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31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九凤站起身,棕色的眼眸盯着男人黑漆的眸子,心里开始思忖这人的来头。

门外,也终于有了动静。推门进来的是敛华,小妮子看着这满屋水渍,以及自家公子全身赤裸的与另一个男人对视着。有些反应不过来,直接愣在了门口。

后面进来的浔衫就比较淡定一些了。从桌上取过衣衫,服侍九凤更衣,又转头对着那男人冷声一句:"莫门主,我不是说了,我家爷在沐浴,请您在前厅稍等片刻吗?"

"我没有等人的习惯。"那人随意回了一句,完全没放在心上。盯在九凤身上的目光也完全没有避开一下的意思。

倒是九凤,听见浔衫的话,一挑眉,他算是知道浔衫一进来便急急忙忙给自己穿套衣服的原因了。莫门主

云阳郡凤楼确实是广为人知,但如今最让人向往的地方,却是一年前由眼前这男人所创建的云阳门,很霸道的直接以云阳为名,更霸道的是这云阳门建立之初便一举灭掉了一个老帮派,留下的凶名实在让许多人胆寒,成功当上了云阳郡第一门派的位置。而身为门主的莫河漠更是神秘到只剩下些传言。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脑袋想去那里。

九凤打了一个冷颤,余光扫了一眼莫河漠,正巧跟他对视上,穿衣速度快了几倍。

玛德,这特么可是一个断袖啊

听闻那云阳门里,隽养了数十位清秀可人的小公子

"莫门主来也不提前说一声,爷好让人为门主摆些酒宴。"至于刚才的怒气,九凤早忘了,他现在就想转移话题,让莫河漠忘了刚刚的事。无论对方是男是女,九凤公子对自己的身材相貌有着迷之自信,而且,这大多时候也是事实。

"听说九凤公子容貌无双,前来看看而已。"莫河漠应了一声,语气舒缓,就像在说着为了一道美食,慕名而来。

九凤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人生在世,容貌不过一副皮囊罢了。"笑盈盈的说了一句,"门主人中龙凤,在下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爱钱俗人,门主何必来这一趟。"

浔衫两人差点笑出声来,这平时高傲的跟什么似的爷,今天对着这个断袖之癖的人,算是服帖了。

"哦~"别有意味的应了一声,莫河漠也被九凤一番自谦说辞惹的咧开了嘴。

穿好衣衫,九凤转过身来才发现,莫河漠自来熟的直接半卧在自己的床上,自己最爱的软枕也被他当成靠垫靠在身后。

"莫门主倒是……"在九凤都佩服起自己的忍耐力的时候,门外急匆匆来了一个清秀女子。

正是刚刚帮九凤烧水的雪芝。小姑娘也被屋里的凌乱景象惊到,反应了好一会,才想起正事。"爷,铁狮堂的少主在外面醉酒闹事。"

"走,去看看。"这些事一般直接交给浔衫处理,不过九凤现在巴不得离这远点,抬脚便向外走去。"敛华,好好招待莫门主,顺便让人收拾一下这。"

"不用招待了……"

九凤庆幸他要走了,接下来却让他差点摔跤。"我和你一块去。"

九凤没答话,无视他忽视他……

不过刚刚入夜的时间,凤楼里才开始热闹起来。琴音绕梁,湮没在一片嬉笑喧哗之中。刚踏入前厅,便能在一片喧哗声中听到一声桌子掀翻酒杯落地的脆响,喧哗声也随之静了几分。

"玛德,老纸铁狮堂少主,喜罕你是看得起你,给脸不要"浓重的酒味,含混不清说辞,这人确实醉的不轻。

铁狮堂。九凤念叨了两声,斜眼看了一下跟在身后的莫河漠,嘴角浮出一个笑容。

"九凤公子来了……"

"凤楼可从来不给任何帮派面子……"

"不知道会怎么处理。"

人群响起一阵低沉的议论声,自然的给九凤让出一条路出来,走到跟前,一个黄衫女子抱着琵琶躲在几个黑衣壮汉身后,对面一个面容粗犷的汉子一脚踢着桌子,对着那女子骂咧咧的说着。

"铁狮堂,铁战?"九凤用视线检查了一番黄衫女孩,衣衫有些凌乱,但还算完好,只是受了些惊吓。这才抬头,对着那粗犷汉子沉声叫到。

那汉子闻声看过来,入眼一片红衣似火,肤白如雪,面貌俊美透着英气,湿漉漉的黑发未挽直直洒落在腰间,一眼如仙,再看近妖。

"妞儿,过来陪爷!"带着浓重的酒气,铁战跌跌撞撞地就往这边过来。

众人齐齐一惊,扫过九凤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再看着铁战的目光都带了一丝悲悯。

玛德,莫河漠武功高,爷不好惹就算了,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爷这么玩。

气到一定程度,嘴角却扬起一个笑容。

铁战跌撞到跟前,九凤偏身躲开他的手,旁边的护卫一早就赶了过来,抓着他伸出来的爪子,一个过肩摔将人扔在地上。在他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其余两个护卫上前,一个前胸一个脖子,各踹了一脚。

铁战一口血吐出来,再多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你们几个,铁公子喝醉了,去带他到院里洗洗醒醒酒,等明天太阳出来,晒干了,在连同账单一块送回去"

和颜悦色地跟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句,就仿佛招待贵客一样。

时值寒冬,这泼上两桶水,扔外面一晚上都要结冰了吧吞了吞口水,众人都各自搂着自己的美女散开了去。

莫河漠说是跟过来,其实也只是站在了二楼,打量着凤楼,看着楼下的闹剧,幽幽笑着。

九凤片刻之后上楼走了过来,神色如初,平静的笑容对着莫河漠。

"妖精。"莫河漠暗骂一句,才咳嗽两声,跟九凤提醒:"铁狮堂虽不过二流帮派,但你这么对待他们少主,应该会招来报复的。"

九凤挑眉,斜眼看着楼下,几个护卫已经把一切恢复如初,"江湖上不敢说,但云阳郡里,凤楼还怕任何势力。"

"公子不请我喝杯茶?"莫河漠并不纠结他的话,这个小妖精,是头会咬人的小狮子,任何人中自然包括云阳门,头一次见面,九凤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这么有趣的人,莫河漠后悔自己没早早过来认识一下。

对于这人突然的提议,九凤不知其意。但心里总觉得不对劲,招来一旁的浔衫,道:"给莫门主找最好的公子。"

"不用。"莫河漠拒绝,贴近九凤的耳垂,压低了磁性满满的声音,"晚上记得要锁好门窗。"

九凤皱眉,这算是威胁?气量真够小的,自己不过是言语上挑衅云阳门。

"我这个爬窗走墙的客人,现在更想爬床了。"莫河漠收下他眼中闪过的警惕,浮上一个得逞的笑容。

"你"玛德,活了二十年了,竟然,竟然被男人调戏了!

"铁狮堂若是过来找麻烦,尽管来云阳门。"莫河漠丢下一句话,在九凤炸毛骂人之前离开了。

出门之前,回头看了一眼二楼的红衣公子,与那清冽的眸子有一瞬间的对视,低着身子靠在栏杆上,对着身旁的花魁吩咐着什么。

"莫河漠的目的不可能这么简单,这几天加紧防卫,小心提防。"

九凤公子揉着鼻尖,他从来不排斥龙阳之恋,也不在意身为断袖的莫河漠对自己的心思。吩咐着浔衫小心,只是感觉莫河漠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抛开。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