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龙湾村,卫生所。

这是叶凡从省医科大学回来实习后,在村卫生所值的第一个夜班。

往常下班后,叶凡都会去村东头那家唯一的台球厅,兼职打工赚钱,为的是早日能攒够彩礼钱,争取在毕业之前,向相处了快四年的女朋友苏欣悦提亲。

刚才苏欣悦给叶凡打了个电话,说是身体有点不舒服,让他过去看看。

叶凡也顾不上回家洗漱换身衣服,带上药箱就快步向苏欣悦家跑了过去。

此时天还没亮,朦胧的夜色很是暧昧,不知为何,叶凡一听说要去苏欣悦家,心里小鹿乱撞,竟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

苏欣悦家离村卫生所不远,叶凡很快就到了。

由于苏欣悦的父母都去城里打工了,现在家里就她一个人,想到这些,叶凡的嗓子就一阵燥热,忍不住吞咽了一口。

啪啪啪!

叶凡整理了一下衣物,轻轻地敲响了苏欣悦家的院门。

"是叶凡吗?直接进来吧,门没锁。"

苏欣悦那悦耳的声音从屋里传了过来。

门没锁?

难道是苏欣悦特意为他留的门?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叶凡激动的差点没蹦起来,如果此时不是后半夜,他一定大喊几声'欧耶'!

虽然他和苏欣悦表面上是男女朋友,可实际上,他们二人的关系一直都若即若离着。

苏欣悦对他的态度也始终都很冷淡,有时候叶凡觉得若是没有那一纸婚约,恐怕他们俩早就吹了。

不管怎么说,今晚都是一个绝佳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叶凡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就进了院。

"叶凡,房门也没锁,你直接进来吧,你先在屋里等会儿我,我在洗澡呢!"

洗澡?

叶凡吞咽了一口。

进入苏欣悦的闺房后,一股淡淡的女儿香气扑面而来。

不得不说,苏欣悦的闺房布置的很少女,放眼望去一片嫩粉色,粉色窗帘,粉色床单,粉色蚊帐,粉色壁纸……

咦?这是什么?

叶凡撩开粉色蚊帐,在粉色床单上看到一个粉色的东西,翻过来一看,竟然是……

这下叶凡没法淡定了,难道说今晚要发生什么吗?

可是……他还没洗澡,这样会不会不太卫生?还有……那种事情不是应该留在新婚之夜吗?就这么做了会不会有点草率……

"呀!"

苏欣悦端着盆子从浴室出来后,刚好看到这一幕,吓得一声尖叫。

叶凡闻声连忙站起身来,一脸心虚的从蚊帐里出来,其实心已经悬到了嗓子眼,都不敢正眼瞧苏欣悦。

苏欣悦见叶凡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突然觉得很好笑,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这一笑,叶凡更觉得心虚了,尴尬的咧了咧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苏欣悦清了清嗓子,白了叶凡一眼,解释道:"你想什么呢?那是我收拾屋子的时候,从我爸妈的柜子里翻出来的。"

哦?原来是她爸妈的啊?!

叶凡松了一口气。

苏欣悦把盆子放到了墙角的位置,随即撩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淡淡的香气迎面扑来。

叶凡紧了紧鼻子,偷偷地瞄了苏欣悦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刚好与苏欣悦来了个四目相对。

叶凡噌的一下涨红了脸,顿时移开了目光。

苏欣悦也觉得有些尴尬,笑道:"叶凡,我听村里的婶子们说,你从城里学了不少先进的医疗手段……"

叶凡摇头道:"那个欣悦,你别听村里那些婶子瞎说,我哪里会什么先进的医疗手段啊。"

听了叶凡的解释,苏欣悦显然还不相信,红着脸说道:"叶凡,你是专业医生对不对?在你眼里只有病人,不分男女对不对?"

叶凡哪里招架的住女神撒娇,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

与此同时,蹲守在外面有一段时间的周国权,看到苏欣悦闺房内的灯突然间灭了,顿时招呼一帮兄弟,气势汹汹的冲了进去。

"你们给我听好了,一会儿进去,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是暴揍那臭小子一顿,然后再说!"

周国权嘴角勾出一抹坏笑,恶狠狠地提醒道。

"放心吧,老大,你就请好吧,这小子敢泡老大的马子,今天不卸了他的胳膊腿,我就不是毛二狗!"

毛二狗一马当先,第一个冲进了闺房,娴熟地打开了闺房里的灯,然后一脚就踹在了叶凡的后腰上。

叶凡正纳闷关灯了黑漆漆一片,啥也看不着,该怎么继续揉呢?这后腰就挨了一脚,冷不防一下,顿时就被踹飞了出去。

毛二狗兴师问罪道:"叶凡,你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大半夜竟敢私闯民宅,调戏良家妇女!"

私闯民宅?调戏良家妇女?

这踏马哪儿跟哪儿啊?

叶凡一脸懵圈,揉了揉后腰,刚想从地上爬起来,周国权的脚就踹了过来,嘴里还骂骂咧咧道:

"别踏马的跟他废话,先打一顿再说!"

周国权小的时候在少林寺待过几年,身手相当了得,村里没几个人能打得过他。

叶凡知道这一脚的份量,哪里敢硬接,一个闪身躲过了周国权这一脚,随即抄起墙角边上的那个盆子,朝着周国权的脑袋上就砸了下去。

咣当!

盆子都砸瘪了,周国权却丝毫没有事儿,不过却是彻底惹毛了周国权,怒吼道:"都踏马的愣着干毛,还不赶紧上,今天老子非弄死他不可!"

毛二狗他们见自己老大吃亏了,抄起家伙就冲了上来。

叶凡一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周国权他们打翻在地,意识也渐渐地模糊了起来。

模模糊糊中,他听到了苏欣悦的笑声:"哼,活该,就凭你这个穷小子,也想向我求婚?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周哥,差不多就行了,别整出人命了,可不能因为这穷小子的贱命,连累到周哥,那样人家会心疼的!"

"放心吧,小宝贝,我会做的很干净的,没有人知道这穷小子是我们害得,再说了,这穷小子在村里无亲无故,他失踪了,也没有人会注意的!"

"除掉这小子后,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我在一起了,哈哈,今晚我就不走了。"

"讨厌……"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