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南宋景炎三年,雷州府侧碙州岛。

古色古香的房间,雕龙刻凤的床榻。可此时,却是有声凄厉如夜啼的哭声响起,"皇上……驾崩了!"

一众文臣武将、宫女太监顷刻间惶惶,悲啼不断。

龙床上,年仅十一岁的宋端宗赵昰形容消瘦,双眼深陷,面色青紫,已是没了气息。

床前,最受宠的贴身侍女颖儿颤颤兢兢跪着,两行清泪无声的滑落脸颊。

少皇帝是真正宠着她的人。

"嘶……"

而就在颖儿伤心欲绝时,床上已经气绝的宋端宗赵昰竟是忽地坐了起来,双眼瞪得滚圆,如同诈尸。

旁边正在嚎啕痛哭的总管太监李元秀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公鸡似的,脖子伸得老长,不可置信地看着坐起的赵昰,尖锐的声音瞬间被卡在喉咙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再旁侧的几位太医更是如见厉鬼。

满屋子的啼哭声悄然静止,一种极为诡异的气氛逐渐蔓延开来。

有几位胆小的权贵已经拔腿准备向外跑去。

"诈……诈……诈……"

李元秀连说几声诈字,都没能将"诈尸"这个词给完整说出来。

南宋之时鬼神之说尤为盛行。

"这是……地府?"

床上的赵昰眼神僵硬地从房内众人身上扫过,眼神中满是哀伤与痛恨。

"诈尸了!"

李元秀的鸭公嗓终于将这本是大不韪的词喊出来,满屋文武、贵人慌乱间撒丫子往外跑去,尖叫不绝。

只有颖儿扑到赵昰怀中,紧紧抱住他,"皇上、皇上,您没死!"

赵昰愣了。

皇上?

准确的说,不是赵昰,而是赵洞庭。

赵洞庭看着怀中哭得梨花带雨的极为娇俏的古典美人,只觉得满脑子浆糊。

拍戏?剧组?这是什么剧?

自己吞服过量安眠药,不是应该死了才是吗?

可要说这里是地府,可怀中这美女柔软温润的酮体却是这么的真实。鬼怎么可能有体温?

"美女……"

赵洞庭轻轻喊了声,试探性问道:"请问这是哪里?横店影视基地?"

颖儿抬起头,水汪汪的明眸中满是疑惑与担忧,"皇上……您怎么了?这里是您的寝宫啊!"

至于什么横店影视基地,她自然是完全听不懂的。

赵洞庭不禁皱眉,"美女,别演了,我问你这里是哪里?"

随即他看向房屋的四处角落,"咦,摄像呢?导演呢?演个诈尸,怎么连摄像的都跑了?"

颖儿眼中又有清泪流淌出来,仓惶跪到床前,"皇上、您、您大病未愈,莫非是中了风邪?"

赵洞庭低头便瞧见颖儿胸前被裹胸束缚而挣脱出来的些许雪白,更是发懵。

他终于感觉到不对劲了。

拍戏不可能没有摄像和导演,而且,他发觉,自己的声音竟然便得极为童稚起来。

"我……"

"你……"

他尝试着又说出两个字,眼中已经满是不解,然后下床走到屋内铜镜前,看向镜子里,彻底呆住。

他原本已是青年,可此时铜镜里的他,却是个十来岁,而且看起来病怏怏的小孩子。

老子穿越啦?

他使劲搓着自己的脸,只觉得火辣辣的疼。

再看看自己的身形,纵然脸能易容,可身材还能变吗?

老子真的穿越啦?还成了皇帝?

赵洞庭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自己白手起家,创下估值数千万的传媒公司,可最后却被自己心爱的人连同好兄弟合谋骗得倾家荡产,还被他们逼得吞服整瓶安眠药,到死都不甘,没想到死后竟然穿越了。

虽然这太过匪夷所思,但自己的脸和身材,还有音色都完全变成了小孩子,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赵洞庭回过头,看着担忧、畏怯望着自己的颖儿,轻轻叹息了声,"你叫我……什么?"

颖儿犹犹豫豫答道:"奴婢、奴婢叫您皇、皇上啊……"

"我叫什么名字?"赵洞庭又问道。

颖儿却是将头埋到地面,带着哭腔道:"奴婢不敢直呼皇上名讳。"

赵洞庭摆摆手道:"没事,我让你说就肯定不会怪罪你。"

话说完,却是忽觉得有些头疼,浓浓的疲惫涌上身来,"这是什么病秧子皇帝?"

他忙移到床上躺着。

颖儿漂亮的双眼始终跟着他,见他躺到床上,忙不迭起身帮他掖好被子。被子上五爪金龙刺绣精致飘逸,闪闪发光。

赵洞庭此时还是觉得自己还算挺幸运的,虽然变成小孩了,还有病,但有这么个极品侍女,也算艳福无双不是?

看着颖儿吹弹可破的绝美脸颊,他轻轻咳嗽两声,又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颖儿微微皱眉,心里直想,"皇上以前总是自称为'朕',怎么现在改成'我'了?"

她总觉得眼前的皇上和以前虽容貌没变,但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起码眼神就和不同以前了。

"皇上名讳赵昰。"

愣过两秒,颖儿才轻声回答。

"赵昰?"

赵洞庭对这个名字并不熟悉,脑袋瓜开始搜刮这个名字。

所幸,他以前是重本历史系毕业,毕业后虽然投身商海,但也没将书本上的东西全部忘掉。

赵昰在古代长河中没留下几笔色彩,远不如秦皇汉帝那般光辉璀璨,是南宋第八位皇帝,宋末三帝之一,在位二年就嗝屁了。

"怎么穿越到这倒霉小屁孩身上了?"

赵洞庭惊喜之情瞬间隐去,心里泛起几分苦涩,然后又问:"现在是何年份?"

颖儿眼中疑惑更甚,但还是老老实实答道:"回皇上,现在是景炎三年。"

"何月何日?"

"四月十五。"

"卧槽!"

在颖儿极为错愕的神色中,赵洞庭愤愤骂了声。

景炎三年四月十五,可不就是宋端宗赵昰病死的日子?自己竟然穿越到个死人身上了。

而且,史书记载,景炎三年过去没两年南宋朝廷就被元朝给灭了。

穿越了还是得被元军给弄死?

赵洞庭心中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又问颖儿,"那这里……是碙州岛?"

颖儿跪在地上轻轻点头,"皇上说得正是。"

"完了……完了……"

赵洞庭心里苦涩无比,本来还希望着穿越成皇帝能过几十年舒坦日子,现在看来,却是没几天蹦头了。

如今的南宋,已经是穷途末路。

颖儿见着皇上久久没有说话,担心问道:"皇上、您怎么了?"

赵洞庭回过神来,看着颖儿倾国倾城的脸蛋,眼神不禁为之一亮。

既然老子已经穿越过来了,那就不能白来。哪怕当个十分钟皇帝过过瘾也好。

他挥挥手,道:"你去将门关上。"

之前慌忙逃窜出去的太监、皇亲贵戚们到现在都还没敢回来。

颖儿不解,但还是迈着小碎步去将房门掩上。

她实在乖巧得很。

等她再回到床前来,赵洞庭拍拍身旁的床铺空处,"躺上来,服侍我……朕休息。"

"是!"

颖儿轻轻柔柔应了声,缓缓退去罗裙,便在赵洞庭旁边躺下,有些羞涩地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子。

赵洞庭看着颖儿肚兜外露出的雪白,不禁挠挠眉毛,"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不管了!反正老子不能白穿越这趟。"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他的手还是缓缓向着颖儿的腰腹间摸索过去。

碰到了。

那温软的触感只让得赵洞庭心中泛起浓浓的罪恶感,但同时,却又觉得异常的刺激。

颖儿看起来十八九岁,不是小孩子了,本来就是暖床侍女,自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

"皇上……"

颖儿却是满面潮红,连声音都开始发抖起来,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紧张的模样迷人万分。

赵洞庭默不作声,右手缓缓向上摸索而去。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