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叶尘,语文,8分,数学,9分,英语,7分……"

讲台上,班主任李老师的声音充满着鄙视与厌恶。

"轰!"

台下传来同学们一阵肆意的哄笑。

"了不得,没有一门课的成绩超过十分,再创新低啊!"

"还真是天才啊!以前次次考第一,现在次次考倒数第一!"

"是啊,以前拒绝了211江南大学的保送,现在怕是连野鸡大学都考不上一个了!还真是个天才啊!"

嘲笑,讥讽的声音响彻教室。

"哼,天才?"

李老师那张中年妇女蜡黄的脸上,再次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

叶尘的头深深埋在课桌上的书堆里。

是的,他是一个天才,只不过,那是在三个月之前。

三个月前的叶尘,门门功课优秀,次次考试全校第一,211江南大学保送录取,是所有同学羡慕的对象,是所有老师的掌上明珠。

而现在的叶尘,整天浑浑噩噩,次次考试倒数第一,同学们肆意嘲笑,老师厌恶鄙视。

"报告老师!我想要换座位!跟叶尘同桌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学习成绩了!"

同桌张若敏突然举手道。

叶尘的手在课桌底下拼命的攥紧。

这个张若敏,三个月前,哭着求李老师,要把座位换到跟叶尘同桌。

还有意无意写一些肉麻的情诗给叶尘。

更是明里暗里问叶尘愿不愿意做她男朋友!

没想到,她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换座位?你刚刚才换了座位不久,换得太频繁,对其他同学不太公平啊。"李老师皱眉道。

"啊?可是,难道我就只能一直跟叶尘这个废物同桌吗?"

颇有姿色的张若敏脸上,写满了失望与委屈,显得是那么的楚楚可怜,可她嘴里的言语,却又是那么的恶毒。

"该换座位的,不是你……"

讲台上的李老师居高临下,摇摇头,顿了顿,猛然大声道:

"该换座位的,是叶尘!"

"什么?"

叶尘猛地抬起了头。

"作为倒数第一,作为一个废物,你就是班里的一颗老鼠屎!你又怎么好意思坐在教室最中间的黄金位置?你这是浪费学校的教育资源!叶尘,你给我搬到教室最后一排角落去!立刻!马上!"

李老师伸手一指教室角落,对着叶尘连声厉喝道。

"罗荣发,你去坐叶尘的位子。"

李老师顿了顿,换了一副笑脸,对班里的富二代罗荣发道。

一身名牌的罗荣发顿时趾高气昂的走到叶尘面前,伸手一推叶尘的脑袋,毫无顾忌的道:"动作快点,你这个废物、垃圾,就算是再磨蹭,也不可能留在若敏身边!"

说完,对着张若敏暧昧又得意的一笑。

而张若敏也对着罗荣发露出一丝讨好的媚笑。

叶尘的手攥得更紧了,指甲刺进了肉里,都浑然不觉。

最终,却只能无奈的抱起自己的书本,走向教室最后一排角落里,那个单独的位子。

"哼!"

张若敏轻蔑的冷哼声从叶尘身后传来。

教室最后一排没有同桌,叶尘独自一桌。

也没有人愿意跟叶尘一桌。

甚至整个班上,都没有哪个同学愿意跟叶尘说话。

除了班长,谢芷若。

"叶尘,你不要灰心,只是这几次考试成绩不理想而已。我相信,你下次一定行的!"

放学后,一个留着空气刘海,身材一流,美丽至极的长发女生,来到叶尘面前,关心的说。

她就是班长谢芷若,同时也是学校的校花。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叶尘冷冷道。

"叶尘,你的心情我理解……"

谢芷若脸色微微一白,强行忍了忍,还要再说。

"理解?你能理解什么?你走!我再说一遍,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叶尘的声音冰冷无比。

"你!"

谢芷若顿时红了眼睛,带着哭腔,一转身,跑出了教室。

"可怜的自尊心!"

谢芷若的同桌,一个短发女同学鄙视的冲着叶尘丢下一句话,便抓起书包追了出去。

"离我远一些吧,芷若,我已经是个废物了……"

谢芷若那一转身的动作,仿佛触到了叶尘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低下了头,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妈的,叶尘你这个废物,老子要是再看见你跟谢芷若说一句话,你可别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见教室里没什么人了,校霸刘伟带着几个跟班围了过来,凶狠的说。

一边说,一边故意将叶尘堆在桌上的书本,'哗啦'一声,全都推到了地上。

"不用你操心。"

叶尘冷冷的说着,弯下腰,伸手去捡书。

"哎呀!不好意思,不小心踩到了!"

刘伟脚一伸,一脚正好踩在叶尘捡书的手背上。

哪里是不小心,分明是故意!

叶尘身体一僵,使劲从刘伟脚下抽出自己的手,黑色的脚印刺目无比。

然而,叶尘只是拍了拍手上的脚印,默默捡起书本,放到了课桌上。

"废物,还挺能忍啊?"

刘伟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

不轻,却又不重的,在叶尘的脸上拍了几下。

这种力道,再轻一点,便是亲昵;再重一点,便是扇耳光。

莫大的侮辱!

哗啦!

叶尘一推桌子,脸上涨得通红,猛然就要站起身来。

啪!

却不料,刘伟一巴掌猛然拍在叶尘后脑勺上,直接将叶尘的脸拍在了课桌上。

"怎么了?傻比,还想反抗?"

刘伟嚣张无比的道。

"啊啊啊啊啊--"

叶尘怒吼着,脑袋拼命摆动,脖子上青筋暴起,挣扎着想要直起身来。

而刘伟手上猛然用力,将叶尘的脸死死的按在课桌上,甚至来回摩擦着!

"我草你妈!"

叶尘脑袋被死死按住,不能动弹,只能是悲愤而又无力的怒吼道。

"叶尘?你这个废物,竟敢在学校里骂人?我要再听到一句,小心我开除你!"

李老师正好路过教室门口,看了一眼,大声说道。

自从三个月前,叶尘变成一个废物之后,次次考试拖班上的后腿,早已成为李老师身上的包袱和笑柄,李老师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想要找机会开除叶尘了。

所以,李老师看到叶尘被刘伟这样欺负、侮辱,非但不上前阻止,反而威胁叶尘不要骂人!

"废物,今天就放过你!下次,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刘伟又是一脚踹在叶尘身上,这才带着几个跟班离开了教室。

良久,叶尘才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抓起书包,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家里走去,心中犹如一片死灰。

这三个月来,他不仅仅是记忆力减退,学习成绩一落千丈,就连身体,也是一天比一天差,仅仅是坐在教室里上一会儿课,他便觉得浑身上下酸软无力。

没多久,叶尘走到了家门口,刚要推门而进,却听见父母的声音从门内传来。

"哎,尘儿最近成绩一落千丈,心里肯定不好受!虽说不是亲生的,可我一直当他是亲生的!看着尘儿那个样子,我心里也难过啊!"

"哎,当年在垃圾堆里捡回尘儿的时候,那个老道士说的话,似乎应验了啊!"

"难道尘儿,命中真的有这一劫吗?"

叶尘正要推门的手,猛地僵在了半空中。

"我……不是……亲生的?"

叶尘只觉得一阵晴天霹雳!

"轰隆!"

乌云突然密布,天空响起了阵阵雷鸣。

"哗啦!"

大雨倾盆而下。

叶尘一转身,猛地冲进了雨中,疯狂的奔跑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

若我是个傻子,为什么不让我一开始便是个傻子?

若我是个天才,为什么不让我一直都是个天才?

世人欺我、辱我,就连父母,也在骗我!

我根本就是个没人要的弃儿!

叶尘疯狂的奔跑着,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力竭而倒。

天,渐渐的黑了。

叶尘仰面朝天,躺倒在地。

雨水不断冲刷着他的身体,刺骨的寒意让他蜷起了身子,止不住的哆嗦。

"轰隆!"

又是一阵雷鸣。

"唰!"

一道闪电猛然划亮天空。

朝着叶尘直劈而下!

"啊!"

叶尘惨叫一声。

贼老天,来啊,你劈死我啊!

叶尘心中怒吼着,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而失去了知觉的叶尘不知道的是,漆黑如墨的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巨大的眼睛眨了一下,很快便锁定了叶尘的身体。

"贼老天,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诡异无比的,被闪电劈中,已经失去知觉的'叶尘',竟突然跳了起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仰头大声怒骂道。

唰!

又一道闪电朝着'叶尘'直直劈下。

'叶尘'的身体竟诡异的瞬间横移半米,险之又险的避了开来。

避开之后,'叶尘'的身体单手朝着天空一指,一道紫光自手指射出,直朝天空中那只巨眼而去。

只不过,这道紫光实在是太弱小了,还没打中那只巨眼,便被层层黑云拦住,消散在漆黑的天空中。

唰唰唰!

闪电一道接着一道,避开四周高高的建筑,连连劈向'叶尘'。

"糟了,毕竟不是自己的身体,要躲开这天雷,还是太过勉强!"

'叶尘'一边身体急速闪动,一边嘴里自言自语。

唰唰唰!

轰轰轰!

终于,'叶尘'的身体实在是闪躲不及,被一连数道闪电劈中了头顶。

"嘭!"

'叶尘'的身体重重倒下,浑身黑如焦炭,一动不动,像是死得透了。

天上的那只巨眼再次眨了一下,随即满意的闭了起来,缓缓消散。

良久。

雨水,渐渐变得小了。

"喂!你小子,赶紧醒过来吧!再不醒过来,我可就真的要烟消云散了!"

突然,叶尘脑袋里响起一个虚弱而苍老的声音。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