提议实在是妙不可言,当下兴奋得一拍沙发,说道:"这个提议好,要真是让我跟你过一辈子,那简直要命,就这么定了。"

林清音脸色不由一僵,心中气结,混蛋啊,我有这么差吗,你就这么瞧不上我?

她心中升起一股极度怪异的感觉,一直以来她都被奉为江北市第一女神,所以,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陈铁这家伙,怎么就能如此嫌弃她。

虽然她也看不上陈铁就是了,但如此强烈的反差,却也足以让她一时间无所适从。

"既然你同意了,那么我们现在就去登记结婚,这幢别墅是我的私人住处,让你住在这里也无妨,但是你最好别对我打什么坏主意,否则别怪我将你赶出去。"林清音小脸微寒,冷冷地说道。

陈铁瞄了她一眼,摇摇头,说道:"就你这样的,我也下不去手啊,瞎了才会打你的主意。"

"你……"林清音气得胸口不住起伏,她很想问一句我到底哪里差了,让你如此看不上我?

不过想想,又觉得大家互相看不上才好呢,否则陈铁这家伙要真是打她主意,那才麻烦。

上楼拿了证件,林清音犹豫了一下,说道:"走吧,我们这就去登记,但你记住了,我们是假结婚,最多一年,无论如何也得分开,这你同意吧?"

"同意。"这回陈铁十分干脆地说道。

和林清音一样,结婚只是给师傅那老头子一个交代而已,过段时间寻个藉口离婚,大家一拍两散,美哉。

"砰……"

两人正商量着假结婚糊弄各自家中的长辈时,别墅的大门却突然被一脚踢开了,一个青年男子脸色阴沉地走了进来。

"林伟,你来这里干什么?"林清音看了来人一眼,立即就没好脸色地说道。

林伟,其实是她的堂哥,也就是她大伯的儿子,不过林伟此人游手好闲,经常与江北市一帮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更过份的是一直想谋夺她的清苑集团。

清苑集团是父母给她留下的唯一产业,但如果不是有老爷子在,早被林伟等家族之人抢走了,所以,对于这些利益至上,却不顾亲情的家人,她实在是不想有过多的交集。

林伟一进来,却立即就冷笑了起来,说道:"我来干什么?你还有脸问我来干什么。

我已经听说了,阮家大少爷阮南因为你被人打了一顿,而且阮南三番四次约你,你都没有答应,话说你装什么清高啊。

阮大少爷能看上你,这就是你的荣幸,现在,立即跟我走,去给阮大少爷道歉。

阮大少爷就算让你上他的床,你也必须答应,得罪了阮大少爷,你这是想给我们林家招祸么。"

林清音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远远未料到林伟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将她当成了货物,用来讨好阮南啊。

她愤怒到身躯都颤抖了,指着林伟刚想开口,陈铁却站到了她面前,阻止了她说话。

然后,陈铁眼神不善地盯住了林伟,冷冷说道:"你是谁,敢在我面前让清音去陪别的男人,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

这货心里已经火冒三丈了,再怎么样,林清音都算是他的女人好吧,眼前这男子居然敢让林清音去陪阮南,这不是要强行给他戴绿帽子么,一句话,这不能忍。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