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你来做手术?"

"你能行吗?"

"你们这里就没有资格更老一点的大夫了吗?"

一连三问,那名穿着登山服的城里人见叶凡年纪轻轻,显然不太相信他。

叶凡没好气地瞪了那名城里人一眼,冷冷道:"别废话,要想让她活命,你最好闭嘴!"

如果不是事出紧急,打死他们也不会把大小姐的生死,交到一个毛头小子手上的。

然而,这里山高水远,就算到最近的镇上,也得个把钟头的,到那时,他们的大小姐恐怕早就咽气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他们按照叶凡的吩咐把大小姐抬进妇科诊室后,就被叶凡给撵了出来。

龙湾村地处偏远,医疗条件奇差,连个小型的手术室都没有,更别提生命监控仪这些高科技仪器了,根本就做不了外科手术。

好在叶凡传承的是中医,不需要这些,叶凡从妇科诊室的柜里,翻找出了剪刀,镊子等工具,又在一个上了绣的铁盒子里,找到一堆用过的针头。

随即,叶凡运转真气,将这些工具和针头一一消毒。

做完这一切后,叶凡把注意力放到了躺在手术台上的那名肤白貌美的女子。

女子穿着一身登山装,想必应该是来这里旅游的。

这女孩长得太漂亮了,五官精致极了,仿若匠人精雕细琢一般。

虽然此时她闭上眼睛,但从那长长的睫毛也可以看得出,这双眼皮低下定是一双清澈通透的皓月明眸!

叶凡默念了一段《奇门通天诀》,让自己暂时冷静了下来。

"右腿两处骨折,左侧短了三根肋骨,全身大面积擦伤,有内出血……"

叶凡给女子全身检查了一遍,找出了几处致命伤,随即以废弃的针头代替银针,给女子运气施针!

《奇门通天诀》里面有一种针法,叫做伏羲九针,为三皇之一伏羲所创,此针可通天地,可与天争命,据传修炼到一定境界,即使一具白骨,也能片刻生肉。

不过,传至现代,此针法早已失传,即使懂得一点皮毛的,也是一方医学泰斗了。

若是让那些老家伙们看见叶凡施展真正的伏羲九针,非得惊得眼珠子掉在地上不可!

……

妇科诊室外。

那两名送女子过来的城里人,此刻早已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乱转,他们现在彻底后悔把大小姐交给叶凡这个年轻人了,大小姐出事儿之后,不如直接送到镇上,没准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一个多小时都过去了,妇科诊室里面还没有动静,只怕大小姐已经凶多吉少了。

与此同时,龙湾村村口掀起一条烟尘长龙,一辆吉普车飞驰而来,一个急刹停在了村卫生所的门口。

从吉普车上面下来三个人,两男一女。

他们一下车,就急匆匆地冲入了卫生所。

"你们村里管事儿的呢?叫他马上滚过来。"马长鸣冲卫生所所长吼道。

龙湾村平时很少有车来的,闹出这么大动静,全村的人都知道了。

卫生所所长吴启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迎接,一看从直升机下来的人竟然是县里来的领导,差点没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是是是,领导,您放心,我这就去找村里领导去。"吴启山一边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边跟头把式的向村部跑去,腿都不好使了。

还没走两步,就看见周万财呼哧带喘的正向这边跑来,吴启山见状松了一口气。

龙湾村一向天高皇帝远,一直没得到过镇里的重视,更别提县里了,镇里领导拢共也没来过几次,县里领导更是从来没到过这里。

今天这是怎么了?

周万财和吴启山一样忧心忡忡。

"领导,我叫周万财,是龙湾村的领导,不知领导……"周万财一脸堆笑的对县里领导说道,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马长鸣给打断了。

"周万财是吧?现在我女儿就在你们卫生所抢救,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保住我女儿的命!"马长鸣激动道。

县里领导的女儿在卫生所抢救?

周万财和吴启山疑惑的对望一眼,却皆然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了茫然。

正在这时,周万财的儿子周国权和毛二狗他们跑了过来。

周国权觉得这是一个除掉叶凡的绝佳机会,就在刚才他可是亲眼看见叶凡和那个伤者进的妇科诊室。

当时他就觉得机会来了,一个妇科大夫怎么可能会做外科手术?况且村里也没有手术设备,这手术根本做不了。

即使不用派出所刘所长出手,叶凡也要完蛋了。

"不好了,出大事儿了,吴所长,叶凡那个妇科实习医生违反规定,在妇科诊室里,擅自给伤者做手术呢!您快去看看吧!"

周国权面色焦急地喊道。

什么?

妇科医生?

还是个没有行医资格证的实习医生?

这不是胡闹吗?!

跟随马长鸣一起来的宋医师,闻言面色大变,赶忙冲马长鸣道:"大事不好,摔伤的患者最忌胡乱移动,弄不好断裂的骨头就有可能刺破患者的内脏动脉,造成大出血,到时候神仙下凡,也救不活了!"

"什么?"马长鸣一听女儿可能就不活了,勃然大怒,瞪着周万财和吴启山,吼叫道:"看你们干的好事!竟然让一个妇科实习医生给我女儿做手术,我看你们这是谋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站在一旁的马夫人闻言顿时哭成了泪人,她现在六神无主,只想看看自己女儿现在怎么样了。

"老马,咱们还是赶紧进去看看女儿吧?呜呜……"马夫人哽咽道。

"咱们走!"马长鸣恶狠狠地瞪了周万财和吴启山一眼,随即一甩衣袖,就带着宋医师他们进入了卫生所。

周万财和吴启山二人觉得自己很冤枉,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无故被县里领导臭骂一顿。

周国权在一旁却是幸灾乐祸的快要乐出声来,眸光阴沉地看着手术室那边,暗道:"叶凡呐,叶凡,这就是天意,跟我斗?你只有死的份儿!"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