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暖暖见我对新闻产生了浓厚兴趣,便将电脑让给我。我坐下,关掉界面,浏览其他网站,只找到些只言片语,再看国内网站,更是干净的连毛都没有!

再次见证了当局的掌控力!这幕后得有多少人在辛勤工作啊!

"屎壳朗,昨晚你走后,接了个新活儿。"羊暖暖递过一本资料。

我接过,放在桌上,现在还哪儿有心思干活!嗯……要不要对暖暖说实情呢?

不行,一涵吩咐过,不能乱讲的,爸妈我都没告诉。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摸出来看,是一涵的信息,很无厘头的信息。

"你的病要注意,是药三分毒按剂量服用,瞳孔扩张的话要去看医生,注意观察红点散布面,准时吃药,多备点白糖水,不行就撤去金陵疗养,离开这里。"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没病啊!

一涵很少给我发短信的,平时都是打电话,因为她工作忙,没有时间。今天是怎么了,写这么多,现在她肯定已经焦头烂额了,还有时间给我发信息?不对,这信息肯定有问题!可能是一涵想跟我说什么,但是不方便,而她的手机,又被人监控起来了?

我再次读了一遍信息,还是一头雾水,手机又震了一下,一涵的短信再次进来!

"对了,给柳医生打电话,我跟她约好了,别耽误了。"

柳医生?柳言?那个大胸医生?她是个私人医生,跟我家比较熟,家里人的小毛病,感冒发烧什么的,都找她去看,但我真的没什么病啊!一涵让我找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她跟柳医生有什么约定好的秘密?

答案只能从柳言那里寻找了,我从抽屉里找出柳言的名片,照着固定电话拨了过去。

"喂?"柳言甜到嗲的声音,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喂,柳姨,我是夏朗啊。"一涵管柳言叫姐,我只能叫姨了,虽然她只比我大7岁。

"啊,小朗,怎么了,又发烧了?"大概一星期前,我发烧,找过她一次,打了两针。

"不是,我一涵让我找你,说有什么事儿?"我试探问道。

"嗯?小涵没找过我啊?"柳言不解道。

"哦……"我不动声色地寒暄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

什么情况?

我盯着手机屏幕,脑海中浮现起柳医生的白色制服……

嗯?她诊所的固定电话号码引起了我的注意!

3537-1241。

灵光乍现!我赶紧翻回一涵的第一条短息,仔细看,明白了!

"病毒扩散准备撤离!"这是一涵给我的暗语,把关键字藏在短信的每句话里,用柳言的号码才能提炼出来!

真尼玛机智!

看来事态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否则一涵也不会如此着急地警告我!准备撤离?往哪儿撤呢?嗯,一涵也算是给我提示了,往金陵撤。

我能猜到为什么,沪市虽然是东南第一大都市,但论战略重要性,肯定不及深入长江口的金陵市,虎踞龙盘、紫气东来之地,何况东南军区的驻地就在金陵,哦不,是金陵军区的驻地,所以那里的防御力量肯定很强。

"别收拾了,"我叫住暖暖,"跟我走吧。"我肯定得带着她啊。

"嗯?去哪儿啊?"暖暖问。

"去你爸妈家!我想去见见他们。"我说。

"见他们干吗啊,大老远的!"暖暖一时迷糊,但很快反应了过来,小脸刷地红了。

我没过多解释,带上银行卡和所有现金,将重要设备(形状小的)打包,带着暖暖出门上车。期间给一涵发了条短信:明白,立即启程赴宁,你注意安全。

一涵,我肯定是带不走的,她有军方保护,应该不会有危险。

在车上,又给爸妈打了个电话,让爸爸开车去接老妈,然后去高速口汇合,当然理由还是去金陵的暖暖家,意思很明显了吧!

老爸老妈欣然应允。

"屎壳朗你太霸道了你造么,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弄得人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笑笑没说什么,现在还不是解释的时候,搞不好,我的车上,已经被人装了窃听器了!

到了高速口,等了爸妈有半个小时他们才到。还是他们想得周到,老爸的普拉多后备箱里,装满了"见面礼",弄得我哭笑不得,老妈上了我的车,跟暖暖坐在后座,老爸拉着礼品跟在后面,两车一前一后进了高速公路。

不出我所料,高速入口处,有检查,军人和医生,我们被测了体温,车里车外也都检查了一遍,才放行,问其何故,答曰控制禽流感疫情。

真能扯!

一路上,老妈都在后座喋喋不休地问暖暖家里的情况,甚至七大姑八大姨所有亲戚都问到了!

上高速没多久,还没到昆山的时候,忽听得后面传来一阵沉闷的爆炸声!从后视镜看过去,隐约可见空中有烟尘,继续行进至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很多车都已经停在应急车道上,下车朝后面看,我也停了车,爬上引擎盖往后看去。

刹那间,我惊呆了!沪市市区方向,大概是青脯和松姜两区交界的天空中,一朵巨大的蘑菇云,正在升腾!

原子弹???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但看了看市区的地面,很快否定了这一恐怖的推理。原子弹爆炸时候虽然是蘑菇云,但其强大的冲击波,肯定会在地面上掀起巨大的尘浪,而现在距离爆炸已经过去几分钟了,可市区的地上,大部分建筑依旧清晰可见,应该只是一次常规爆炸而已。

难道是局面扩散的太快,难以收场,直接动武解决了?如果我是军方,我是有可能这么做的!周围的人们很是惊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赶紧回到车里给一涵打电话。

无法接通!一涵不会就在爆炸中心区吧!

爸妈跟暖暖也都下了车,不解地看着焦急的我,我故作镇定,现在拖家带口的,可不能自乱阵脚!正琢磨着要不要先让老爸带妈妈和暖暖去金陵,我回去找一涵,又一道白光从沪市市区上空闪过,滚滚浓烟从地面渐渐涌向天际,越来越多,大概半分钟之后,低沉的爆炸声再次传来!

这下高速上的人们都沸腾了!

"米国人打过来了,快回去!我要给他们带路!"

"不对啊!肯定是跟日本人开战了!快跑吧!"

喊什么的都有,大家纷纷上车,有冲破护栏去另一条车道调头的,有继续前行逃窜的,顿时乱作一团!

就在这时,一涵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赶紧接起,一涵气喘吁吁,仿佛刚刚奔跑过一样。

"小朗,你们走了没有?"

"已经到昆山了,刚才是怎么回事?"我下车,走到路边,避人耳目。

"水源被污染,病毒扩散的太快,军队开始剿灭丧尸了!你们继续走,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回头!"

"你什么时候跟我们汇合?"我急切问道。

"……再说吧,暂时还不能离开。你们保重!"一涵急匆匆地挂了电话,我从背景里,听到急促的枪声!

我是局外人,我是局外人!我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我只是个小市民,我只要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在这个世界,有足够的影响力,有足够的钱,可以守护我想守护的人,可以在面对任何突如其来的灾难时,都从容淡定就可以了。

现在我有能力做到这一点,当然,除了保护一涵,一涵的背后,有全副武装的国家机器在保护,也用不着我担心,我只要把爸妈和暖暖平安护送到金陵,如果病毒继续蔓延的话,保护着他们,以及暖暖的家人,继续西迁,不被感染就行了!

正想着,暖暖走了过来,轻轻牵了牵我的手,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一冲动,不自觉地一把将她推进了车厢里!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