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2016年,3月15日。

天色阴沉,这个时候的我正在开车赶往案发的现场,原本我正在家里写论文,这时候我收到警察局的通知:有案件了,地点大连花园。

开车的路上开始下着微微细雨,我右手开着车,左手撑着额头在思考,这个季节不应该有这种程度的雨水。

地点是市区的一个中心花园,案发现场很多人在围观,现场已经围了警戒线,我下车之后,掸了掸身上的雨水,我看了周围的环境,到处都是高楼大厦,是一个住宅区。

我低下腰,穿过警戒线,拿出了自己的证件挂在胸口,证件上面写着:高级法医:许仲文。

死者呈趴到在地的死状,双眼布满血丝,鞋子掉了一个,另外一个还穿着脚上,头发紊乱。

我问巡逻警察:什么情况?

死者孙哓哓,今年19岁,在本市读高三,成绩优异,并没有和别人结怨,生活规律正常,社交圈子正常,在三个小时前,她父母报案,说她神秘失踪了,在一个小时前,她从宜兴大楼跳下来,当场死亡。已经在通知她的父母了。

我拿出手套,戴在手上,开始检验尸体。

我抬起死者的手,摸了一下伤口,检查了一下头发,我看了前面的大夏,那里很清楚地写着:宜兴大夏。

苏启志赶到现场了。检查得怎么样?

我重重地说:初步检验是堕楼致死。就是说死因没有可疑?可以断定是自杀?苏启志很快下了断论。

这个问题我还不能回答你,要送回去等我进一步检验才知道。死者的父母呢?

他们在外面,哭得很厉害,情绪估计失控了。苏启志叹了一口气。

我负责验尸,其他的就靠你去调查了。苏启志满怀自信地说:交给我吧!

殓房。

我的助手递给我一双手套,我戴上手套之后对他说:记录我所说的话。

死者孙晓晓,十九岁,堕楼致死。身上没有皮外伤,死因是头颅撞到硬物,颅内大量出血致死。

我翻了一下她的双手,指甲没有皮屑,也没有污泥,死前没有挣扎过。等等!她的双手紧握拳头,应该是生前遇到很紧张的事,让她紧握拳头,根据尸体的死状,正常来说,一般从高楼堕下致死的人,应该是脚最先落地,死状不应该是趴着的,头发也不应该如此紊乱。如果没有猜错,她死前肯定有挣扎过,但指甲里面没有皮屑也没有衣物纤维。死者死因有可疑。

苏启志来办公室找我:验尸有结果了吗?

我觉得死者的死因有可疑,聚集你那一队的队员开会。

总共有八个人坐在那里,我开玩笑地说:阿苏,你的团队很庞大。

苏启志骄傲地说:放心吧!全是精英。你可以开始了。

今天大连花园发生了一宗堕楼案。死者是一位在校的高三学生,生活规律正常,社交圈子也正常,没有不良嗜好,也没有和同学结怨。在堕楼之前的三个小时,她父母报案,说她失踪了,就在两个小时之后,她女儿就从宜兴大厦跳下,头部碰到地面,头颅内大量出血致死。

包公抢先发言了:那就是普通的堕楼案?

没错,表面上来看,的确是一宗普通的堕楼案。但是我复检死者的尸体的时候,发现她的拳头紧握,也就是说她在跳楼之前很紧张,而且她的头发很紊乱,双眼布满血丝。

龙鬼发言了:这都很正常,跳楼之前都会很紧张,而且跳下来以后,由于风力的原因,头发就会散开一旁。

不对!一个人如果是跳楼自杀,她虽然会很紧张,但是拳头应该不会握得太紧,我检查过她的拳头,握得实在太紧了,我差点掰不开,还有她的双眼布满血丝,说明她在跳楼之前曾经哭得很厉害,她的头发虽然紊乱,但是乱的方式不一样,如果是普通的风力,头发就会向四周散开,但是凶案现场拍到的照片都显示是散得比较集中,没有太乱,还有最后一点,一个人如果是跳楼自杀,按道理应该是脚先落地,再到胸口,头很少会伤得那么厉害而且还是致命伤。还有她的伏尸形状,也不应该是完全趴着的,她的脸都要压在地上了。

小鬼自言自语地问:难道不是自杀?

我来演示一下,死者可能当时和凶手纠缠着,凶手的力气很大,她不够力气,于是很紧张地紧握着拳头,挣扎过程中,头发也被打乱了,但是凶手说了一些话,让死者镇定了下来,凶手就从后面推了她下去,就造成了头先落地,再到胸部,然后到脚。

当然一切都是我的推测,至于事情的真相还是交给你们去调查,我会复检死者的尸首,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验尸,开会,这些事情都进行完毕之后,已经是凌晨了,但是我一点都不疲累,这个时候,她一定会准时上线。

我登录了QQ,刚刚上线,就收到她的消息。

我今晚买了《福尔摩斯》全套,我有好一阵子忙了。

她叫崔悦,我们在一个聊天室里面探讨案情认识的,她是心理学家,关于案子的事情我都是请教她的。

我今天遇到一宗堕楼案。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她收回了儿戏的性格,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死者是19岁的高中生,从一座大厦堕楼致死。

死者是女生吧?她的直觉很灵敏。

女生一般什么情况下会选择自杀?抱歉,女生的问题只有她比较清楚。

女生做傻事,还能有什么,还不是无聊的爱情。她好像很讨厌男女之事。

她不是自杀的,而是被谋杀。我将我的观点告诉了她。

如果是自杀,你也不用来找我了。女生一般都会有写日记的习惯,你可以从这一方面下手。

通常你会在什么情况对一个人失去戒备?

我对任何人都有很重的戒备,如果你说的是普通人,我想只有家人或者爱人。

那就是情杀?

也有这个可能。老实说,我老是给你提供意见,我就像华生一样。她开玩笑地说着。

我可不是福尔摩斯,我只是法医,我的职责只是验尸,我不负责推理。

我是心理医生,所以为你提供犯罪心理?她好像很愉快。

为什么你永远只有在凌晨之后才会出现呢?像个吸血鬼一样。我问她。

我告诉你,心理学家可是怪人,你将来不能找心理学家做女朋友,不然你会死得很惨!她在吓唬我。

我觉得你很有做法医的潜质,你当初为什么要选择进修心理学呢?

你傻啊?我要是做了法医,谁帮你分析罪犯的心理!

我知道她有难言之隐,我也不勉强她。

我下了,我还要赶论文呢!

巧了,我最近也在写论文,但是我没有告诉她,我发了一句晚安就下线了。

崔悦……一个很有趣的女孩。

早上八点,我就收到苏启志的短信:我们要去死者的家里调查,你过来取证!

来到死者的家里以后,我戴着手套进入死者的房间进行取证,房间整洁没异味,这是一个高中生标准的房间,小小的书架上都放满了书,很多书籍都是关于学习的,还有一些国外文学《巴黎圣母院》、《简爱》、《安妮日记》。这样看来她的确是一个品学兼优,喜欢看课外书的三好学生。咦?在书架最起眼的地方摆放着饶雪漫的作品,其他的都摆在靠左或者靠右的地方。我随手拿起一本饶雪漫的作品来看,左耳?这么奇怪的书名都有,但是看内容简介应该是属于青春类型的故事,也会有爱情的桥段。

慢着,爱情?我突然茅塞顿开,留意了一下床上的被子,叠得很整齐,我坐在床上,企图冥想一下死者的生活习惯,但是脑海里一片空白。

一刹那,我闻到淡淡的味道,不是属于女生的味道,这种味道我熟悉。

我走出客厅,就看到包公在盘问死者的父母:她有没有和别人结怨?

她们好像还是很悲伤地说:没有……她很乖的……

那她有没有亲密的朋友或者男朋友?我坐在她们的前面问。

她们好像停止了悲伤,思考了一下,还是老样子回答:她人缘很好,但是来往得比较亲密的还真没有,至于男朋友更加不可能,她很乖的,不可能在学习的阶段谈恋爱的!

我随口地说着:谢谢!如果你们想起什么,就通知我们吧!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我问死者的妈妈:你女儿有写日记的习惯吧?

她可能很好奇我问这个,但是她还是回答:有,但是她从来不让我看的。

那她从什么时候开始写日记的?

可能是最近的两三个月吧?我对她的了解真是太少了!她又哭了。

那她一般会将日记藏在什么地方?

她还是在那里哭,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有什么发现吗?包公问我。

有,我需要回殓尸房重新检验一次。我紧急地说着。

殓尸房。

上次是复检,这一次我要剖尸,我要清楚地知道死者生前曾经吃过什么。

我用刀在死者的肚皮上慢慢地剖开,我在死者的胃里面发现了一颗药,我用夹子将胃里面的药丸夹了出来,发现一颗药,这是什么药呢?根据死者的家属的说法,死者的身体很健康,也没有不良嗜好,我留意到子宫的位置,我知道那是什么药了,凶手的杀人动机我已经找到了。

我来到启志的办公室坐了下来,他好像有很多的文件要修改,头也不抬一下就直接问我:验尸有什么发现?

惊人的发现!我在死者的胃里面发现了一颗药。

什么药?她的身体很健康!他好像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原本我也觉得很奇怪,但是当我检查了一下她的子宫的时候,我的所有疑问都已经解开了。

他充满期待地看着我。

死者怀了身孕,应该是刚刚怀上的,所以不容易发觉,直到我解剖了尸体才发现原来她已经怀孕了,那颗药经过化验,证实是堕胎药。

他还是不相信:可是这也说不通啊,死者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她的父母也肯定她没有交男朋友或者来往得很亲密的异性,她怎么可能怀孕?

我检查过死者的房间,很整洁,所有的东西都摆放得整整齐齐,但是我在她的床上发现了一样东西。

他显然在等待我的答案。

死者的床上有男性的气息。

不会吧?这你也闻得到?他觉得我在瞎掰。

她床上的气息除了她自己本人的,还有另外一种雄性的气味,这种气味充斥着浓重的荷尔蒙,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属于一个正值青春期或者处于发育期的男生,但是死者为了隐藏这个男生的存在,故意用古龙香水清除气味,但是可能由于这个男生长时间在她的房间里面逗留,气味始终没有办法完全清除。

我查过了,死者的父母都是做生意的,经常要飞来飞去,根本没有时间留在家里照顾她,只是每个月依时定候地寄生活费给她,所以她是一个人生活的,在高三这种年龄阶段,难免会对异性有朦朦胧胧的好感,就算她谈恋爱,偷偷带男朋友回家,她的父母也是毫不知情的。更别说她怀孕了。

他若有所思地说:那就有调查的方向了。突然他的电话很突然地响起了。

他接了电话之后,脸色变得很阴沉:长兴大厦有人堕楼身亡。

我站起来对他说:我们出发吧!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