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投影厅里,银幕上正在上影著名导演王家卫拍摄的《花样年化》,这是他在《春光乍泄》得第50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及其他两三个奖后所拍摄的,是他的又一部巅峰力作,该片获康城最佳导演奖以及2000年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可很多人都看不懂这部电影。

睡梦中的陈新华迷迷糊糊的,听见耳边有人说话声响,声音很好听,从声音上来判断应该是个美女,很想把眼睛挣开看看,但有些困难,努力后也只能挣开一条小缝隙,映入眼帘的是黑黑的一片,只有前方有一块光亮,还不时的忽明忽暗,感觉是电影银幕散发着亮光。

这是什么情况,陈新华很懵懂,第一反应是人都死了,难道入地府还要进行学习教育一翻,传说不是要喝孟婆汤的吗?难道传说 有误,心里非常吃惊,努力的把眼睛挣开,终于清楚了银幕上的内容,银幕上正上影一帅哥抱着一性感美艳的女人跳舞,这俩人感觉很熟悉,脑袋突然死机了,一时没转不过来,这样的情况只是暂时的,当他反应过来时惊呆了,这两人他太熟了,不仅他熟悉,可以说全世界华人大部分都认识他们两,就是梁朝伟和张曼玉。

陈新华自言自语道:"难道地府也有朝伟哥和曼玉姐。"

看着那张曼玉一身华丽的祺袍,曼妙的身体,性感的腰身,无不透露迷人的味道,还有那朝伟哥迷倒万千女性的笑容,这笑容不管是上到六十岁的老阿婆还是只有刚到花季的美少女,只要是女性,都是有非常大杀伤力,有道是管杀不管埋。

陈新华这下就懵了,这是怎么会事啊?脑袋中的记忆断片了,不是还在做梦吧,那也不对呀,自己不是去县城拿银行对账单出了车祸吗?自己座在公交车前面,那泥头车撞过来还有好的,不死也是得重伤住在医院中了,怎么在电影院中呢?

"哦,我知道了,出车祸被没死,被救了,现在医院,肯定是在做梦,"陈新华自言自语道。

……

2016年5月4日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日子,说他平凡,他只是平常百姓一年365天里的平常的一天,说他是个伟大的日子,因为今天是五四青年节,但这样的节日只会出现在电视新闻上或政府部门的大会报告上,用来歌颂爱国先烈们的。

虽然这节日是记念那些为建立民主国家而奉献生命青年先烈而设立的重要日子,对于平常老百姓而言,工作生活才是最重要的,这样的记念性的节日是可有可无的,这不是爱不爱国的问题,而是离他们太遥远了。

五四青年节对于陈新华来说也是个平常的日子,如硬要说是个非常特殊的日子,那就是五一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

到公司上班后,陈新华和往常一样,每月月初要去县城银行里拿公司的银行对账单,公司里没有出差办事用的专车,出去办事只能自己搭乘公交车,像这样坐公交去县城办事,每个月都要去十来趟的。

陈新华整理好要用的资料,提上包就在公司门前的路边等公交车,这是一条县道,从这里过的车很多,就造成客源不足,出现各公交车抢客的现象。

没多久来车了,上车后就坐前面在司机边上,司机今天不知怎么了把车开的飞快,这样的事也常遇上, 时有发生,开的快主要是同其它车辆抢乘客,但没有今天这样猛,如开的太猛会被乘客骂的。

由于经常到县城办事,乘车次算多和售票员很熟悉,坐好后,坐在发动机盖临时座位的售票员边收钱边和他聊天,像他这样的大客户要套套关系,说套关系就是聊天,聊些没有营养的话题,希望在回来时能坐她的车回来,这样就多些收入。

车子正常向县城飞快开去。

到县城来需要半个多小时,坐车很是无聊,同美少妇聊天也是件愉快的事,这样有一句没一句聊着,陈新华正回头和美少妇说着话,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向自己冲过来,头还末转过来看是什么东西,只听见同车乘客的尖叫,眼角的余光见一辆泥头车飞撞了过来,两车巨大的冲击力,下一秒陈新华感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身体毫无痛疼的感觉,意识也随之飞出去。

……

"靓仔,让让,我出去一下。"边上站着个人说到。

陈新华真的晕了,看着从眼前起过一个小年青,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梦里还梦外,从各种因素来分析,那样一次严重的撞击,自己不可能还能活下来。

转而一想,难道进地府前要看看帅哥美女,有个过渡先适应适应期,再喝孟婆汤下地府去。

四下看了看左右,见周围不少人男男女女,还都是年青人,有吃瓜子的、喝矿泉水的,品牌竟然还是怡宝的,旁边一对男女抱在一起接吻,那亲吻声吱…吱直响,这下更迷糊了,这时小腿上传来一丝痒痛,这是蚊子特有的叮咬的感觉,条件反射的就伸手拍了过去,拍打有疼痛的感觉。

不是说梦里不会痛的。

陈新华自己又打了自己一耳光,使的力气还不小,啪的一声,脸上的感觉还真痛的,如有人见到,肯定说这是个神精病。

随即脸上露出一丝傻笑,陈新华在心中想道:"不是在做梦,自己真的还没有死,这也不对啊,这有点不科学,那可是重型卡车,那样猛烈的撞击下,自己会一点都没事,不说会死,最起马也要受个伤吧,没想明白,也没有在纠结撞没撞死的问题,很奇怪的是自己还会在电影院看电影,哦不对,电影院没有这么烂,是投影录像厅,头顶上吊还着投影机"。

投影录像厅深圳这里到处都是,那是很多外来务工人员消磨时间娱乐场所。

想着自己和《花样年华》这部电影相关的事,虽获奖不少,可真正能喜欢又能看明白的人有多少,拍摄的太文艺范了,毕竟这世上俗人还是多些,自己2000年在深圳打工时无聊时在录像厅看过,看得很无语,还睡着了。

想到这里心里突然觉醒过来,再看看周围的东西,还真是在深圳那种特有大沙发座椅投影录像厅,这样的高边围的沙发,是为了方便那些恋爱中的少男少女做些他们爱做的私密事,后面还挂有黄埔录像厅录字样,再转回来看看自己,不是自己常穿的安踏T恤衫,而是穿着一件淡蓝色工作服,胸品绣着几个红色的字"青海电机",这是在深圳第一份工作的青海电机厂的厂服,胸前还挂着厂证。

看到这些,陈新华有些茫然,大体上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这是重生了,以前经常在网络上看都市重生类的小说,总觉得那只是作者在幻想,怎么可能会重生回到过去呢,看小说吗,不必计较开心就好。

现突然到了自己身上,这种毫无前凑的感觉,太过吓人,心中茫然不知所措,脑袋一片空白,心加速跳动,不知用什么来形容,乱成一团麻,这事想想,那事想想,心中想的事太多了,没有一件完整的事情。

想到自己的家人,母亲、妻子、儿子他们该怎么办,想到现在的家人,是否和前世是同样的,会不会出现偏差,他最为担心的是自己的家人出现偏差,这是最不愿意见到的,自己所处的环境是否同前世一样等等。

陈新华现在心里很乱,并且还很害怕,全身无力倒靠在沙发座椅上,时间慢慢流逝,录像《花样年华》也在程新华想事的过程中放影完了,大厅中的大灯亮了起来,也到了午夜十一点半了,今天的所有的影片也放完了,观众陆陆续续的出了录像厅。

躲在这里是没有用的,要真正面现实的时候到了,什么事都要自己去面对,陈新华给自己鼓了鼓劲,说道:"大新,你是从头开始,有什么可吓的,相信自己,可以做的更好,成为人生的大赢家,加油。"

坚定的从这录像厅走出,迎接新的人生,也是新的开始。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