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凤乐(yue)菱第一次见无名的时候,她正假装奄奄一息地被一群大鹏精架在泼了油的柴火垛上。

只要他们敢点燃,她就立马发信号给宋荼,等宋荼赶来当她的人证,她给大鹏精一族意图谋反的帽子就不偏不倚地扣好了。

简直完美!

可惜宋荼这个队友不怎么懂得欣赏,他觉得这样做有些卑鄙和不耻,一口一个殿下地劝她三思。

凤乐菱开始还耐着性子听着,后来有些婴儿肥的小脸一板,"你是殿下还是我是殿下?"

宋荼当下就噤口不言了,样子有些受伤。

凤乐菱不得不跟他解释,"你也晓得大鹏精一族十分狡猾,他们暗地里招兵买马想谋了我们凤族的王位,却从来没留下过什么可以昭告天下的证据,就连我们凤族最优秀的间谍在他们那里蛰伏了10年都没发现什么。"

她偷偷看一眼宋荼的脸色,见不是那么受伤了,更加流畅地解释起来"现在这个重任落到了我身上,我不擅长勘察,说不定要蛰伏百年千年,更说不定他们举兵谋反的时候我还一无所获。"

她觉得这样解释足够解开宋荼的疑惑,也足够抚慰他受伤的内心,于是开始理所当然地下结论,"所以啊,我不得不剑走偏锋,用这种看起来卑鄙其实只有聪明人才会用的方法来解决这个内忧。"

她看到宋荼的嘴角似乎微微抽动了一下,便有些得意。

因为每次宋荼做这个动作后他都会乖乖地照着她的话去做,是以,她以为嘴角抽搐这个动作是对别人心悦诚服的一种表现。

直到凤乐菱遇上无名,她才知道自己对这个动作存在着那么一丁点儿的误解。

不,是很大的误解。

当然那是后话。

眼下,凤乐菱正偷偷掀着一条眼缝儿,注意着眼下的形势。

她眼皮都有发酸的时候,右斜方拿火把的壮汉终于朝她这边来了,凤乐菱不由地有些小激动,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壮汉,过来啊,你快过来啊!"

人影越来越近,眼缝儿越睁越大,眼看着那跳跃的小火苗就要引到柴火上,远处突然传来两声重叠的呼喝。

"等一下!"

"等一下!"

一个洪亮似钟的男声,一个温柔似水的女声。

凤乐菱的小身板瞬间抖了抖,他们来做什么?

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两个声音再次异口同声地响起来。

"我以少主的名义命令你们不许杀他!"

"我以……以……少主夫人的名义命令你们不许杀他!"

凤乐菱的小心脏开始间接性跳动,要命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早知道,她就不听宋荼的话了!

她本来打算用美人计诱惑大鹏精少主,可宋荼坚决不同意,非得说什么美男计才更显得她剑走偏锋,与众不同。

这下好了,剑锋太偏,偏得她一下子招惹了两朵"大桃花"。

"少主,少主夫人,这个男人实乃祸水,绝不能留他性命破坏你们的感情,更不能因此而坏了我大鹏一族的根基和大业啊!"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

凤乐菱没有记错的话,这人应该是大鹏精一族最德高望重的一位长老,不过在她看来,此长老的德高望重不过是比旁人更迂腐,更死板,年龄更大一些。

"我不管,你们要杀他,就连我一起杀好了。"

凤乐菱身子忽然一紧,貌似被那个出墙还不知道立牌坊的智障少主夫人给抱住了。

因为有一股浓重的脂粉味儿扑鼻而来,凤乐菱险些装不下去,咳嗽出声。

她听见那老者悲愤交加地叹了一口气,"你!你们!快去给我把少主和少主夫人送回去!"

凤乐菱稍稍松口气,赶紧送,送走才好继续她的除患大计!

只要证据到手,她立马就让娘亲下诏书,发配这些身强体壮的大鹏精去边疆垦荒,这样既解决了内忧,又解决了内部供给问题,一举两得。

可是,可是身上的女人怎么越拉越紧,还有她果然是个智障!

抱这么紧都感觉不出她其实是个女人来么?

凤乐菱想忍着来,但不知道那些个壮汉到底要拉多久才能将她身上的女人给拉走。

苍天为鉴,她是被逼的,真的是被逼的!

凤乐菱将一双清灵的大眼睛睁开,动了动身子示意那女人自己醒了。奈何她抱得太投入,没有一丁点儿反应。

凤乐菱清清嗓子,装成低沉的男音,"喂,女人!我有话跟你说!"

那女人浑身一激灵,瞬间从彪悍八爪鱼变成了温柔可人的小女人。宋荼经常说她善变,她真该让他看看这一幕,叫他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善变。

只见那女人仰着小脸,媚眼如丝,"公子,你放心,只要有奴家在,就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凤乐菱看着她深情楚楚的样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哆嗦出一股恶寒来。

恶寒之余,她不得不将自己已经滚到喉咙的话给说了出来,"女人,其实我……"她那比星子还璀璨的眼睛看向了一个人,"喜欢的人是他!"

女人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他们那位德高望重且满脸褶子色斑的长老,又偏头看了看凤乐菱,然后"悠"地一下晕了过去。

长老不知道是欢喜还怎么的,指尖发颤地指着凤乐菱,"你,你这妖孽,休要妖言惑众!"

凤乐菱面作受伤地眨了眨眼睛,委屈道,"就算你不喜欢我,我仍是喜欢你的。也正是由着这份喜欢,即使,即使你烧死我,我也满心欢喜。"

是真的欢喜。

她清澈的眸子里立马要沁出亮晶晶的泪珠儿来,那受伤的模样,真真一副深情似海,爱入骨髓的样子。

叫人想怀疑她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

她眼角的余光溜了一些到旁边的大鹏精少主身上,只见他此时面部僵硬得像吞了一只苍蝇。

还是一只刚用完食儿的苍蝇。

过了片刻,他才缓过来,似不可置信,又似悲愤交加,最后怒不可止地将挂在腰间的宝剑拔了出来。

直奔向风乐菱口中的"真爱"。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