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前后巨大的差异,让秦平一时间无法接受,甚至觉得有些梦幻。

"哥,我们是不是不用退学了....."这时候,秦雨小声问秦平道。

秦平有些热泪盈眶,他深吸了一口气,捏了捏秦雨的小脸,平复心情道:"不用了,哥以后天天带你吃好吃的,再也不让人欺负你了,好吗?"

秦雨捏了捏衣角,嗫嚅道:"那你会不会不认我这个妹妹了?"

秦平擦了擦掉出的泪水,揉了揉秦雨的头发道:"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妹妹。"

说完,秦平深吸了一口气,对张姐说道:"张姐,你能给我点钱吗?"

张姐听到这话,当即轻笑道:"周少爷,这钱是你的,我只是替你保管而已,只要你想,随时都可以拿走。"

秦平摇头道:"我不知道那卡里到底有多少钱,但肯定不是个小数目,我不需要那么多,你...你有零钱吗?"

张姐张了张嘴,摇头说道:"我出来的着急,身上没带现金,只有一张卡。"

说完,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秦平,笑道:"这张卡里有一百万,你先用着,不够了我再给你转过去。"

一百万!

屋子里的几个人都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笔钱,对于秦平一家来说,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啊。

"谢谢张姐。"秦平没有再犹豫,他当即把卡握在了手里。

有了这一百万,便再也不用担心学费的问题了。

中午吃过饭后,两兄妹便一同离开了家。

接着秦平去了银行自动取款机。

输入密码后,秦平便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数字:1000560.25!

一百多万!

秦平长舒了一口气,他思索再三,最终取出了五万块钱,放进了自己的书包里。

"走,我们去学校。"秦平走出银行后,笑着说道。

到了学校后,秦平先带着秦雨去了教务处,准备把欠的学费交上。

刚到教务处的门口,秦平就听见了赵勇说话的声音。

"文叔啊,这次多谢你了哈。"赵勇笑嘻嘻的说道。

校长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只是在按规矩办事而已,秦平欠学费这么久不交,本来就该开除。"

"就是就是,那个穷逼早就该滚蛋了。"赵勇嬉皮笑脸的说道。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对校长说道:"搞不好今下午秦平会来求情,文叔,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能留情啊!"

他这话刚说完,秦平便带着秦雨推开了门。

一进屋,便看见赵勇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妈的,我就知道你他妈的得来求校长!"赵勇从沙发上蹦起来,瞪着秦平说道。

一旁的校长也不耐烦的说道:"秦平,进办公室知不知道敲门?我看你不仅缺钱,还缺教养!"

秦平眉头不禁一皱,他走向前说道:"我...."

"你什么你,赶紧出去!我告诉你,今天求情也没用,交不上学费,谁来也不好使!"校长打断了秦平,不耐烦的说道。

"对!你最好赶紧滚出去,不然别怪老子揍你!"赵勇撸着袖子说道。

秦平冷笑道:"谁说我是来求情的?我是来交学费的。"

说完,秦平从包里一把拿出来了三万块钱摆在了桌子上,说道:"够不够?不够我这里还有。"

接着,他又从包里拿出来了两万,说道:"要是还不够,我再去取。"

"我草!"那赵勇张大了嘴巴,就算他是富二代,但毕竟是个高中生,一次性也绝对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不可能吧,你妹妹那么值钱?"赵勇皱着眉头嘀咕道。

秦平冷笑道:"我让你妈去卖了,卖了个好价钱。"

"我草!"赵勇听到这话,抬脚就踹在了秦平的屁股上,骂道:"你想找死不是?"

秦平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不知道为啥,今天赵勇打自己,自己居然一点都不生气,难道是因为心里有底气了?

"嘿嘿,反正我有钱了,到时候咱们慢慢玩。"秦平在心里说不出来的兴奋。

一旁的校长咳嗽了一声,装模作样的说道:"赵勇,不准打架!"

赵勇哼了一声,看的出来,他心里很不爽。

"行了,学费用不了这么多,你收起来吧。"那校长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接着他抽了几张一百的,便把钱推了回去。

秦平冷笑连连,他把这一摞钱拿回了包里,扭头就回了教室。

整整一下午,秦平都没有离开教室过,虽说现在已经高三,但班里的学习气氛还是很差。

尤其是赵勇几个人,坐在后面大说大笑。

"我爸说了,等高考完,直接送我出国留学!"赵勇一脸的得意之色,"到时候回来,咱可就是海归了!"

"勇哥威武!"他的几个狗腿子连忙附和道。

"呵呵,那是自然。"赵勇看起来颇为得意,"我可不像有些人,连他妈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为了交个学费,还指不定干了啥肮脏的事儿,真他妈可怜!"

"有的人就是一辈子穷命,跟我们勇哥当然没法比了。"那几个狗腿子连忙拍马屁道。

秦平心想,大家都害怕这个赵勇,不就是因为他是个富二代吗?自己现在比他有钱多了,要是告诉他们自己现在更有钱,这帮人会不会转头帮自己?

还有,小彤要是知道自己是富二代,又会不会后悔那样对待自己呢?

八成不会。

秦平摇了摇头,全班的人都知道他很穷,现在要是忽然冒出来,说自己是富二代,搞不好会被当成神经病。

下午放学后,秦平便带着秦雨回了家。

刚一到家,就看见自己家的墙上喷了一个大大的"拆"字。

这要是以前,秦平肯定得高兴疯了,但现在不一样了,自己家里有钱了,拆不拆的,心里都没有多大的感觉。

"张姐,我们家这是要拆迁了吗?"秦平问道。

张姐笑道:"市里早就在这里下达了文件,这一片区马上要建成风景区,而负责投资的,就是你父亲周总。"

"原来是自己家开发的啊。"秦平心里暗想。

"那我们家会赔多少钱啊?"秦平问道。

张姐哑然失笑,她揉了揉秦平的头发,说道:"现在你还缺钱吗?"

"不是,我就是随口问问。"秦平摇头道。

张姐说道:"定下来的赔偿规则有两种,要么赔附近的两套楼房,要么赔现金五十万,看自己怎么选择吧。"

江北是一个小城市,市区最好的地脚,房价估计在五千块钱一平左右,所以说这两个赔偿方式都差不多。

秦平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心里做好了打算。

这样一来,自己的钱也就有了合理的来源了。

第二天刚到学校,就听到赵勇正在大说大笑。

"你们知道吗,最近市里要在咱们江北打造一个旅游村!地点就在秦家村!"赵勇一脸得意说道,"那一块的房价,铁定得飙升啊!"

"秦家村?我记得秦平不就是秦家村的嘛!"看到秦平走了进来,赵勇的几个狗腿子说道。

听到这话后,赵勇也转身看向了秦平。

"我说你咋忽然有钱了,原来是你家拆迁了啊?"赵勇瞬间恍然大悟。

同时,他在心里禁不住对秦平的鄙视。

真是穷人诈富,区区五十万,就敢这么大摇大摆的花钱?

"你家签字了没?要的哪种赔偿方式啊?"赵勇继续问道。

秦平说道:"签了,我家要的钱,五十万。"

"五十万,这么多!"秦平的几个狗腿子都张大了嘴巴,秦家村不是江北第一个被开发的地方了,但从来没有过这么高的赔偿款,因为赔钱的数额通常不会太高。

像前不久开发的李家村,赔偿款才不到三十万。

赵勇嗤笑道:"你们恐怕不知道秦家村是谁开发,周惠民你们听说过吧?"

"周惠民?就是前不久新闻上说的那个浙东省新首富?"几个人都吃惊的说道。

"没错!秦家村就是周惠民的公司开发的!你觉得那种大老板,会在乎这点赔偿款?简直是笑话!"赵勇冷笑道。

听到他们的对话,秦平不禁在心里笑出了声。

他们要是知道周惠民是自己的父亲,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