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客厅里,一个穿着白色雪纺上衣搭配宝蓝色A字斜摆包臀短裙的美女,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

她有着一头酒红色的波浪卷发,精致的五官画着淡妆,偏偏给人的感觉又不会太成熟,就是那种青涩中带着恰到好处的成熟,她就那么端坐着,气质娴静淡雅,一双翦水秋瞳宛如会说话一般,只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这个让林天都为之惊艳的女人,就是他的未婚妻秦若菲了!

京城秦家的公主,被无数京城世家子弟当成梦中情人的完美女人!

年芳二十,和林天一样是京城贵族学院大二级学生,同样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校花!

林天低着头捧着一只碗喝汤,压根儿就不敢抬头好吗!

昨晚林悦根本没和他说多少关于秦若菲的事就睡着了,林天也不好喊醒她,可偏偏他脑海里确实没有关于秦若菲的记忆,这是要一开口就露馅的节奏啊!

"小天,你待会儿和菲菲出去散散心,今天再休息一天,明天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要去学校了,学业不能荒废知道吗?"杨婉蓉苦口婆心又带着一丝溺爱的说道。

林天还在思考着对策呢,在杨婉蓉喊了几声才反应过来,茫然的抬头,终于弄明白杨婉蓉的意思后,林天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和秦若菲独处?

妈耶!

她随便问自己两个问题,自己都答不上来啊!

但老妈都开口了,他能怎么办?

换了套衣服和秦若菲出门,别说这别墅周围的环境还是极好的,有山有水有树,两人走在湖畔边上,秦若菲不说话,林天就更不敢胡乱开口了。

"你没什么对我说的?"

终于,秦若菲还是率先开口了。

出来时她的手挽在林天的胳膊上,这会儿已经松开了,退后半步和林天拉开距离,语气有些......冰冷?

"啊?说什么?噢,我没什么事儿,你不用担心。"林天楞了一下,随即故作镇定的说道。

既然是自己的未婚妻,担心自己应该是在所难免的吧?这话她应该也挑不出毛病。

然而秦若菲却眉头一皱,有些古怪的看着他,而后冷笑道:"我不用担心?林天,你别装了,你那点花花肠子,以为别人不知道是么?"

这家伙出了一次车祸难道转性了不成?

以前看到自己哪次不是一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色急模样?

林天也皱起了眉头。

别装了?

怎么回事儿?

看到他这副样子,秦若菲更加嫌恶道:"如果你想告诉我你因为车祸后遗症丧失了记忆,这种骗小孩子的把戏还是不要开口了,你让阿姨喊我来,不就是想趁这个机会得到我么?"

"得到你?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点?你不是这.....我的未婚妻吗?"林天有些迷糊,怎么这未婚妻和他预想中的不一样啊?

"是啊!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秦若菲是你的未婚妻,你很骄傲是吗?也对,你是谁啊?林家的大少爷,林老爷子的心头肉,华夏第一世家的公子哥,这世上哪有你得不到的女人?你知道来之前我父亲和我说什么吗?他让我好好服侍你,只要我还是你林大少的女人,我们秦家就不会倒!呵......你林大少流连花丛,换女人如换衣服,我算什么?"

秦若菲像是被林天一句话给戳到了痛处一样,眼眶瞬间通红,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面前的青年,这个男人背后的势力,让最疼爱她的父亲,都不惜借她来绑住这棵大树!

她算什么?

一件物品罢了!

为此,她不得不和自己喜欢了三年的人说分手,也不得不昧着良心让他不要再留恋自己。

从她父亲逼她和自己喜欢的人分手的那一刻起,秦若菲就不是以前的秦若菲了。

她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默默的接受来自外界的一切委屈,哪怕是上次和林悦洗澡时被林天闯入要强她,她也只能流着眼泪承受!

若不是最后杨婉蓉进来阻止,那时的她,就已经被眼前这个人夺去了宝贵的第一次!

但那又如何呢?

两人已经订了婚,自己这身子,迟早是他的!

这一次林天出车祸,秦若菲起初是兴奋的,可她父亲却明言告诉她,即便林天死了,她也只能为林天守活寡直到死!

她所承受的压力,太多也太重了!

本该是自由恋爱的年纪,却被捆绑在了眼前这个家伙身上,对秦若菲而言,未婚妻三个字,是她心中的痛!

林天直接傻眼了。

不是,大姐,我踏马没说错话吧?

好端端的你怎么就哭起来了呢?

在修真界,他是让人敬仰的渡劫期大修士,但在感情上,他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白,更何况刚重生第一天,很多事情根本不了解,秦若菲这出人意料的爆发,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虽然知道你不信,但我的确不记得很多事情了,这件事还希望你别告诉我爸妈,至于你说的那什么流连花丛之类的,我以前要是这么一个人,那我无话可说,你如果不想做我的未婚妻,也可以明说,我不会强求。"林天叹了口气说道。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你当然不会强求了!"秦若菲贝齿紧咬,哭着说道:"我要是敢提出和你解除婚约,你什么都不用做,自然会有人帮你收拾我!甚至我们秦家都会遭遇灭顶之灾!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丑陋心思吗?你不就是想看到那时候的我回来跪在你面前求你手下留情么?!"

????

林天一脑门子问号。

我踏马好心跟你说要走就走,你就这么想我的?

这弄得林天也有了火气,不耐烦的低吼道:"那你到底想怎样?和你订婚又不是老子的锅!"

"呵呵!当初要不是你上门去提亲,我爸岂会把我嫁给你?你林大少当然可以一挥手说不关自己的事!"秦若菲说到这,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无限委屈,蹲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上,放声痛哭起来。

林天:"……"

闹呢这是!

被秦若菲哭的有些心烦意乱,林天一把拽起她,拦腰抱起就往别墅走。

秦若菲也像是放弃了抵抗,自己的命运,从来就不在自己手中!

然而到了别墅后,林天直接把她扔沙发上了,也不顾杨婉蓉和正在吃饭的林悦追在后面问怎么回事儿,直接拉着林悦就回了房间。

"哥,你跟菲菲姐又吵架了?"林悦一脸无奈的问道。

林天认真的问道:"你和我说说,以前我是啥样的。"

他重生后融合的记忆缺失了一大半,从之前秦若菲的话中不难听出,这原身以前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人?

林悦瞪大了眼睛:"你连这个都不记得了?"

林天点了点头。

"你以前啊......"林悦咬着手指头,憋了半天才认真的盯着林天,吐出一句话:"挺混蛋的。"

林天差点摔倒,哭笑不得的问道:"挑重点的说,我以前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

"那说到明天也说不完啊!"察觉到老哥逐渐变化的眼神,林悦吐了吐小舌头说道:"你七岁的时候,就开始偷看我洗澡了,然后十三岁的时候,在学校升旗仪式上强吻了一个刚毕业任教的女老师,十五岁的时候,经常夜不归宿混迹夜店,有一次还把李家的小公主扒光衣服那啥了,十七岁的时候因为你们班主任批评了你两句,被你给整得没法任教了,十八岁的时候带人把王家二少爷打成了植物人,在一次聚会时看上了菲菲姐,一个人跑去秦家提亲,还砸了人家老爸好几件价值过亿的古董,十九岁的时候偷看三表姐换衣服,被抓住了没跑不说,还把人家欺负哭了,还有......"

"停!"林天急忙打断这丫头扳着手指头一件一件如数家珍的话头。

他一头冷汗。

这样听起来......似乎,这原身以前真的挺那啥的哈。

林悦漫不经心的说道:"还有好多什么欺男霸女的事儿,我知道的就是冰山一角吧,反正在外面别人都喊你京城第一纨绔,当然,他们都不敢当面喊,你是不是又想对菲菲姐用强?"

听到林悦话锋一转的话,林天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什么叫又?

以前自己经常干这事儿么?

如果这原身以前真是这副德行的话,那秦若菲之前的崩溃,还真......怪不得她。

"呼--"

林天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眼神灼灼的说道:"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林悦一脸迷惑。

"从现在开始,洗心革面,改过自新!"

"噗!"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