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我叫纪雪,爷爷是远近闻名的阴阳先生,人称'老神棍',办丧驱鬼样样精通。

爷爷常说我亲爹妈多有钱多牛逼,就因为我命里带煞,所以从小远离亲爹妈在平阳镇生活。

由于我这易撞鬼的体质,我跟爷爷学了不少驱鬼术。

但我生性散漫胆子又大,学了二十年也是个半吊子。

这天,我和老爷子接了一活,隔壁落霞村的风水口被城里来的人撬翻天,接连出了五六条人命,不用想也是厉鬼作祟。

他瞧着酬劳多二话不说就往那赶,拦都拦不住。

我和老爷子赶到落霞村时,正巧晌午,镇压风水口的神像挪了位,下面还被挖出一条漆黑的通道。

老爷子忽然神色凝重:"神像挪位,阵法被破,这群小龟孙子惹上大鬼了!"

我还从来没见老爷子怕过什么鬼,于是惜命的我弱弱道:"老爷子您别逞强,大不了我再去买几柱高香。"

然而话音刚落,只觉得脚踝一紧,一股超大的力气将我往通道里拉,我心慌的大叫老爷子,没叫两声就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有意识时,只觉身体冷飕飕的,好像被人丢进了冰窖。

我睁开眼,看到个俊美的男人,如雕刻般的五官,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还有一双摄人心魂的深邃黑眸。

此刻这男人正压在我身上,一只手顺着我的衣领探下去,另一只如寒冰般的手抚上我背,我只感觉背脊一凉,整块头皮都在发麻。

那只手还在朝下摸索,我浑身无力的下意识反抗,却惹来一阵压低的笑声。

他抽出在我身上摸索的双手,钳住我手腕,慢慢向上滑去,与我十指紧扣,将我的手压在身体两侧。

他望着我的眼睛,慢慢伏下头,用嘴叼开一颗扣子。

冰凉的气息呼在我胸口,激起一层令人羞涩的鸡皮疙瘩,也因为胸前的凉意,我浑浊的头脑开始清醒过来。

我居然正在被鬼占便宜!

他已经叼开第三颗纽扣,我被他死死钳住动不了,赶紧咬牙拼命念驱鬼咒。

而这男鬼像知道我要念什么,俯身向前,封住我唇。

我瞪大眼,感受到了他舌尖冰凉的挑逗,最后下唇一疼,被他当惩罚似的轻啃。

"以你现在的道行是动不了我的,老实点。"他黑眸带着笑意,声音却低沉危险。

我很快意识到眼前这鬼很有可能就是老爷子口中说的大鬼,接连害死五六条人命的那种。

"你,你生前是不是有未完成的心愿?你放过我,我可以帮你!"我怕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他一听,笑了:"当真可以帮我?"

"可以!"见有戏,我用力点头。

"那好,我想与你温存。"说完,他伏下头咬住我衣领作势往下垮。

香肩半露在这阴森的空气中,我一个激灵大叫:"等……等等!我是驱鬼师,你跟我温存会害死你的!"

"试试?"他将我双手固定在头顶,腾出一只手,那骨节分明又苍白的手脱下了我的小外套。

我扭动身子挣扎,不甘心被这鬼占了便宜后还死在这:"你放过我,等我出去一定给你找合适的女人温存,几个都行!"

"没有谁比你更合适。"他低笑,探出舌尖舔上我脖子。

我弓背,体内窜着一股异样的感觉,我好怕他一口咬断我脖子:"那你怎样才能放过我……我才二十岁,连我爹妈的面都没见过,男朋友都没交,我也没招你惹你,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我不想变成短命鬼啊!"

我这么一哭诉,脖子间的凉意瞬间消散,他紧盯我,那双黑眸里映着我惊恐求饶的脸。

是死是活,就在这男鬼一念之间。

他突然轻笑一声,翻身坐起,指尖一指:"那有口棺材,去把里面一块刻了字的圆形玉佩给我找出来。"

我以为他真的放过了我,我赶紧起身裹紧衣服,这是没出入口的洞穴,中央处摆了口上好棺木的棺材,棺盖上被贴了符纸。

我不知道这对我动手动脚的男鬼是什么来头,但我要是不按他的来做,必死无疑。

"只要帮你找出玉佩你就放过我?"我有些畏惧地看向他。

"和我温存,找玉佩,你选一样。"他忽得凑近,牙齿轻啃我耳垂。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