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啊……"

文清被一阵阵刺痛锥的从梦中惊醒。

"姑娘,姑娘,你这是……这是又做恶梦了?"梨花木架子床边有一个婢女立马凑上前来。

"春兰。"文清看着手上揪了湿帕子,一脸关切的走过来的婢女,十分准确的喊出了声。

"哎,姑娘。"春兰摸了摸文清的额头,没有发烧,幸亏。

"佛祖保佑……"春兰替文清擦干了额上的冷汗,又手脚麻利的给她换了一身干爽的中衣,这才双手合十的默念了几句。

文清有些无语,自己能够穿越而得以重生,一切在于某些不可与外人所道的机缘,与那些佛祖可没有丝毫的关系。

只是,自己穿越十日,竟然夜夜都要做这样的噩梦,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文清摇摇头,有些闹不明白。

那梦里加上自己一共出现了四个人,两男两女,很明显有人要杀自己,有人要救自己,只可惜,她什么都不曾看清楚。

"姑娘,这时辰还早着,不如再歇息一会儿。"春兰看着文清圈上的黑色眼影,柔声劝慰。

文清点点头,想着来日方长,自己总会将这件事情闹明白的,便僵硬的躺下,由着春兰拾缀自己。

"姑娘。"

"做甚?"文清自从再一次重生回来,几乎夜夜都要做那个恶梦,每每睡意浓浓之意,就会被那个噩梦惊得连一丝丝的睡意都没有,因而,此时头一挨着瓷枕,就睡意如潮,眼一闭,几乎就要睡着了,因而听到春兰的声音也是条件反射的问了一声。

"夫人着我嘱咐您,这回大姑娘和二姑娘回来,您可莫要再像以前那般,能让就让让吧。"春兰将心里憋了好久的话吐了出来,顿时觉得心里堵着的一块大石头被搬走了,通体瞬间就变得舒畅了。

"什么……"文清猛然睁开了双眼,此时她的眼睛里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睡意。

"你刚刚说什么?"文清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直把春兰吓得身子一瑟缩,站在床前一动也不敢动。

"对不起,我问你,刚刚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文清看到春兰的表现,知道自己又真情流露,显示出了在现代时候的本性,把这本就有些胆小的春兰给吓到了。

"姑娘,奴婢说……奴婢说,夫人让我嘱咐您。"春兰被文清的变化所吓,压根没有注意到文清直觉吐出的"对不起"三个字。

在这封建王朝里,主子是用不着跟奴婢们道歉的。

"不是这一句。"

春兰犹豫着将刚刚说的那一句话,对着文清又再说了一遍。

"大姑娘、二姑娘?"文清在嘴里默念着这两个对于她而言比较新鲜的名字。一直听春兰和这府里的人喊自己姑娘,她还以为自己是这府里头唯一的女儿,所以才会连个排行也不曾有的。

"快过年了,二老爷外放已经三年,该是时候回京叙职,这不前儿个接的信就是今日到,正好侯爷和夫人在二老爷他们的必经之路城外的寒山寺中施腊八粥,所以,就顺道接他们回府。"

"那大姑娘、二姑娘是二老爷的女儿。"文清脑中突然就清明了。

"祖母想必也与他们一同回来了吧。"

"正是了。若不是老夫人也与二老爷一路同行,哪里轮得到侯爷和夫人一起出城去迎。"春兰还不曾开口,一直守在旁边的另一个婢女快速走上前,极其自然插话道。

"夏荷……"春兰轻轻喝了一声。

"可不是吗,姑娘往日里可也是这么说的。"夏荷不高兴的嘟着嘴,偷偷看了一眼文清的脸色。

"姑娘……"春兰也同时去看了文清,只见文清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此时就像根本没有听清楚两人说的话似的,正在揉着脑门,她这脑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时而灵光,时而又不好使的。

正当两婢沉默着的时候,突然就听到文清道:"以前的事情就先不必提了,既然……呃……母亲是那般嘱咐,那我自然就该从命才是。"

母亲这个词,文清只觉得好遥远,好遥远,遥远得她差点说不出口。

"是,姑娘。"春兰、夏荷两人都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家主子。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