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季烟雨虽然是学校的女神,可她家境普通,平时陈姨给她的生活费也不到两千块。

一听那衣服可能价值一万多,季烟雨也有些不淡定了。

"先生,不如我帮您送到店铺里洗洗?"季烟雨提议道。

那男人一下子伸出手抓住季烟雨白玉般的手腕,淫笑着道:"洗干净?哪有这么简单?小妞,要不你陪哥哥去吃顿晚饭算了结了?"

季烟雨气得脸都白了,呵斥道:"放开我!"

男人冷哼一声怒道:"你这小娘们,弄脏我的衣服就想这么轻松地跑了?老子告诉你,你这是在做梦!今天你不陪老子吃晚饭,那你就赔老子的这衣服。我这衣服也不贵,也就价值18888块,才买的!"

季烟雨听到这衣服竟然接近两万块,吓得花容失色。

哪怕她们现在所有人把钱凑在一起也没有那么多啊。

季烟雨厉声道:"你放松,不然我报警了。"

男人面带讥讽,嘲笑道:"弄坏人的衣服,赔钱是理所应当,你就是把警察叫来,也一样!老子今天告诉你,老子人送外号'彪哥'!"

彪哥?

商场周围的客人吓得赶紧退后一步,刚才还想帮忙报警的路人小心把手机收了起来。

江州市并不大,在这里多混一段日子都知道彪哥是谁,可不是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够招惹的人。

赵萌吓得快哭了,她忍不住小声道:"要不然去吃一顿饭?"

彪哥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他伸手那犹如猪蹄的手朝季烟雨俏脸靠近道:"还是你这朋友识大体,没钱还就陪老子吃顿饭嘛。"

季烟雨吓得花容失色,正想躲开那只猪蹄手。

突然间,一只手伸了出来稳稳地握住彪哥的手。

是张狂!

季烟雨怎么都没想到出来帮忙的人竟然是张狂,却又不自觉朝张狂的身后躲。

"你小子又是谁?"彪哥呸了一口口水,怒气冲冲地道。

张狂看着彪哥道:"赔钱?"

彪哥上下打量着张狂的衣着,看起来像个学生,却穿着快递服。这种穷屌丝也敢在他面前装逼?

彪哥狂笑起来,笑得那肥猪一样的肚子在不断抖动,"对,老子这衣服18888,你他妈送三个月快递都买不起!你小子还想英雄救美替这妞赔钱?"

赵萌捂着嘴惊声尖叫出来:"是刚才那个差点连盘子都吃了的小子。"

一群室友听到这话,顿时失望了起来。

她们还以为运气这么好,遇见了什么富二代出来救场呢,原来是个穷逼快递员……

赵萌气得叫道:"你谁啊?少来这里捣乱!"

张狂挡在季烟雨前面,无视掉赵萌继续道:"支付宝转账,当我买了你这衣服。"

彪哥一懵,这个小子还真有钱买?

彪哥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道:"好啊,老子就当你原价买了!"

掏出手机,张狂果断地扫了一万八千八十八过去。

赵萌几人当场看呆了,这到底是谁啊?没见过花钱这么大手大脚的。

彪哥顿时乐了,他今天运气不错啊,竟然遇见了一个冤大头,凭白捡了近两万块!

这衣服等会儿送干洗店还能洗洗再穿。

彪哥咧嘴笑笑,警告道:"下次别再撞到老子,老子今天就放过你们了。"

彪哥说着喜滋滋地就要走,周围的人看得一阵唏嘘。

那傻小子这是被讹了啊,那近两万块让那小子心里很滴血吧?

彪哥才走出几步,张狂突然走上前拦住他。

彪哥一怔,不由道:"小子,老子都放过你一马了,你还想怎么样?"

张狂咧嘴一笑,意味深长地看着彪哥身上的虎纹T恤,幽幽地道:"这衣服是我从你手里买的。脱了。"

脱……

脱了?

围观群众当场懵逼,这小子疯了?

张狂讥笑道:"彪哥,这不是你亲口说的吗?把这衣服卖给我。东西不给我就走,哪有这种道理?"

"你--你他妈再说一遍?"彪哥气得不轻,他竟然要他把衣服脱了?

张狂打量着他身上的虎纹T恤,脸上闪过一丝鄙夷道:"这衣服品味太差了,我不喜欢。"

正说着,张狂就拿出做快递员随身携带的小剪刀,一把拉过那T恤。

"咔嚓"几声,那T恤瞬间就被剪开,露出彪哥圆滚滚的啤酒肚子……

一块块碎布落在地上……

疯了!

这个小子疯了!

那衣服可是价值一万八千八啊,他说剪就剪了?他这哪里是剪的衣服?明明剪的就是人民币!

别说他们那些围观群众了,就连彪哥都会肉痛!

没见过这么不把钱当钱的家伙。

一旁围观的一些女人看着那赤裸出来的上身,尖叫了起来。

"你他妈敢剪老子的衣服……"彪哥大怒地嘶吼道。

张狂摊了摊手,朝傻了的彪哥笑着纠正道:"你说错了,是我的衣服。我应该有剪掉自己衣服的权力吧?"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几个安保人员这才姗姗来迟。

其中一个领头的安保人员皱眉地看着彪哥,道:"这位先生,我们商场不允许您这样的着装暴露者,请您立刻出去。"

彪哥气结,想到自己今天没带小弟出来。而且这商场背后的人他更是得罪不起。

他狠狠一瞪张狂,恐吓道:"小子,你很好,老子把你记住了。"

彪哥满带一身怒气,露着圆鼓鼓的啤酒肚走了。

张狂把小剪刀收起来,转过头看着脸色不好的季烟雨道:"你没事吧?"

季烟雨看着张狂眼神有些复杂,点头道:"多谢,没事了。"

一个名叫陈萱萱的室友,一脸可惜地看着那满地的碎布道:"虽然的确不怎么好看,可是把那衣服要下来洗干净,放在二手咸鱼上卖,也能卖个一万块回回本了。"

张狂淡淡道:"不缺那点钱,太麻烦了。"

赵萌听到这话,顿时眼睛放光,她挤了过来,嗓音温柔地道:"哥哥,你刚才好man哦!谢谢你救了我们所有人,萌萌崇拜你!你有没有微信呢?我们加一个?"

赵萌死死地看着张狂,心里已经认定这人是富二代,专门出来体验生活送快递的。电视上不是经常这么演吗?

要不然怎么会突然帮忙呢?那可是近两万块,普通人哪里会不心疼?

如果她能够钓上这样的富二代男友,她未来的日子就好过了!

赵萌心里瞬间激动起来,她的运气未免太好了吧?

张狂笑了笑没把赵萌的话放在心上,却是冲季烟雨道:"就当我谢谢你替我妹妹花那么多心思吧。我还要去送快递就不聊了。"

张狂说着挥了挥手离开了。

几个室友懵逼地互相对视着,这是什么意思?

季烟雨垂下头,道:"他就是我说的继妹的亲哥哥。"

赵萌顿时失望地耷拉下肩膀,问道:"所以他不是富二代?而是中了彩票的那个啊?"

中了彩票,那最多是暴发户,和富二代有天差地别的距离。

再说了,刚才季烟雨不是说那小子把一百万都缴费到了医院给妹妹治病吗?

他手里估计没剩几个钱了。

赵萌吐出一口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幸好她没有加张狂的微信啊,不然他要是以为她喜欢他,以后缠着她怎么办?

她的目标是未来嫁入豪门,张狂这样送快递的,她是不可能看得上的。

季烟雨没了心情,道:"算了,我们回去吧。"

季烟雨走出商场,看到张狂回医院门口去了。

她的心情很复杂,如果今天不是张狂帮忙,她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脱身了吧?

过几天亲自感谢他一下,不欠他这个人情。

张狂一边走,一边心里肉痛。

刚才给妹妹花钱治病,他义不容辞。别说一百万,就是两百万,三百万他也眉头不皱。

可刚才剪了近两万块的衣服,张狂有些肉疼。他这辈子都没有穿过那么贵的衣裳。

张狂感叹着,以后自己要多多适应啊!

张狂正想着,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尖锐的吼声:"张狂,我看你是不想干了!让你他妈送快递,你送到哪里去了?赶紧给老子滚回来!我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不回来这个月的工钱你就不用要了,直接滚蛋吧。"

张狂还想应承了一声,结果那边就挂了电话,朝医院门口走去,顿时懵了。

他停在门口的电瓶车里的……快递没了。

门口的大爷道:"小伙子,刚才走出来几个小流氓把你的那些快递都拿走了。哎,你停在这里又没给停车费,没人给你看的。可不能怪我。"

大爷话音刚落,张狂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张狂,你行啊,竟然把老子表姐给害了。老子倒要看看你这小比崽子怎么赔那么多快递!"周勇坏坏的笑声通过无线电传了过来。

周勇也不清楚具体怎么了,就接到了表姐的电话,哭着把他骂了一顿,说他把她害了,不仅要记过连准备了一年的先进都评不了了。

他不收拾一下张狂一下,这小子还真的要狂起来!

张狂面色微冷,原来是周勇这小子干的。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