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周万财见自己处境如此危机,儿子周国权却在乐,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

"死小子,你乐什么呢?"

吴启山也觉得周国权此举太气人了,可是碍于村长的面子,却并没有开口喝斥。

"爸,您莫急,我有办法帮你们安全渡过这个难关!"周国权凑到周万才身边,把自己的计划详细说了一遍。

吴启山也凑了过来。

二人听了周国权的计划后,顿时面露喜色,吴启山更是连连夸赞道:"领导啊,我真是羡慕你啊,生了个这么好的儿子!"

这句话对周万财很受用,他高昂着脑袋,说道:"国权说得对,这件事儿因谁而起,就是谁的责任,跟你我没有关系,到时候县里领导追究起来,咱们就把责任全都推到叶凡身上。"

吴启山点了点头,就跟同周万财一起进入了卫生所。

与此同时。

妇科诊室的大门开了,叶凡一脸疲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伏羲九针消耗了他不少的精元。

叶凡一出来后,马夫人就第一个冲了过来,指着叶凡的鼻子吼道:"你把我姑娘怎么样了?我姑娘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马长鸣也冷脸看着叶凡,若不是担心女儿的安危,他此刻早就叫手下拿下他这个大胆狂徒了。

"你们俩个给我看好他,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放他走!"

马长鸣命令道,随即赶紧招呼县城里第一外科大夫宋医师,进入了手术室。

宋医师在路过叶凡身边的时候,见叶凡还是个毛头小子,摇了摇头,叹气道:"小伙子,你做事也太鲁莽了。"

叶凡一脸无语,他刚才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乎用光了体内所有真气,才把伤者从鬼门关救了回来。

这伤者家属就算不懂得感恩吧,也不能态度如此恶劣啊?!

叶凡摇了摇头,就要离开,却被刚才那两个二愣子城里人给拦住了。

"你还不能走,没有马领导的命令,你不能离开这里半步!"刚才那名冲他吼叫的那个城里人,伸手拦住了叶凡。

叶凡闻言脸顿时就沉了下来,问道:"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走?我又没犯法!"

"叶凡,你好大的胆子!"吴启山见叶凡正和县里领导的人纠缠,顿时吓了一跳,赶忙喝道,"你可知里面的伤者是谁?她可是咱们县里马领导的千金,她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小子就是犯法了!"

叶凡不明白吴启山这句话的意思,为什么县里领导的千金死了,他就犯法了,难道说里面躺着的人只是一名普通老百姓,他就不用负责任了吗?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叶凡,你违反了卫生所的相关规定,我宣布,你被开除了,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卫生所的实习医生,还有你的那个实习证明我会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如实写上去的。"吴启山见事态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赶忙撇清关系,生怕叶凡这个愣头青连累到自己。

叶凡嘴角一抽,咬着牙,他知道这个吴启山早就和周国权狼狈为奸,见他不顺眼了,开除他只是早晚的事儿。

要不是为了得到实习证明,从而顺利拿到毕业证,他早就不在这里守着鸟气了。

"一个视生命为三六九等的卫生所,这样的地方不干也罢,实习证明你爱怎么写就怎么写,反正我叶凡问心无愧!"

叶凡冷哼一声,就冲出了卫生所,县里领导的那两名手下一起上,都没能拦得住他。

修炼了《奇门通天诀》后,叶凡已经不是普通人了,区区两个凡人怎么能拦得住他。

叶凡的这一举动,差点没把吴启山气晕过去,嘴唇颤抖着道:"你你你……"

……

妇科诊室里面。

"宋医师,你快看看,我女儿怎么样了?还有救吗?"马夫见躺在手术台上的女儿,浑身插满了输液的针头,心顿时凉了半截子,恨不得此刻就冲出去,将叶凡生吞活剥了。

马长鸣也一阵心痛,女儿马伊诺是他唯一的血脉,若是就这么没了,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

宋医师见状却是一愣,马伊诺身上插的针头,看上去杂乱无章,实际上却是巧妙异常。

他虽然学的是西医,但是早年对中医针灸也有所研究,甚至还在医学杂志上发表过相关的论文。

"妙,真是秒啊!"宋医师啧啧称奇道,随即把包里携带的便携式生命监控仪,放在桌子上,并把传感器贴在马伊诺的身上。

他打开生命监控仪后,望着显示屏上面各项生理数据都趋于平稳,喟叹道:"神了,没想到这小小龙湾村,竟然还是个藏龙卧虎之地,以针灸之术,就能治好骨折外伤,老夫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马长鸣夫妇闻言微微一愣,随即问道:"宋医师,你此话何意?"

宋医师惭愧地摇了摇头,苦笑道:"不瞒领导,领导夫人,令爱已经没事儿了,刚才给你们女儿做手术的那个年轻小伙子,不简单,医术也已经早在我之上了。"

"什么?"马长鸣夫妇异口同声的惊诧道。

马夫人可不管他们医术孰高孰低?只要女儿没事儿她就放心了,赶忙拿出毛巾,心疼的擦了擦女儿额头的细汗。

马长鸣脸色却有些尴尬,刚才他还对那个小伙子大呼小叫的,没想到竟然是他救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那个……宋医师,你再给我女儿好好检查检查。"马长鸣还是有些不放心。

宋医师摇头笑道:"领导,您就放心把,令爱已经脱离危险了,这一点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马长鸣点了点头,这时突然想起了门口被他两个手下扣下的叶凡,赶忙走出了手术室。

"马领导,这件事儿真的跟我们没有关系,都是叶凡那小子一个人自作主张,您可不能把责任扣在我们头上啊!"

周万财和吴启山率先推开了妇科诊室的大门,周万财开口就将屎盆子全都扣在了叶凡的身上。

吴启山则从旁附和道:"马领导,村长说的对啊,这个叶凡仗着自己是省医科大学的学生,一向都不把我这个所长放在眼里。其实早在昨天,卫生所就已经研究决定开除叶凡了,却没想到这小子今天竟然闯出这么大的篓子,也是我管理松懈,有一定的责任。"

马长鸣阴沉个脸,却是没有搭理周万财和吴启山,像他们这样的小人他见多了,一出事儿就往别人身上推卸责任。

对于这样的小人,他一向嗤之以鼻!

马长鸣冷哼一声,就继续走出了手术室。

"领导,我……"

周万财欲言又止,这与他和吴启山二人之前的预想,背道而驰,使得他们二人顿时傻楞在了原地。

宋医师也跟着走出了手术室,他也想会一会这个医学造诣很可能在自己之上的年轻小伙子。

"人呢?"

马长鸣走出手术室后,左右没有看见叶凡,向他的手下问道。

"人被周领导和吴所长给骂走了,吴所长还当众宣布他被开除了,说什么实习证明也不会给他开云云的。"其中一名手下说道。

另外一名手下见领导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忙补充道:"我们也拦着了,可是……那小子的身手了得,一下子就给我们制住了。"

"一群废物!"马长鸣骂道,"周万财,吴启山你们俩给我滚出来!"

周万财和吴启山正在那疑惑呢,听了马长鸣的吼叫声,心下顿时一凛,哪还敢有半点耽误,赶忙小跑了过去。

"领导,您有何吩咐?"周万财一脸堆笑道。

啪啪!

马长鸣是部队转业回来的官,脾气火爆是出了名的,一抬手,就抽了周万财和吴启山一人一个耳光。

周万财和吴启山捂着脸,一脸懵逼。

马长鸣命令道:"你们俩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把那个叫叶凡的小伙子请回来!"

"是。"

周万财和吴启山委屈的应了一声,随即走出了卫生所,向叶凡他们家走了过去。

周国权刚才去找毛二狗了,并没看见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当他看见周万财和吴启山气势汹汹的向叶凡家跑去了,还以为领导命令他们去抓人了。

周国权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清了清嗓子:"现在该本医师出场了。"

"老大威武,老大若是能治好县里领导女儿的病,那么老大未来一定飞黄腾达!"毛二狗去派出所找刘所长,刘所长刚好没在,就跟周国权回来了,路上听周国权说叶凡惹上大麻烦了,很有可能不用刘所长出手,就得完蛋,狂喜不已。

尤其是听了周国权的周密计划,更是对老大周国权无比崇拜。

就这样,周国权带着毛二狗,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妇科诊室。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