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张狂兼职的快递公司并不大,并不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各种X通,而是本地一个的闪电送快递,专门送同城的快递。

张狂走进店铺内,还未看到人就听到孙老板劈头盖脸地骂过来:"张狂你小子要死了?这么晚才回来?"

"老板,人家张狂可是大学生,娇贵一些正常啊。又不是我们这些做苦力的。"角落里一个正在捡快递的陈壮酸里酸气地道。

这话简直就火上浇油,孙老板沉下脸来,讥讽地道:"大学生怎么了?有点学历了不起?没钱还不是照样给老子打工?"

张狂之前来这里兼职,其实孙老板对他还是不错的。结果前段时间,陈壮在孙老板面前胡说八道,说张狂在背地里骂老板是傻逼是秃顶,还说得煞有其事。

从此张狂就被孙老板呼来喝去,怎么看都觉得张狂不顺眼。

角落里一个年轻快递员道:"陈壮,都是一起送快递的同事,你少说点。"

陈壮冷哼了一声,低头继续捡快件。

孙老板瞥了一眼那电瓶车上的空车筐,道:"你送完了?我刚才怎么还接到了客户催促的电话?"

张狂只好道:"那个……车里的快递被人拿走了……"

孙老板眼珠子瞪大,随即破口大骂起来,口水都要喷到张狂的脸上了:"张狂,你脑子装的是豆渣吗?你把快递弄丢了?你来赔吗?"

陈壮有些幸灾乐祸,道:"大学生这么厉害啊?把快递都送没了?"

张狂正要提出赔偿的事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走了进来,不耐烦地道:"你们快递怎么回事?等了一下午还不送?老子大哥着急了,让我过来领。"

陈壮努了努嘴,幸灾乐祸地道:"喏,你快递被这小子送丢了。"

红毛青年一愣,随即大怒起来,"你小子想死是不是?我们的快递你都敢送丢?赔……赔钱!"

红毛青年眼珠子一转,往椅子上大摇大摆地一坐,道:"没五千块钱,这事儿解决不了!"

五千块!

孙老板立刻把张狂往那红毛青年面前一推,道:"是这个小子送的,您找这小子赔。"

角落里的年轻快递员忍不住道:"孙老板,张狂这两个月兼职不也有三四千块的工资吗?要不你不给他发工资了,帮他赔了吧?"

说话的快递员叫李二柱,听说是从农村来江州市打工的人。

孙老板还没开口,陈壮立刻站起身,厉声道:"李二柱,你话可说得真是轻松!张狂这小子都把快递送掉了,他还拿工钱?他做梦吧?"

孙老板立刻冷笑道:"张狂,本来我听说你妹妹病了需要钱,今天准备给你结账的,今天你把快递弄丢了。这四千块你也别想要了!赔了这位客人的钱,给老子立刻滚蛋。"

孙老板隐忍不住笑意了,因为这些快递是有买保险的,他可赔不了多少,还能够省下张狂的工资!

红毛青年有些不耐烦起来,他道:"老子不管你们怎么样,反正赔钱!否则老子叫我的兄弟过来!仔细你们的皮!"

张狂道:"我这几天就把快递给你找回来,你看成吗?"

红毛青年破口大骂道:"你他妈再说一遍?给老子赔钱,现在就要!"

李二柱从电脑那里走了过来,忍不住道:"这位客人,你的包裹里好像是一些面粉,顶多价值一百块……"

红毛青年扬手就是一耳光挥在李二柱的脸上,"老子的大哥是钢炮!一百块?你他妈打发叫花子?五千!没五千今天休想解决这件事。"

钢炮!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气,钢炮可是混南街的人啊,可不是一般人啊,而且听说钢炮的大哥是魏阎王!

张狂眼睛眯了眯,看到李二柱被打得脸颊通红,却吓得一言不发,身体缩在一起敢怒不敢言。

陈壮叫道:"张狂,赶紧赔了钱滚蛋别在这里碍眼!"

陈壮幸灾乐祸地看着张狂,他知道张狂为了他妹妹的医疗费都要急哭了,他拿得出五千块赔钱?

他就不想在这里见到张狂!

李二柱有些着急了,他知道张狂最近情况不好。他想了想,不顾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他走到张狂身边低声道:"那是钢炮的小弟,我们惹不起。我手头还有六千,我先借给你你垫着吧。"

张狂听到这话,心里一暖。

李二柱年纪不大,不过20岁,听说在农村也就念了个高中就出来打工了。

最近他在农村的母亲腿脚不利索,他存了一点钱准备转回去,让他妈去医院看病的。

这钱他拿不得,更何况他现在也不需要。

李二柱看见张狂推辞,他急得眼睛都开始发红了,他着急地道:"张狂你是不是个傻子?我只是借给你应急的,你赶紧拿着。"

不然这张狂可能会被打死!

"我有钱。"张狂淡淡地道。

他掏出手机,给那红毛青年转了五千块过去。

激动万分的李二柱和看热闹的陈壮都是一懵,张狂哪里来的钱?

红毛青年哈哈一笑,拿着手机走人了。

红毛青年一出快递点没多久,就又接到了老大的电话,钢炮的嗓音有些焦急:"快递你到底领了吗?"

红毛得意,喜滋滋地道:"大哥,你快递掉了,不过我给你要求那小子赔了五千块,特划算。"

"草,划算你麻痹!你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吗?"钢炮气得快吐血了,"快给老子滚回来!"

红毛懵了,不……不就是一些面粉吗?大哥至于这么紧张吗?

快递点内,孙老板三人吃惊地看着张狂,他哪里来的钱?

张狂冷冷地看着孙老板,道:"今天不是你赶我走,而是老子炒了你的鱿鱼!老子今天不干了!"

张狂脱了自己的快递服,霸气掉头走人。

陈壮和孙老板对视了一眼,同时骂了一句:"傻逼!"

真是一个愚蠢的大学生,以为说一句狠话就牛叉了?结果还不是被省下了四千块的工资!

那张狂真没脑子。

陈壮走到孙老板身边,主动点燃了一支香烟,递上去讨好地道:"老板,恭喜你又节约了几千块。"

孙老板吐出一口烟圈,得意的笑起来。

……

张狂走出去后,直接拨通了周勇的电话道:"把快递全部还给我。"

周勇得意地笑起来:"我就不给,有本事来学校的苹果湖边找我啊,敢跟老子装逼,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张狂挂了电话,嘴角露出一抹笑。

他张狂现在可不会吃亏!

这快递他不仅仅要取回来,那四千块工资也不能少!哪怕他现在不在乎!

张狂快走到学校的时候,立刻拨打了一个举报电话,"嗯,就是我们江州大学。"

他快步走到和周勇约好的苹果湖畔,果然看到周勇正在翻看几个快递。

"张狂,你小子敢来啊?想要这些快递?以后还敢不敢觊觎老子的女人?"周勇坏笑地问道。

"想要这些快递没问题,给我跪下磕个头。"

张狂没回答他的话,反而露出了一抹微笑。张狂突然高喝一声:"警察叔叔,就是他!"

周勇一瞬间就懵了,什么情况?

只见几个警察一下子冲过来,把周勇死死地按在地上。

张狂这小子报警了?

周勇心里大骂,他有关系也不怕警察对他怎么样。不就抢了几个快递吗?这也能算是大事?难道还能坐牢?

张狂这智障,真以为报警就行了吗?

周勇抬起头,讥笑地看着张狂道:"你以为报警能把我怎么样吗?"

张狂笑而不语。

"李队,这快递里果然有白面儿!"一个女警官厉声说道。

周勇懵了,有白面儿?

怎么会这样?这可就不是抢几个快递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如果摊上这事儿,有关系也不顶用啊!

周勇全身汗毛瞬间倒竖起来,快吓哭了:"警察叔叔,我不是这种人,我是一个学生啊。你们误会了……"

李警官喝道:"闭嘴!先回去。"

张狂露出了一个坏坏的笑容,跟着回去做调查。

"你是个快递员?你怎么发现的?"漂亮的女警官仔细询问道。

张狂笑着道:"怀疑而已。"

既然那快递是钢炮的,他那种身份又不是家庭妇女买什么面粉?

而且还着急到要让小弟亲自来取,怕不是面粉这么简单!

这是他这段时间做快递员的经验。

"你跟我们去快递点那边看看。"

张狂坐着警车再度来到快递点那里,他大步走进去。

才送完快递回来的陈壮看见张狂又回来了,顿时乐呵了,讥讽道:"张狂,你刚才不是很傲气吗?现在怎么又灰头土脸地回来了?穷逼就是这样,一分钱难倒一个英雄汉!"

孙老板在里面抽烟,破口大骂道:"张狂,给我滚,你小子没资格在我这里打工了!你就是跪在地上求我,你也休想我会再录用你!滚!"

突然间,几个警察走了进来……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