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潘飞虽然被揍得很惨,但女朋友和程清璇在旁边,气势上不能输。

"我道你麻痹的歉。"

他拿出一张银行卡,朝着周围的人群道:"卡里有十万,谁他妈给我废了这孙子,钱都是你们的。"

车站人来人往,什么样的人都有。

见到潘飞拿钱,一下子跑出来好几个人,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

潘飞冷笑一声,把银行卡扔了过去,盯着秦岩道:"小子,你他妈不是牛逼吗,老子今天弄死你。"

几个家伙捡起卡,把秦岩围在中间。

程清璇皱起眉头,犹豫了几秒钟,并没有出声阻止。

秦岩撇了撇嘴,他本不想对付其他人,奈何这几个家伙见钱眼开。

他也没废话,抡起拳头,就是一阵拳头伺候。

不到一分钟,几个青年全部倒地上了,这还是秦岩手下留情的结果,要不然没一个能活下来的。

秦岩朝着潘飞看去,说了两个字:"道歉!"

潘飞咽了口吐沫,想说几句狠话,又怕秦岩揍他,只能在原地干瞪眼睛。

"秦岩,你有完没完了?"

程清璇出声呵斥道:"我劝你好自为之,别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冰冷,脸上带着怒气。

秦岩曾经使尽了各种手段追她,她从来不给好脸色,此时认定秦岩在演戏,而且越来越过分,彻底的把她激怒了。

但这一次,出乎程清璇的意料。

秦岩没有像往常一样退缩,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她,然后慢慢的笑了起来。

"臭婊子,你能把嘴闭上吗?"

秦岩可不是善茬,哪怕对方是程清璇,他也不会惯着。

"你,你骂我?"

程清璇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秦岩会骂自己。

从小到大,她便是程家的天之骄女,论美貌,论才华,不输任何人,走到哪里都是称赞之声,从来没有人敢让她闭嘴,更不用说骂她臭婊子了。

秦岩冷笑道:"骂你怎么了,长个挨骂的贱嘴,不骂你骂谁?"

"你不是说我演戏吗,今天就演给你看。"

说着,秦岩向前跨了一步,抬手抓住潘飞的衣服。

稍微用力。

跟拎小鸡子似得,直接把潘飞提溜了起来。

"道歉,或者去死。"

秦岩动了杀心,假如潘飞敢顶一次嘴,他会毫不犹豫的动手。

程清璇脸色铁青,站在旁边不敢说话。

潘飞虽然有钱,但也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赶紧开口求饶:

"别,别杀我,我道歉,道歉……"

秦岩一松手,潘飞掉在地上,也顾不上痛,爬起来朝着刘楠一个劲的道歉。

"还有你!"

秦岩一指冯月,冯月吓得一阵哆嗦,跑到潘飞身边,跟着道歉。

刘楠抿着嘴,已经不知道说啥好了,拉着秦岩,希望赶紧离开。

秦岩让她稍等,朝着程清璇道:"我想知道,假如不是演戏,他们俩对我楠姐的侮辱,你会怎么办?"

程清璇一直拉偏架,秦岩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秦岩说完,程清璇神情一顿,她当时没想那么多,不过事已至此,说再多也没用。

程清璇冷笑道:"演不演戏已经不重要了,等着退婚吧!"

秦岩说出臭婊子三个字,程清璇已经处于暴怒的边缘,但看到秦岩杀气腾腾的眼神,她只能把火气往肚子里咽。

"退婚?"

秦岩越发觉得,自己休了程清璇乃是明智之举。

他接着道:"不用那么麻烦了,你们程家已经去过了。"

"去过了?"程清璇先是一愣,随即惊喜道:"呵呵,这样也好,省的我亲自走一趟了。"

秦岩盯着程清璇,看到对方的表情,心里极为厌恶。

就在这时,车站里一阵吵闹,只见门口出现十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中年人。

程柏瑞!

程柏瑞相当郁闷,先是去旅馆捉奸,原本一切顺利,可不知道咋回事,稀里糊涂的晕倒了,当他醒来时,手机碎了不说,又被程老太爷教训了一顿。

等知道最终的结果,他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

不仅没退婚成功,还被姚月茹揭了老底,程家算了丢脸丢大了。

最他妈狗血的,秦岩居然把程清璇给……休了!

来到车站里面,程柏瑞大手一挥,十几个手下呼啦一声,把秦岩围了起来。

"平山县程家办点私事,各位都散了吧。"

平山县程家,在县城里可是响当当的名号,周围的人也不傻,看程家这架势,这是寻私仇来了。

不到半分钟,看热闹的人陆续离开,临走时还不忘撂下几句话。

"哎,散了吧!"

"这小子算是完了。"

"可怜啊,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程家,这不作死呢嘛。"

……

"爸,你怎么来了?"

见到程柏瑞,程清璇有些意外。

程柏瑞扫了眼秦岩,冷哼一声,转身对着程清璇道:"清璇,忘通知你了,秦岩他……"

"我已经知道了!"程清璇埋怨道:"你们把我的婚退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程清璇相当自傲,无论是在平山县,亦或者北峰市,她都是出类拔萃的存在,虽然看不起秦岩,但毕竟是她自己的婚事,愣是一点都不知情。

可出乎她的意料,程柏瑞颤巍巍的伸出手,恨不得活吞了秦岩。

程柏瑞接下来的话,让程清璇呆立在原地。

"我们没退婚,是秦岩把你给……休了。"

休了?

这两个字如同一枚炸弹,在程清璇的耳边炸裂。

程清璇激灵一下,脸上露出惊骇的神色,打死她都想不到,自己居然被休了。

最可笑的,她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要退婚。

现在想起来,无异于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又响又疼。

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红,艰难的咽了口吐沫,依旧不敢置信的道:"我被休了?"

程柏瑞没有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至于旁边的潘飞和冯月,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潘飞甚至偷偷的拧了自己一下,感觉到一阵疼,才确定这一切是真的,心里面的震惊如同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太他妈扯了吧!

程清璇啊!

这可是才貌双全的程清璇啊!

北峰市众多公子哥眼巴巴的追求着,居然被休了。

这要是传出去,北峰市岂不是要炸开锅,此时此刻,潘飞偷瞄了秦岩一眼,甚至流露出一丝佩服的情绪,太他娘的生猛了!

"给我打断这畜生的腿!"

程柏瑞指着秦岩,命令十几个手下动手。

秦岩不急不慌,把刘楠护在身后,冷眼盯着周围,谁敢动手,他便不会留情。

"住手!"

就在这时,程清璇强忍着怒气道:"爸,你们先等等,我有话问他。"

程柏瑞愣了下,叹气道:"清璇,跟这畜生有什么好说的,直接废了得了。"

程清璇摇了摇头,朝着秦岩走去。

"我想知道,你凭什么休我?"她盯着秦岩道:

"论美貌,我在平山县不输任何人,论才艺,我歌舞双绝,哪怕经商的头脑,也是出类拔萃,你一个整天游手好闲的失败者,凭什么,有资格吗?"

程清璇越说越气,甚至扯着嗓子大喊大叫。

她近二十年,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但被休的事情,已经让她丧失了理智。

"资格?"

秦岩站在原地,等着程清璇说完,他缓缓的来了句:"今天我便给你一个资格。"

一步向前。

直面程清璇。

秦岩眼眸微张,锋芒毕露,语气如刀,直言道:"休你有三,你可愿听?"

程清璇咬着牙,强行压着火气。

她冷冷的说道:"你说,只要让我信服,我放你离开。"

秦岩扫了周围一眼,心想,就凭程家的这些虾兵蟹将,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程柏瑞有些不乐意,不过程清璇在程家地位很高,哪怕他这个当父亲的,也不敢过多的顶撞,只能由着程清璇了。

"好,你听好了。"

"其一,你们程家为了退婚,栽赃陷害,险些让我身败名裂。"

"其二,你早有退婚打算,凭什么你们可以退婚,我就不可以休婚?"

"其三,你程清璇行为不检,作为我未婚妻,出入各种场合,与众多男人来往密切。"

三句话!

字字铿锵!

句句属实!

容不得程清璇有一点反驳。

程清璇闻言,嘴唇哆嗦着,指着秦岩说不出话来,因为生气,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秦岩冷笑道:"你不是问我凭什么吗,就凭我是秦岩,休了你,你能奈我何?"

身为妖界帝君,虽然重生复活了,但自身的霸气依旧不减。

他紧紧的盯着程清璇,不屑的道:"想要嫁我,你程清璇……不!够!资!格!"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