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楚语清做了个很沉闷、很憋屈的怪梦,梦见自己被一群凶神恶煞的女人围攻,最后落得奄奄一息,还被对方扔进了无人的乱葬岗。

她努力想要睁开眼。

"青夫人,求求你了,不要埋了,天这么冷,小姐她…….呜呜呜,让奴婢先给小姐添一件衣裳吧。"丫鬟春白苦苦哀求道。

"滚开,下贱的胚子。"林青儿尖着嗓子呵斥,一脚将春白踢到了旁边的水沟里,叉着腰对身旁的家丁吩咐,"快点,动作麻利点儿,赶紧整理干净了,完事了我还得回去陪王爷用夜宵。"

"深点,再挖深点,我要她一辈子都呆在地底下。"

好吵,好吵!做了几年的劳模警察,好不容易在郊外度个长假,就不能让她安生点么?楚语清心中骂道。

"啪。"一堆冰凉的黄土迎面而来,将楚语清浇了个通透,她身体冻得哆嗦两下,蓦地睁开一双灵秀精锐的眼睛。

嘎?不对劲啊!做梦也会痛!楚语清不爽地皱眉,仰起头,迷茫看着跟前几位古色古香装扮的男女老少,而他们也正以一副无比惊恐的目光盯着她。

半晌后,山间尖锐的嚎叫声不绝于耳。

"鬼,鬼啊,鬼啊啊啊啊啊……."

"诈尸了,王妃诈尸了,救命,救命啊……."几个拿着铁锹的大老爷们顿时吓得双脚动弹不得,一双双眼睛几欲跳出眼眶。

楚语清的思绪有一刻跳跃出灵魂,但也很快警惕地握紧拳头,,"这是你们旅行团给我安排的特别节目吗?看起来挺有意思的,不过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她动了动身子,痛的差点飙泪,嗅着浑身恶臭不止,原本一双完好的手,也血迹斑斑,几欲露出森森白骨。

"楚语清……楚语清,…….怎么回事?."林青儿脸容惨白如雪,哆嗦着双唇质问。

春白又惊又怕,哭喊着从水沟里爬起来,"小姐,小姐你活过来了吗?你真是我家小姐吗?"

"你们到底是谁?半夜三更在郊外预谋犯罪吗?那可真是找对了人!"楚语清飞快确信,自己可能遭遇了极其诡异的事情。

那该死的深坑,原以为是景区设下游客休憩的人间天堂,她心情好地乐滋滋地躺了一觉,没想到……

"杀了她,不管她是人是鬼。"林青儿狰狞地下命令。

张妈妈许是见惯了大场面,她快恢复镇定,直接抢过家丁手中的锄头,"一次死不了,那老婆子我再送你一程!"

"小姐!不要!"春白吓得失声尖叫,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

林青儿嘴角勾起一抹阴毒的弧度,还未痛快多久,一张妖娆的脸瞬间沉下来,惊的下巴都阖不上。

只见楚语清冷笑一声,将头稍稍一偏,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张妈妈的锄头,跟着麻利地跳站起身,一双眼眸与以往大不相同,充满了凌厉,"你确定要杀人吗?"

"小杂种,杀的就是你。"张妈妈不肯服输,又牟足劲挥了一锄头。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