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许成之双手交叠搭在身前,靠在椅子上一派悠闲模样:"作为另一半,她各方面都很出众,结婚成家也无不可。"

唐云洲信了,所以他心底有些慌,"那,那尹晓呢?你和尹晓……就算你们……"

许成之打断他的话,嘴角虽有笑意却不达眼底:"云洲,当年是她要跟我分手,我苦求了半月,最终的结果是她远走他国。"

唐云洲当然知道那段惨烈的过往,因为他也是见证者。正因为是见证者,所以即便与尹晓是多年好友他也无法对她当年的行为表示谅解。

唐云洲本来是尹晓的好友,后来才认识的许成之,没想到如今他与许成之成了挚交,对尹晓倒是心生了埋怨。

许成之这个人他从来无法看透,更遑论左右他的想法。

许成之转动椅子转向身后的偌大落地窗,神色一派坦荡,眼底尽是澄明。

"六年,如今回来是因为父母离婚,很好。"

他说很好,可唐云洲却在他话语中听出了幽深之态。

"成之,这个案子你会帮她的吧。"

一定会的吧,毕竟尹晓父亲离婚的消息散出来后,许成之便主动联系了尹晓的母亲接手了这件案子,如果说不是因为尹晓唐云洲根本不相信。

许成之想到适才楼下她那副急着想与自己撇清关系的模样心中冷笑,"帮,自然是要帮她的。"

帮她认清这六年来的物是人非。

唐云洲见他这个样子有些烦躁,"你们的事情我是管不了了,随你们去吧。"

尹晓回国后便住在了盛茗薇那,她母亲几次来电让她回家都被她拒绝了。

盛茗薇当然乐意她住在自己这,可是看着尹晓苍白的面色她还是不无担心:"晓晓你真的不回去看看吗?"

尹晓一手揉着额头一手端了杯咖啡闻言也仅仅是轻轻扯唇:"我妈很坚强,就算是离婚她在意的也只是我父亲的那些财产,我回不回去没什么要紧。"

"可是……"

尹晓知道她担心自己朝她安慰的笑笑:"别担心,我很好,他们只是感情不和要分开而已真的没什么。"

是啊,没什么,所以接到她的电话后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满眼满脸的担心,明明在意的要死偏偏不肯回去看一眼。

"晓晓……"

盛茗薇想劝慰几声却被尹晓的手机铃声打断。尹晓朝她示意了下走到一旁接电话。

"老师。"尹晓的声音明显带了尊敬。

"尹晓,你什么时候回来。"那边老者的声音透着关怀。回来,原本这里才是她的故乡,可是老师同她说回来,她心里隐有暖流涌动。

"等我忙完这边的事情就回去了。"

"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

尹晓笑了笑,"老师您是有什么事情吗?"

"确实有件事要与你说。"杰森一如既往的绅士有礼,即便面对的是自己的得意弟子。"你的那副《迷鹿》入围了格瑞德奖,下月出最终结果。"

尹晓着实愣了许久,格瑞德奖,全球美术最高奖项,每个画家的终极梦想。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