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此刻的陈楚已经完全愣住了,这么好的事情都能让他碰上。

要知道,眼前的夏思雅可是典型的职场女精英,有能力又长得漂亮,这种事情,陈楚怎么可能拒绝的了。

而且,陈楚下山之后,一直都没有长远计划,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现在倒好,夏思雅直接找他做私人医生,而且还是24小时贴身的那种,这就等于是解决了陈楚的燃眉之急!

不过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陈楚可不会那么轻易就答应。

"夏总,你可是大老板,又是美女,怎么会看上我一个穷小子呢?我看让我做你的贴身医生,不太合适吧?"

陈楚试探性的说道,想要看看这夏思雅到底有什么用意。

"不愿意?那也没关系,那我们来算算刚才你撩我裙子的这笔帐,你就等着进局子吧!"

夏思雅也不着急,只是露出了一个坏笑,缓缓地说道。

陈楚听了这话,那里还敢不答应呀!就算是没有撩裙子这事,他也会答应做夏思雅的贴身医生呀!

"别别别,我答应还不行,不过得先说好了,你得包吃包住,不然我可不干!"陈楚连连摆手,答应了下来。

"这才对嘛!等下我们就把合同给签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还得去一个地方,你会开车么?"

夏思雅的脸上在这个时候终于是浮现出了满意的微笑。

"会是会,但是……"

"别但是了,赶紧上车,送我去北城石坊!"

陈楚的话还没有说完,夏思雅就打断了他的话,拉着他往停在路边上的一辆宝马走去。

在夏思雅的"硬塞"之下,陈楚充当起了她的临时司机。

"夏总,我不太认识路呀!"陈楚坐在驾驶座上,回过头来,对着夏思雅一脸苦涩的说道。

"车里面有导航,我赶时间,动作快点,等下办完事,我再给你签合同,今天做我的司机,就当是聘用前的试用了。"

夏思雅指了指车内的导航仪,催促着陈楚说道。

陈楚快速的打开了导航仪,在上面输入了"北城石坊",按照导航上面的指示,往前行驶而去。

北城石坊离开陈楚现在的位置并不远,按照陈楚现在行驶的速度,大概十来分钟就能赶到。

很快,陈楚就将车停稳在了北城石坊门口的停车位上。

夏思雅拿起随身的小包,急急忙忙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陈楚则是跟在夏思雅的身后,就像是她的跟班似的。

"夏总,我能在车里等你么?"陈楚一边走,一边询问前面的夏思雅,道。

"不行,说了是24小时贴身服务,你必须时刻跟在我的跟边。"

陈楚的话一出口,夏思雅立马就说道,让他不好再多说什么。

跟着夏思雅走进了北城石坊,陈楚看到周围全都是摆摊卖石头毛料,行道上还有不少的人在各个摊子前挑选。

这个时候,夏思雅突然停住了脚步,陈楚也收起了四处张望的目光。

"夏总,约你见个面,还真的是挺难呢!"一道烟酒嗓音跟着传了过来。

只见一名挺着啤酒肚的男子,口中叼着一根雪茄,正在毛料摊子上挑选着他认为上等的毛料。

"石总,既然来了,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望月湖的项目我是不会让给你做的。"

夏思雅虽然是一个女人,但是在职场上的气势,却不输任何一个男人。

"让不让不是你说了算!不然这样,来到了我的石坊,就切块石头吧!我们比比看谁切出来的料值钱点。"

这个叫做石浩的男人轻轻地吐了口烟圈,嘴角划过一丝玩味的笑意,而后才看向了夏思雅说道。

"不管谁输了,都不得干涉对方拿下望月湖?"夏思雅一猜就猜到了石浩的用意。

"没错!怎么,夏总不敢么?不敢的话,就别来争什么望月湖的项目了,赶紧回老家找个人嫁了吧!"

石浩见到夏思雅有些犹豫,立马就嘲笑了起来。

夏思雅铁青着脸,心中的气愤已经表露在了脸上,但是似乎因为某种顾忌,并没有当场发飙。

而就在夏思雅正犹豫着要不要答应石浩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有什么不敢的?不就是赌两块石头么?我替夏总赌!"说话的人,无疑是跟在夏思雅身后的陈楚。

他把夏思雅所表现出来的细节都看在了眼里,心里也认为这个石浩明显是在咄咄逼人,才忍不住站了出来。

"陈楚,你干嘛?你会赌石么?"

夏思雅立马就拉了一把陈楚,惊讶的看着他说道。

"会那么一点点吧!"陈楚没有任何底气的说道,事实上他根本就不会赌石。

他只会用自己那双能够透视的双眼,看到毛料里面所有的东西。

"啧啧啧!夏总,没有想到你自己不敢赌,你手下的人却是比你有胆量,既然如此,那就请吧!"

石浩见此,连忙开口说道,生怕下一刻夏思雅就会带着陈楚离开这里。

"陈楚,你想害死我呀?"夏思雅一脸焦急的注视着陈楚,连杀了他的心都快有了。

"夏总,你放心,我肯定帮你赢的,等着看好戏吧!"陈楚拍着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而后转身上前两步,在摆满了毛料的摊子上扫视了起来,很快就找到了一块里面全是翡绿的毛料。

"夏总,是不是只要切出来,里面是翡翠,就算赌到了?"陈楚拿起手中选的毛料,一知半解的问道。

"什么?你连最基本的都不知道?"被陈楚这么一问,夏思雅顿时就愣住了。

她还以为陈楚多少有点伎俩,但是却没有想到连入门的基本都不知道,这下算是完了。

"哈哈!夏总,你这下人胆子挺肥呀!什么都不懂还敢赌石,看来今天你是输定了。"石浩说着,也从上面拿起了一块毛料。

"石总,你先切还是我先切?"陈楚对于这些质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而是若无其事的看向了石浩,微笑着说道。

"我先切,也好给你打个样,哈哈!"

石浩笑声不断,将手中选好的毛料石交给了切割的人员。

周围选料的人,在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之后,便全都围观了过来,想要看看热闹。

"快看,石总选的那块毛料,皮壳老,蟒带清晰,肯定能切出好东西。"

"可不是,你看看那个傻小子手上的毛料,颜色太亮,人工痕迹严重,八成是切不出东西来了。"

围观的人小声的议论了起来,石浩听到这些话,心情不由变得更加喜悦起来。

夏思雅则是着急的不行,想要反悔已经为时过晚了。

倒是陈楚,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别人不知道,可他却清楚的很。

那双能够透视的双眼,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石浩选的那块毛料,里面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