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乔烟嫁给陆寻七年时间,从一个富家女到与家里闹翻陪他重振陆家,为他吃尽苦头,却没想到会沦落到这样的局面。

此时她面前是富丽堂皇的酒店,她刚收到陆寻的前女友lisa白莫丽发来短讯,地址上就是这里,深吸一口气,又整理好自己的着装,要进去捉奸。

白莫丽说起来是她的情敌,乔烟一直知道她从未放弃过陆寻,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现在她们都有共同的敌人。

站在202门口,门微微开着竟是没有锁上,里面却传来一阵一阵迭起的浪叫声,乔烟早已做好准备,但此时一时气急失了理智,没有细想就推门而入,一个黑影扑来,她就被重棍击中后脑勺失去知觉。

醒来的时候,她全身赤裸,没有一点遮羞光溜溜躺在床上,而她的面前站着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妹妹,告诉她陆寻和乔若岚在开房的lisa正垂头勾着笑站在他们的身后。

"乔若岚?!"

乔烟惊魂未定,惊恐得看着自己一点没有遮羞的身体。

乔若岚施舍般得瞥了一眼光裸的没有一丝尊严的女人,连说出的话都显得有气无力,这副狼狈的模样实在好笑,她忍不住一阵捂嘴发笑,她向来因为自己是乔家管家的女儿,比不上乔烟的身份而自卑,这回终于可以看到她跌入地狱的模样。

"你,你们!"

乔烟看着乔若岚得意发笑的模样,这才明白今天是她入了圈套,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才是被瓮中捉鳖的人,她们俩然是联手害她!

"哈哈,我猜,你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自己信了lisa,怀疑陆寻。"

乔若岚歪了歪头,脸上尽是嘲讽。

"你想要干什么?"

"我没想要什么啊,只是突然想告诉你一个事实了,免得你总被所有人瞒在鼓里,怪可怜的。"

她得意的挑着眉毛,不经意得露出一只手腕。

"这个怎么会在你这里!"

乔烟大惊,乔若岚手上戴着的是陆寻家传的翠玉镯,可是她和陆寻结婚没多久,就被她弄丢了,那时候她歉疚了很久,陆寻没有生她的气,一直只是紧紧抱着安慰她。

"其实我早就想让你看了,可是你太容易信人,好几次机会我故意想让你发现,你都没看见不是,你还不明白吗,其实你的怀疑没有错啊,lisa也没有骗你,我俩今天,是在这里约会呀?"

乔烟见乔若岚模样呆滞,笑的更加开怀,转身冲着门口喊道:"阿寻,你进来吧,看看她这副蠢样子,实在很让人开心。"

门外走进一个人,敛着眉目的模样正是乔烟最最熟悉的枕边人,她顿时如遭晴天霹雳,最后一点力气也消失殆尽。

"陆寻,你真是好样的,我为了你做了那么多,都是为了你,都是为了你,你和她合伙算计我,为什么这样对我!"

"够了!为了我?那你为什么还要干涉我们公司的事情,你是出这风头,有没想过我的感受,你是乔家的女儿,数一数二的富豪家的千金大小姐,我们家也就只剩下个空架子罢了,哪能和你们家比,我只能忍受你那些小脾气已经够我受的了,现在我们都不一样了,你为什么永远不知道反思自己的过错,甚至你爸你妈,他们同样看不起我,你说我为什么这样对你,告诉你,不只是你,你的家族也不会逃出我的手掌心!"

陆寻脸上的神色绝情,说出的话更是狠厉。

乔烟气得牙痒痒,使劲全力微微撑起身子:"忠言逆耳,我爸我妈虽说没什么好话,可哪次没帮过你,我又什么时候不给你面子过,你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把罪都推到我身上,你就是个懦夫,你活该永远被人看不起!"

话音刚落,陆寻却不能再忍她说的任何一句话,目光狠辣得上来狠狠甩出一巴掌,乔烟没有力气动弹,陆寻扯过她的头发,让她与他愤恨而狰狞的双眼对视。

"乔烟,你也就耍耍嘴皮子了,你的下场很快让你再不会说一句话,放心,你爸妈也很快会去陪你,你家的财产,我全部会帮你打理。"

"禽兽!别碰我爸妈!"

乔烟恶狠狠得咬向他,陆寻眼疾手快得避开了。

"好了,阿寻,别碰她,她很快就会很脏的。"

乔若岚抱着陆寻的手臂扯他下来她,她也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再靠近这个女人半步。

陆寻看了看乔若岚终究还是给她几分面子,理了理衬衫的褶子,意味深长得看着乔烟:"今天你会死于与他人通奸,哮喘病复发,事后全程皆知。"

"你,你们!"

乔烟通体生寒冷,白莫丽趁机贴上一把火,撒娇得大声问道:"你说她是玩3p死的,还是4p呢,哎呀,毕竟是个女副总,包养几个情夫一起上才体面吧。"

乔烟的脸色已经接近死白,白莫丽越看越兴奋,拍了拍手,门口陆续进来几个男人,乔烟已经凄厉得叫起来,门口的陆寻面无表情得注视着这一切,久久未动。

"滚开,滚开,别碰我,陆寻,我好歹是你的女人!"

"当初要不是看在你是乔家的女儿的身份,我也不会接近你。"

陆寻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说出的话直让乔烟失去了最后一分支撑的力量。

她的一切挣扎都显得那么有气无力,身上被他们肮脏的双手上下抚摸,慢慢的呼吸也不顺畅起来。

乔烟身上的几个男人笑得狰狞又开怀,一边说着脏话一边感叹自己碰上了这种好单子。

乔若岚不想再看,拉着陆寻就要离开,他们走后,lisa歪着头看着床上扔在做着垂死挣扎的乔烟,目带怜悯的看着她:"宝贝,希望我来救你吗?"

不等乔烟回答,她已经慢慢勾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掏出一个相机咔嚓咔嚓的拍照,终于露出不同的表情:"你别怕啊,我会用这些不让她好过,很快乔若岚也会来陪你,陆寻是我的,你们两姐妹谁也不会得到。"

乔烟忍受着屈辱,却什么也阻止不了得看着对她作恶的三人扬长而去,慢慢眼眶仿佛要裂开的疼痛,甚至能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弱,心脏即将停止。

她用尽全身力气嘶喊着加害她的人的名字:"陆寻,乔若岚,白莫丽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一口气堵在乔烟的心头,在她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喷薄而出,在一瞬间通了气似的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乔烟冷汗淋漓得大喘着气,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自己妈妈和爸爸焦急得脸。

"烟儿啊,你好点了没,怎么又哮喘病发了呢!"

"我,妈,我怎么还活着呢,我不是死了吗,那几个畜生呢?"

乔烟惊魂未定得看着穿的好好的自己,身体仍是不住颤抖。

"说什么呢!什么死不死的!"

乔爸爸一声怒喝,抬手就甩了她一个脑瓜蹦子,倒束着眉头气冲冲得看着自己的女儿。

"哎呦。"

乔烟痛得捂着额头眼冒热泪,乔妈妈立刻心疼起来,抱着闺女呵斥了乔爸爸几句,继而又安慰道:"乖女儿,你爸也就是担心你,所以不太会说话,你别生你爸的气啊。"

乔烟仍是有些愣神,这一切做梦似的情景让她一边流泪一边点头:"你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乔妈妈有些无奈又搂着她紧了些:"傻孩子,说什么糊涂话,好了,收拾一下,我们要去秦家的聚会了,今天是他们家继承人回国的庆祝会呢!"

秦家继承人回国?乔烟这回才是真正想到另一种可能,秦家这首屈一指的商户大家的继承人,她自然不会忘记,今天是秦君朗回国的日子?那岂不是•••七年前。

就是在这个聚会上,她认识了陆寻,怎么可能会忘记。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