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你休想!"苏真真咬紧牙关,"我一天不离婚,你就一天名不正言不顺,永远见不得光!我死也不会成全你!"

"那你就去死吧!"蒋依柔瞬间两手的力气加重!

苏真真感觉身下似乎又有热流涌出。情急之下,她抬脚猛的朝蒋依柔狠踹过去。

"啊!"蒋依柔一声惨叫,身体跌出老远。

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欧辰勋高大的身影赫然出现在门口。

"怎么回事?!"欧辰勋顺势扶住即将跌倒的蒋依柔。

蒋依柔身体颤了颤,虚弱的靠向欧辰勋怀里,扶着欧辰勋的肩膀说道:"辰勋,你不要怪姐姐。都是我的错,都怪我不该中毒,我只是想来谢谢姐姐救我。"

欧辰勋坚毅的下颚越加绷紧。

苏真真躺在床上,冷冷的看着病房里的两人。

蒋依柔拉一拉欧辰勋的衣袖:"辰勋,我们走吧,不要打扰姐姐休息。"

苏真真忍不住冷笑出声。

"你笑什么?"欧晟勋的目光森冷,"依柔身体弱,你竟然还踹她。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

"我笑自己单纯愚蠢,我笑这个女人惺惺作态,我笑你有眼无珠!"苏真真一口气骂完,又喘着气。

欧辰勋被激得气愤不已,两步上前。蒋依柔匆忙拉住欧辰勋:"辰勋哥,不要。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和姐姐闹别扭。"

"依柔,你别替她求情。"欧辰勋转身安慰蒋依柔,他拍了拍她的手,宽慰道,"这个女人毒害你,她救你是应该的。你不欠她的。"

蒋依柔看一眼床上的苏真真,得意的挑了挑眉,仿佛在说,怎么样,辰勋还是更关心我吧。

然而蒋依柔背对着欧辰勋,她脸上嚣张张狂的神色,只有苏真真能看见。

"可是姐姐毕竟没有保住你们的孩子。"蒋依柔又说。

"我可没承认过那个孩子。"欧辰勋冷漠的看一眼床上的苏真真。

苏真真快要笑出声,眼眶一热,眼泪却流了下去。

蒋依柔马上扶一扶额头:"辰勋哥,我头又开始晕了。"

"我扶你回去休息。"欧辰勋很绅士的搀扶着蒋依柔离开病房,再懒得多看苏真真一眼。

病房的门关上,苏真真忍不住哈哈笑出声,可是滚烫的泪水却止也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滑入枕头里。

为什么会这样?当年她从海里救起欧辰勋时,他分明说过他不想离开她,会照顾她一生一世,为什么会这样。

出院回到别墅里,苏真真依旧是整日的昏睡。

她的身体亏空得厉害,根本无法下楼。

她常常想,她这样没日没夜的睡着,是不是哪一天就会醒不过来了。

如果真有那一天的话,欧辰勋,他是会开心,还是会有一点难过呢。

这天苏真真半睡半醒的时候,感觉到有一片潮热的什么弄得她脸上痒痒的。她一睁眼,苏真真难得的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是哈哈,苏真真养了十来年的一只边牧犬。哈哈的智商非常高,温顺又忠心。如果当年不是哈哈叼着救生衣冲进海里,她和欧辰勋说不定都会遇难。

意识到主人醒来,哈哈高兴的叫了两声,兴奋的不停的摇着尾巴。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