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本来车站外人来人往,嘈杂不堪,但现在却变得有些寂静,所以阮南的嗷嗷惨叫就显得特别凄惨响亮。

事实上,围观的人心中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这个叫陈铁的,不仅调戏了江北市第一女神林清音,接着匪夷所思地救了小女孩,现在又将出了名嚣张跋扈的阮南揍得嗷嗷直叫,彪悍得简直一塌糊涂。

林清音也张大了小嘴,有些失神地看着陈铁,什么叫男人办事,女人少插嘴,这人怎么能这么霸道?

而且,这人难道就不知道惧怕为何物吗,一言不合就敢动手揍阮南,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她比所有人都更明白阮家在江北市的势力有多大,在黑白两道都说得上话。

而阮南,那就是个混世魔王,没事还想闹点事出来呢,现在被陈铁这么当众揍了一顿,不用说,以后必然要与陈铁不死不休的了。

虽然是对婚约十分不满,但是,她还是再次拖住了陈铁的手臂,附在陈铁耳边轻声劝道:"别打了,再打下去,到时阮南报复起来,吃亏的绝对是你,懂吗?"

陈铁转头古怪地看了林清音一眼,伸手推了推她,怒道:"你靠我那么近干什么,搞得还以为你要亲我,吓我一跳,另外,我会怕他报复,他以后再敢惹我,我还抽他。"

林清音顿时气结,她一番好心被当驴肝肺就算了,这土鳖还以为自己想要亲他?

我呸,这家伙不自恋能死还是怎样啊,讲道理,林清音只觉得快要气炸了,简直不可理喻。

怼了林清音一句,而且把撞了自己的阮南揍了一顿,陈铁只觉得神清气爽。

"以后开车小心点,否则我不介意再替你爹教你怎么做人。"看了地上惨叫不绝的阮南一眼,陈铁冷哼一声说道。

阮南痛得眼泪都流下来了,这辈子都没那么丢脸狼狈过,听到陈铁的话,他倒是停止了惨叫,咬牙说道:"这个仇我记下了,有本事你现在打死我,否则,死的就会是你。"

陈铁哈哈一笑,对于阮南的威胁根本不在乎,说道:"行啊,想要找麻烦,尽管来。"

在山上时,跟着师傅修行了那么久,天天被师傅逼着修炼就算了,现在下山,陈铁可不觉得自己被人撞了还得忍气吞声,否则跟着师傅学的一身本事,岂不是白学了。

当然,也是因为明白自己有多少本事,他才会毫无顾忌地出手教训了阮南,一般的人,对他可没什么威胁。

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但他却有着山里人的精明。

不再理会阮南,陈铁看向了林清音,淡定说道:"走吧,找个清静地方,我们得谈一谈。"

此举正合林清音的心意,这一眨眼就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也不想呆下去了,狠狠地瞪了一眼陈铁,说道:"跟我上车。"

直到将车子开上马路,林清音仍然觉得心绪难平,想了想,她不得不说道:"你知道阮南背后家族的势力有多大吗,你动手打了他,知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即便是我林家,也不一定保得住你。"

陈铁皱了皱眉,林清音这话,他很不爱听,当下说道:"我揍他是因为他差点开车撞死人,难道你觉得他这样做的是对的?另外,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自己做的事,才不需要你林家保我呢,你能不能别自作多情。"

林清音顿时又被怼得想吐血,她只不过是想提醒这混蛋小心阮南的报复而已,这就成了自作多情?

"土鳖,自大狂,真是气死我了。"林清音在心里将陈铁骂了个体无完肤。

作为清苑集团的总裁,而且还是公认的江北市第一女神,别人见到她都会客客气气的,可是眼前这个土鳖,由始至终都没给过她好脸色,这真让她气到抓狂。

"行,别的我不说了,我们的婚约总该谈谈吧,虽然家里老爷子逼着我跟你结婚,但我觉得我们真不合适,所以,如果你愿意放弃这一纸婚约,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些补偿,如何?"林清音深吸了几口气,回复了冷静,这才又说道。

陈铁眼睛顿时亮了,林清音的提议,他恨不得马上就点头同意,但想了想又不敢,师傅让他下山是来当上门女婿,而不是来退婚的,如果他真敢玩一出退婚的戏码,那么师傅那老头子绝对也会给他来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跟着师傅修行了那么久,陈铁可是十分了解那个老头子的--简直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不行,婚约我是不会退的,虽然你长得也就这样,但是我既然来了,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陈铁说道,一幅没得商量的态度。

林清音咬了咬牙,要不是正开着车,她真想扑过去跟陈铁拼命,什么叫我长得也就这样,什么叫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能不能别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啊混蛋。

心中有种想哭的冲动,林清音觉得自己平常也是个十分冷静大气的人,但面对陈铁,她总会轻易被气得想咬人。

有点气糊涂了,前面的出口亮了红灯林清音都差点没留意到,当下立即是死命踩了一脚刹车,车子骤然停下,陈铁身体免不了一晃,皱眉哼了一声。

"天啊,你受伤了?"林清音看了一眼陈铁,这才发现陈铁的左手臂的衣袖,竟然已被血染红,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陈铁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瞎,无论怎么说我刚才也被车撞了好吧,你现在才发现我受伤?

"我送你去医院,你再忍一忍。"林清音也立即想起了这家伙被车撞的事,主要是陈铁表现得太过轻松,被撞了还有力气将阮南揍得死去活来,让她一时大意了,现在,看这家伙衣袖的血迹,估计伤得不轻。

不过陈铁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找个安静的地方吧,我自己能处理。"

只是臂骨断了而已,他自己就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处理,去医院就是多此一举。

"你在开玩笑?"林清音惊异道,被车撞飞七八米,而且手上流了那么多血,不去医院这是想死吧。

陈铁眯了眯眼,看着她,说道:"算了,在车上我也可以解决。"

说着,立即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破旧帆布背包放到腿上,这背包里放着他的全部家当。

从背包里取出一盒黑色的药膏,然后他一把将自己左手的衣袖扯掉,整条手臂都血淋淋的,除了臂骨断掉之外,手臂处还有着一道深深的伤口。

纵然他一身实力远远比普通人强大,但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为了救人,受伤总是难免的。

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手臂的断裂处,立即便明白只是轻微的撕裂与移位,这让他松了一口气,手掌一用力,咔的一声,便将断臂接上了。

痛当然是很痛的,不过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接好了断骨,他又将黑色的药膏抹在了手臂的伤口上,本来还在流血的伤口,抹上药膏后,竟然就立即神奇地止血了。

接着他从帆布包里拿出一卷麻布,熟炼地将伤口与断骨处包扎了起来。

然后,搞定收工,整个过程也就不到一分钟而已。

林清音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脸色发白,说话都有些哆嗦了,问道:"你,你不痛吗,这样没事吧,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

平常便是割破一个小伤口,她都觉得痛到想流泪,所以,她实在难以想象,陈铁怎能如此镇定自若地处理他自己如此恐怖的伤口。

陈铁看了她一眼,以前他受过无数次比这更重的伤,现在这根本不算什么,当下淡定道:"你每个月流一次血都没事,我这能有个屁事啊。"

"什么每个月流一次血?啊,你,你这个混蛋,无耻……"林清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上立即红透,又羞又气,江北市的第一女神,险些就给气疯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