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哗啦--"

卫生间里传来热水冲刷身体的声音。

叶小倩租住的房子很小,是那种改造的单间出租屋,整个房子,也就一个既是客厅又是卧室的房间,再加一个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上是一层磨砂玻璃,既不隔音,也只能稍稍阻挡一下视线。

透过那层磨砂玻璃,叶小倩玲珑的身影模糊可见。

叶尘突然有些口干舌燥,坐立不安。

眼睛有些控制不住的,想要仔细往那层磨砂玻璃看。

只不过,最后也只是用眼角的余光,像做贼似的,匆匆瞄了两眼。

"叶尘,我洗完了,你也快去洗洗吧。"

不一会儿,叶小倩便侧头擦着头发,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咕噜--"

叶尘抬头看向叶小倩,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刚刚外面太黑,叶尘根本都没有看清叶小倩的模样,此时仔细一看,直接就呆住了。

眼前的叶小倩,或许是因为刚刚洗完澡的缘故,微红的脸蛋绝美诱人,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在肩膀,身上穿着一件吊带睡衣,丝毫无法掩盖两座玉峰的弧度,整个人便宛若出水芙蓉一般!

"傻看什么呢!"

叶小倩不好意思的娇嗔一声,伸出洗得白白净净、玉葱般的手来,在叶尘面前晃了晃,"快洗澡去。"

"哦。"

叶尘慌忙挪开眼睛,快步走向卫生间,不由得为自己刚刚的表现感到丢脸。

"哗啦--"

脱掉衣服,将喷头对准自己,让热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叶尘仿佛觉得,之前的那些种种不好的事情,全部都被热水从自己身上冲掉了一般。

洗完澡,叶尘才想起,忘了带毛巾进来,四下一找,顿时呆住了。

卫生间很小,刚好够一个人转身,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一件粉.色.内.衣正挂在墙上。

"咕噜--"

叶尘忍不住又是一口口水咽下。

原来……那个东西……是这个样子的!

"嘭嘭嘭!"

叶尘正要仔细观察,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把叶尘吓了一跳,慌忙将眼睛挪到了一边,不敢直视墙壁上挂着的那个东西。

"叶尘,我帮你找了条毛巾,还有一套睡衣,你先将就着穿一下吧。"

门外响起了叶小倩的声音。

"好。"

叶尘本能的应了一声,身体却没有动,他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那个墙壁上挂着的那个东西。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见这种东西呢。

"你开门呀。"

叶小倩在门外催道。

"哦,好。"

叶尘慌忙道。

随后小心的将卫生间的门打开一条缝。

一只白白嫩嫩的手,从门缝中伸了进来,手上拿着毛巾和一件男士白T恤。

叶尘看着这只白嫩的手,心中一荡,慌忙一把抓过毛巾和T恤,嘭的一声关上了门,胡乱擦干身体,换上了T恤,不好意思的走了出来。

"怎么样?这件T恤还合身吧?这是我上次逛街的时候,花9块9买的一件大号男士T恤,平时我都拿它当睡衣穿的。"

叶小倩上下打量了一下叶尘,满意的点了点头。

刚刚洗过澡的叶尘身上带着淡淡的香皂味道,微微有些瘦削的身材,加上眉清目秀的五官,跟刚才那个浑身焦黑,满身腥臭的叶尘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吸了吸鼻子,叶尘脸红了,自己身上这件大T恤,原来竟然是叶小倩平时当睡衣贴.身穿的……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一丝丝叶小倩的体.香……

"你先坐一会儿吧,我去帮你把衣服洗了。"

叶小倩似乎也发觉了有些暧昧,起身朝卫生间走去,只不过,刚刚扭伤了脚,走得有些慢。

"我先帮你治一下脚吧,扭伤可要赶快治,要不然会肿的。"

叶尘忙道。

"你……还会治扭伤?"

叶小倩歪起脑袋,不相信的问道。

"关节肿痛,跌打损伤,样啥都会!"

叶尘难得的开了句玩笑道。

"吹牛吧你!"

叶小倩笑道,不过还是坐到床上,有些害羞的把粉嫩的脚抬了起来,放到叶尘面前。

叶尘搬了把椅子,坐到叶小倩对面,一边在天绝仙尊所留下那庞大记忆的最外层,寻找着治伤的手法,一边很自然的抓住了叶小倩的脚掌。

"哎哟!"

叶小倩的脚突然一缩。

"怎么了?我弄痛你了吗?"

叶尘忙道。

"没……没有,就是有点痒……"

叶小倩不好意思的说,又再次将脚伸到了叶尘手上。

脸上却已是红霞满天。

被一个男人这样抓着自己的脚,对于连男朋友都没交过的叶小倩来说,可是破天荒头一回。

很快,叶尘便在脑海中那庞大无比的记忆边缘,找到了一些治伤的手法,好在他现在已经修成了炼气一层,一些粗浅的手法,倒也已经能够使用出来。

双手再次抓起叶小倩的脚,叶尘不由得一阵心神荡漾。

刚刚洗过,还带着好闻的香皂味道……

白玉般无瑕,柔弱无骨,光滑无比……

"你……你到底行不行?"

叶小倩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言语中的歧义。

"男人怎么能不行?"

叶尘不知哪里来的胆子,冲口而出。

随后,脸色一红,慌忙摇摇头,将杂念甩出,用起了刚刚从记忆中找到的手法,在叶小倩脚踝上揉了起来。

"好了,你站起来试试看,还痛不痛?"

一会儿之后,叶尘有些不舍的放下叶小倩的脚道。

叶小倩试探着在刚刚崴到的那只脚上用力,果然,一点都不疼了。

"咦?没想到,你还真没吹牛!"

叶小倩有些惊喜的说。

"那是!"

叶尘自豪道。

"好了,作为对你的奖励,我去帮你把衣服洗了吧,晚上晾一晾,明天早上就干了。"

叶小倩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卫生间。

"呀!"

看见墙壁上挂着的那粉色文.胸,叶小倩不禁捂着小嘴低呼出声。

她这才想起,自己一个人住惯了,刚刚洗完澡换下来之后,根本都忘了拿出来。

'刚才叶尘洗澡的时候,会不会看见了?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哎呀,真是糗大了!'

叶小倩红着脸,在卫生间里洗起了衣服。

而叶尘在外面,也掏出了手机,给自己的父母发了条短信,说他这几天住同学家,顺便复习一下功课,晚上就不回来了。

叶父叶母收到短信,虽然放心不下,却也以为是儿子学习变差,想要缓解一下心情,便只好同意了。

叶小倩洗完衣服出来,已经是深夜了。

"我这里实在是太窄了,只有一张床,等会儿你睡床上,我打个地铺……"

叶小倩不好意思的说,叶尘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哪里好意思让叶尘睡地上。

"那怎么行,哪有让女人睡地上的。你睡床上吧,我打地铺就行。"

叶尘摇摇头,坚决的说。

拗不过叶尘,叶小倩只好帮他打好了地铺。

关了灯,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会儿。

原来,叶小倩是在附近一家KTV里做啤酒销售,平时下班都比较早,今天因为跟同事换班,所以下班晚了一些,没想到,就遇到了那两个混混。

"对了,看你的样子,你还是学生吧?"

叶小倩突然问道。

"是啊……"

谈到这个话题,叶尘便有些情绪低落。

敏感的叶小倩也察觉到了,便不再开口。

一时间,黑漆漆的狭小房间里,只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两人都是第一次这样孤男寡女整晚同处一室,免不了都有些紧张和尴尬,竟然一时半会儿都睡不着。

叶小倩只好开始数羊,叶尘则是再次尝试着,去融合天绝仙尊所留下的那些庞大无比的记忆。

天绝仙尊所留下的记忆,实在是太过庞大,八百年的修炼,八百年的游历,八百年的心得……

这些记忆之中,有晦涩艰深的,有光怪陆离的,有匪夷所思的……

一时间,叶尘脑袋就像是要炸开来一般。

"啊!"

叶尘忍不住双手抱头,大叫一声,表情痛苦无比,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往下掉落。

"叶尘,你怎么了?"

叶小倩慌忙从床上跳到了地铺上,一把将叶尘的头抱到自己怀里,手指在叶尘两边太阳穴上不停的按摩着。

迷糊之中,叶尘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枕在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上,太阳穴上,也是一阵阵舒服的感觉传来。

恍恍惚惚之中,叶尘竟然沉沉睡了过去。

而叶小倩,也就这样抱着叶尘的脑袋,睡着过去。

……

天边露出一丝微明。

叶小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醒了过来。

咦?自己怀里怎么有个东西?

叶小倩本能的觉得有些异样,不由得伸手捏了几下,然后低头一看。

"啊!"

叶小倩猛然尖叫起来。

她的怀里,竟然有一个男人!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