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张狂回了学校寝室,进去就看到其余三个室友在打游戏,吃鸡吃得正愉快。

寝室室长陈祥没好气地道:"张狂你可算回来了,我们等你老半天了!不就被刘婷婷那婊子刺激了吗?至于这么大晚上才回来?"

陈祥摘掉脑袋上的几千元耳机,道:"我们给你凑了凑,我们寝室能够拿五万出来,你先拿去给茜茜女神用着。"

斜对面的是一个穿着黑色体恤,却包裹不住那浑身肉的胖子,他叫刘福,一看那一身肉就知道还真有福气。

他笑了笑,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有点像弥勒佛:"我和胡一凡没有陈祥那么有钱,不过我挺会说的。我和老四去班上同学那里帮你把你三红包的钱要回来吧?反正我脸皮厚,能丢脸。"

他们寝室一共四个人,按照年纪来排了大小。

寝室室长陈祥是江州市本地人,也就是个富二代,家里比较有钱,老爸听说是做服装生意的。

老二刘福,一个典型的吃货,所以留了一身肥肉。是隔壁省的学生,考到了江州大学来。家境不好不坏。

老三就是他张狂。

至于老四胡一凡,他们只知道这家伙是从北方来的,虽然没陈祥长得帅,也就清秀,平时还少言寡语,但一身气度像是大家庭的公子哥,也不知道他具体来历。

他们今天下午在寝室一起打游戏,结果突然看到刘婷婷和周勇在群里秀恩爱,还刺激得张狂发了五千多红包骂人。

他们一合计,那五千块肯定是张狂拿奖学金发的啊!前几天才发了奖学金!

估计是真的被刘婷婷和周勇气得不轻,脑子昏了。

所以刘福和胡一凡打算一起去每个寝室让那些同学还回来,大不了就是丢脸,总比没钱给妹妹治病得强啊。

至于寝室凑的五万块,其中四万是刘祥给的,刘福和胡一凡分别拿了自己两三个月的生活费又凑了一万出来,应该能够给张狂救济了。

张狂听到这话,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有这样的兄弟,是他张狂的福气。

刘祥这人刀子嘴豆腐心,没好气地道:"拿着啊。"

张狂推了推,道:"不用了,中了点彩票,已经够给茜茜看病了。"

三人狐疑地看着张狂,胡一凡看到张狂拿出来的手机,冷不丁开口道:"GEMRY这款手机价值三万多吧?你真中了彩票啊!"

三万多的手机!

三个室友倒吸了一口气,立刻就信了张狂这是真的中了奖啊。

刘福坏笑起来道:"刘婷婷要是知道你中了彩票得呕死吧?"

"中了也没她的分,这个钱得拿给茜茜女神看病用!"陈祥道,"不过……老三,你到底中了多少啊?"

张狂犹豫了一下,道:"几百万。"

三人倒吸了一口气,这是真走运了!

救了张茜茜估计还有剩下的!难怪敢买这么贵的手机呢。

陈祥眼睛放光,道:"这要是让刘婷婷那婊子知道了,不知道得呕成什么样子!"

张狂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忙过这几天请你们吃饭。"

刘福眼睛一瞬间就亮了:"那我要吃江州市最好的五星级餐厅!"

陈祥笑骂了一句吃货,他看着自己震动的手机,道:"我去阳台接个电话。"

张狂神色一动。

陈祥拿着手机一接通,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就恨铁不成钢地骂道:"陈祥陈祥,你老子我送你去大学念书,只让你接触未来对你有帮助的富二代权二代,谁让你去接济贫民了?这个月别指望我给你打零花钱!"

陈祥的父亲极为势力,当初张狂第一天进寝室,就让陈祥少和从农村来的张狂接触,反正以后毕业了,对陈祥没有一点帮助。

"爸,人家没拿我的钱,自己给了医疗费!"陈祥道。

陈父一愣也没在意,又喋喋不休地提醒少和张狂这种人接触,没有任何好处……

陈祥转过头,有些歉意地看着张狂道:"抱歉,我爸就是那种人。"

张狂表情淡淡的,他早就知道那陈叔叔看不起他,不过是个从乡下来的穷小子罢了。

总有一天他会让那陈总后悔让自己儿子和他交友!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周勇一瘸一拐地进来,在张狂耳边低声恐吓道:"我倒要看看你小子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张狂咧咧嘴笑问:"周少这腿是怎么了?局子蹲太久了,腿瘸了?"

张狂的声音不小,整个班上的人不由看了过来。

"周勇去蹲警察局了?什么时候的事?"

"他干了什么进警局了啊?不会是嫖娼被抓了吧?"

"……"

周勇听着众人议论纷纷,脸猛地一黑。他狠狠地剜了张狂一眼,等会儿这小子就知道厉害了!

张狂上完课,准备去医院看看张茜茜,结果才走出学校没多久,突然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片黑……

几个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把张狂装进麻袋里,直接扔进面包车里,飞一般地跑了,前后不过两分钟!

面包车飞一般开向了没人的郊区,一个染着绿毛的青年一脚把装着张狂的袋子踹到地上,拖进废弃小屋里。

一个花臂男坐在椅子上,懒洋洋地道:"把这小子浇醒。"

一盆冷水倒下来,张狂冷得一个哆嗦,全身湿透惊醒了。

他有些迷茫地看了看四周,周围有十几个混混围着他,人人手里拿着武器,棒球棒、钢棍、西瓜刀。所有人居高临下,好似在看笑话般看着张狂。

张狂浑身发冷,直视坐在椅子上的花臂男:"你们是谁?"

"认识钢炮吗?老子是他兄弟鸡哥!"男人面目狰狞,一拍扶手怒道。

张狂心里一凉,不是绝对保密吗?完了。

鸡哥从椅子上走下来,一巴掌甩在张狂脸上,骂道:"老子兄弟你也敢举报?今天就要废了你!你竟然敢害老子的人!"

张狂被打得头晕眼花,心里升起一股怒意。

鸡哥的一个小弟在一旁狐假虎威,叫嚣道:"你他妈一个穷屌丝快递员敢举报钢炮?你知不知道我们鸡哥大哥和钢炮有多好?一桌吃一床睡!你他妈犯在我们手里?"

鸡哥半蹲下身,手掐着张狂的下颌,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面部狰狞道:"今天就要了你的命。"

小弟不由道:"鸡哥大哥,阎王不是说等会儿他要过来吗?我们现在就动手啊?"

鸡哥捏着拳头,骨节嘎吱响,满目凶光地道:"老子等不及了。等阎王哥来了,这小子死得更惨!"

鸡哥松了手,重新坐在了座位上,冲十几个手里拿着武器的混混道:"给我打!往死里打!打得最厉害的那人,老子给他十万块奖励。"

十万块奖励!

这话一出口,人人面上带着兴奋的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浑身都是水的张狂,此时张狂在他们眼里哪里还是个人,那就是金银珠宝!

张狂心里有些害怕了,他立刻道:"要钱是吗?你们不动手,我一人给二十万!"

钱算什么?命才是最重要的!

十来个混混迟疑地看着张狂,有些狐疑。

他能一人给二十万?

在场这么多人,那就是两三百万!

"不信?我现在就转账!"张狂立刻道。

张狂看着一个混混脖子上挂着一个专门用来收保护费打印下来的二维码,掏出手机转账。

那小弟一看提示消息,惊得差点跳起来:"真的是二十万!这小子真有钱,是个富二代!"

这话一爆出口,顿时十几个混混都躁动了。

那可是二十万啊,足够让人心动了。

张狂摸了摸脸上的冷水,咧嘴冷笑。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果然没说错!

鸡哥怒了,手拍着扶手,吼道:"你们聋了?老子让你们打他!往死里打!"

一群人眼巴巴地看着张狂的手机,不动了。他们也想要二十万!

张狂松了一口气,往地上盘腿一坐,笑道:"谁打了我,一分别想有!现在,把手里的武器扔了,我再转钱。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哗啦啦"几声,棒球棍、钢棍、西瓜刀掉了一地!一群社会青年眼巴巴地看着张狂,犹如乖巧等待喂食的宠物狗般等着他发钱。

鸡哥气得脖子上青筋暴起,气得几乎要暴走了。

张狂拍了拍身上的水渍,意味深长地道:"谁给我暴揍鸡哥,我发一百万!"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