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看向了周睿。

中年男子立刻明白过来,他快步跑到周睿面前,焦急的问:"还有没有?那种药丸,卖给我一颗!"

看到这中年男子的时候,周睿微微一愣,不仅因为对方想卖救命药丸,还因为他在这男人额头看到了一团黑色光芒。

类似的光芒,之前在小菱额头上也见过,只是一个血红色,一个黑色。而且中年男子的额头黑光还隐隐有一根线牵连着,不知道另一端在哪。

"我父亲危在旦夕,求您了,卖给我一颗,多少钱都行,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中年男子焦急的说。

周睿回过神来,他本来想说自己只有一颗,毕竟还想着把金光留给纪清芸用,而一颗药丸,就要花费两团金光。

但是,当他看到这名中年男子眼眶里的泪水,和脸上那完全不似作伪的慌张时,实在硬不下心拒绝。

因为他有过这种亲人分别的经历,知道是什么滋味。

犹豫了几秒后,周睿说:"药丸不在身上,我要回去拿。"

"好好好,我立刻派人,不,我立刻亲自开车带您去!"那名中年男子连忙说。

"可是……"周睿看了眼周围的人,有点心虚的说:"他们报了警,我可能得等警察来……"

"等个屁!"中年男子直接拉着他就走:"这事您不用理会,只要能拿来药丸,天王老子来了我都替您摆平!"

"可我爸说,要做守法好公民,不能抗拒执法……"周睿弱弱的说,如果让纪泽明知道他不配合警察,怕是要被骂死。

中年男子愣了下,反应过来后,直接掏出手机拨了出去。

接通后,他直接道:"我是章鸿鸣,人民医院这里有一点纠纷,现在需要带当事人先离开,他需要你的许可才肯走。"

说罢,章鸿鸣把手机递给周睿,道:"这是陈金良。"

周睿讶然,陈金良可是警局的一把手!

接过手机后,里面传来一个带着三分疑惑,七分好奇的男子声音:"你好,我是陈金良,你可以和章先生一起离开。"

"你真的是陈金良?"周睿问。

"如假包换,虽然不知道您和章先生要做什么,但等完事之后,我们可以见一面来确定身份。"陈金良笑着说。能让青州排名前列的富豪章鸿鸣亲自打电话的人,自己结识一下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周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嗯两声,然后挂了电话。

"现在可以走了吗?"章鸿鸣问。

周睿这才点点头,眼前这男人的身份看起来很不一般,应该不会骗他。

那些知道章鸿鸣身份的医生和护士,没有人敢再去拦周睿,反而一个个露出羡慕的神情。

能和章鸿鸣这样的大富豪拉上关系,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随后,章鸿鸣拉着周睿快步离开了住院部。楼下车子已经准备好了,是售价超过两百万的超豪华轿车。

坐进去后,周睿立刻被里面的奢华弄的手足无措,他还从没坐过这么好的车子。

"现在往哪去?"章鸿鸣坐在驾驶位问。

"呃,红河路一百零六号睿才书店。"周睿连忙回答说。

章鸿鸣嗯了声,一脚油门踩下去,十二缸的引擎像野兽一样发出闷吼,直接窜了出去。

一路飞驰,什么红灯绿灯,章鸿鸣一概不管。近乎横冲直撞的来到书店门口才停下,周睿被晃的有点头晕,这车开的实在有点生猛。

"是这里吗?"章鸿鸣透过车窗看向那很是破旧的书店招牌,就这么个破地方,会有能救命的药丸吗?

但父亲危在旦夕,他就算怀疑,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是的,那什么,您稍等一下,我进去拿。"周睿连忙打开车门下车,生怕章鸿鸣会跟过来。毕竟药丸是从古书里得到的,不能被别人看到这一幕,否则怕是要把他当成外星人抓起来。

进了屋,周睿果然见古书封面上有四团金光。之前拿救命药的时候,还剩三团,现在多出一团,只可能是因为救了小菱才出现的。

这么看来,还真的是要做好事才能得到金光。

不过二换一,实在亏本。

想着章鸿鸣还在外面等着,现在反悔也没用了,周睿只能咬牙再次花费两团金光拿到一颗救命药丸。

看着封皮上仅剩的两团金光,周睿微微叹出一口气,亏的肉疼……

拿着金色药丸刚出门,周睿便被人拦了下来。

不是别人,正是书店的房东。

"周睿,这个月房租是不是该交了?"房东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其实真正的房主是他爸,但他儿子总是提前跑来收钱,气的房主天天跳脚骂人。

"我现在没钱,能不能缓两天?"周睿为难的说,这个月书店生意太差了,到现在连房租都还没赚到。

"你没钱,我还没钱呢,不交房租我今天就让你滚蛋信不信!"房东儿子骂道。

周睿懦弱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平时有事没事来骂两句,向来不敢还口。所以,他的态度才会如此恶劣。

周睿连忙说好话,书店是父母给他的基业,虽然卵用没有,却是唯一的念想了。如果从这里搬走,他和父母的最后一丝联系也就断了。

房东儿子根本不理那套,抓着他,要么给钱,要么现在就进去把那些书全给扔大街上去。

正纠缠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来:"怎么回事?"

周睿抬头看,只见章鸿鸣皱着眉头过来了。

"没什么……"周睿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因为欠房租被人拦下来。

"什么没什么,今天不交房租,你别想好!"房东儿子冷哼着瞥了章鸿鸣一眼,他没看到章鸿鸣从那辆豪车上下来,只想着,能和周睿扯上关系的,都没什么本事,便不屑的道:"你谁啊,怎么着,想替他给啊?"

章鸿鸣眉头皱的更紧,问:"房租多少钱?"

"一个月五千!"房东儿子说。

章鸿鸣返身去车里拿来钱包,打开后也不数,直接把里面所有的钱都塞进对方手里,然后拉着周睿就走。

"啊,那太多了,用不了……"周睿连忙说。

可章鸿鸣哪会在乎这点钱,不管不顾的把周睿拉上车,一踩油门走了。

房东儿子在原地抱着少说也有一万多的现金,扭头看着豪车尾灯发愣。

那辆车,好像要两三百万?周睿什么时候遇到这么牛B的人物了!

车上,周睿满脸窘迫的道:"那什么,回头我会把钱还给您的……"

"不用,只要能救我爸,回头那房子我买下来送给您都行!"章鸿鸣说。

周睿讪讪一笑,没有接话,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救对方的父亲。再说了,就算救下来又怎么样?书店虽然租金不贵,但面积大啊,而且这一片都是待拆迁区。将近三百个平方的店铺,在青州少说也得两三千万吧?

所以,周睿并不觉得自己真会遇到这么好的事情。

不久后,两人回到医院,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病房。

此时,病房里的抢救已经结束,医生看到章鸿鸣后,神情紧张的说:"章先生……您父亲,他……"

章鸿鸣看了眼已经横成直线的监测仪器,脸色难看的握紧了拳头,还是晚了吗?

但他纵横商场那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心里再痛苦,也还是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转过头,章鸿鸣叹气对周睿道:"对不起周先生,让您白跑一趟。不过无论如何,这份情谊我章鸿鸣记下了。"

周睿明白他的意思,只是看了病床上的老人一眼,他弱弱的说:"可是……你爸还没死啊……"

章鸿鸣愣了下,还没死?他下意识转头看了眼机器,心率都停了,医生也宣布死亡时间了,怎么会没死。

那个主治医生脸色一板,他对章鸿鸣畏惧,是知晓对方的身份,可周睿算什么?无名无姓的小卒子而已。

隔壁病房发生的事情,他们这边因为一直忙着抢救,根本就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毕竟药丸能救人,和周睿有什么关系?

"我们对病人的情况是以最科学的方式诊断的,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都会进行抢救。但现在,他确实已经死亡!"医生说。

周睿摇摇头,说:"他真的还没死……"

别人看不见,周睿却看的清楚,老人的灵魂仍然在身体里,这种情况,比小菱还要好的多。之所以被宣布死亡,可能是因为身体指标达不到机器监测的最低标准。

"你是谁,你是医生吗?哪家医院的?"另一名医生不爽的问。

青州人民医院可是市内最顶尖了,周睿又那么年轻,就算真在什么医院呆过,也比不上他们。

所以,对于周睿的质疑,几个医生都不爽到极点。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青州医院撒野,要不是看在章鸿鸣和周睿认识的份上,他们早就把周睿赶出去了。

"不是……我是开书店的,不过也看过几本医书……"周睿有些自卑的说,学历低,没有什么专业能力是他一生的遗憾。

"开书店的?"几个医生愣了下,然后纷纷发出嘲讽意味十足的笑声。虽然没说话,却已经清楚表明了他们的想法。

那名主治医师冷笑一声,道:"连医生都不是,看过几本医书,也不能算懂得医学常识。虽然无知者无罪,但有些话,你最好不要乱说。"

"我没乱说,他真的还没死,还能救活的!"周睿无法解释自己看到的画面,只能坚持自己的意见。

"那你救啊!"另一个医生跟着冷笑道:"你要是能把他救活,我回去就把所有的医书都给吃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