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杭市郊外,一座巨大的别墅内,一楼的客厅中,气氛有些压抑。

四名身穿西装的老者,正襟危坐,双手平放在膝盖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大门口,一个个表情严肃,大气都不敢喘。

稍有身份的人在此,必定会吓得亡魂皆冒。

只因,这四人的身份太牛逼了。

为首的老头看似不起眼,胖乎乎的,却是杭市黑白通吃的绝世枭雄,人称龙爷。

可以这么说,杭市几区的大佬如果是杭市道上的王者,那坐在沙发上的龙爷,就是整个杭市的地下皇帝。

第二个老头子较为斯文,头发梳得油光滑亮,有些偏瘦,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一般,但如果单从外表上来判定他的个人能力,可能要大吃一惊,只因他是杭市第一家族白家的老爷子白展堂。

坐在第三的老头子给人的感觉有些滑稽,甚至神神叨叨,哪怕是坐的笔直,也时不时的要走神。

不过,千万不要被他的行为所迷惑,那老头一点都不滑稽,且有着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现担任某大学的教授,某医院的院长,妥妥的国医圣手。

坐在最后的老头子,倒是没什么奇特之处,很平凡。

然而,他的身份却是有些神秘,而且貌似非常强大,这一点从另外三人刻意保持的距离就能看出来,都不敢挨的太近。

"咔嚓!"

某一刻,大门开启。

门口的几位小姐姐瞬间站直身体,异口同声的说道:"欢迎少爷回家。"

"来了?"

四名老头子眼睛一亮,立马站起了身。

待得见到一个只有十七八岁,穿着普通的青年快步的走进来,他们略微愣了愣后,不敢多想,一同鞠了个躬,大声的说道:"少爷好!"

"额!你们……"

沈浪看向四名老头子,正准备打招呼。

发现其中一个有些面熟,似乎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不确定的看着那老头问道:"你……你可是白家老爷子白展堂?"

"少爷,您认识我?"

白展堂脸色一喜,笑着问道。

"在电视里看到过。"

沈浪看着白展堂,有些心慌,也没想到自己那个父亲的几个属下中,居然有白家老爷子。

要知道,白家可是他们杭市最强大的家族之一,几乎没人敢惹。可现在,白家老爷子竟是成了他父亲的下属,得毕恭毕敬的喊他一声少爷?这尼玛,有点稳不住啊!

"呵呵!"

白展堂得意的看了另外三个老头子一眼,快步走到沈浪身前,笑道:"少爷,我们白家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多亏了您父亲帮忙,以后少爷若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吩咐一声便是了,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们白家也绝对不皱一下眉头,谁要是敢跟少爷过不去,那就是跟我们白家过不去,我们白家必定要让他过不下去。"

"少爷,还有我葛文青。"

"少爷,以后有什么需要,也可以跟我龙四说一声,其他地方我不敢说,在杭市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蹦跶,我他妈削谁。"

"少爷,我冷战愿意追随您左右,任您差遣。"

另外三个老头子也不落后,纷纷走上前,表明了态度,一个个诚恳无比。

"额!你们先坐。"

沈浪嘴角抽了抽,赶紧招呼四人坐下。

待得知道四人的身份,一个是国医圣手,一个是豪门首脑,一个是黑道枭雄,还有一个是武林高手,他有点懵了。

自己那个父亲到底有多大本事,能让杭市四个处于最顶尖的人物,甘愿当个下属?

他感觉自己以后在这杭市,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少爷。"

站在一旁的林雨桐突然开口,"您要回租房一趟,八点还有一个聚会要参加,现在差不多该准备一下了。"

"额!我倒是忘记了。"

沈浪站起身,道:"四位老先生,今晚我就不留你们吃饭了,以后有时间,我们再喝几杯。以后在这杭市,我可就仰仗四位老先生多多照顾了。"

"少爷,瞧您说的,能被您差遣,可是我们四个老家伙的荣幸。"

四个老头子不敢有丝毫托大,更不敢摆架子。

得知沈浪还有事情,他们也是很识趣的没有再打扰,留下联系方式后,就迅速离开了别墅。

"少爷!"

这时,十二位小姐姐快步走了过来,异口同声的问道:"您将沐浴更衣,请问您想要我们中间谁来服侍?"

"我去!"

沈浪看着十二位小姐姐,有点慌。

眼前那十二个美女,都属于顶级女神一类,不比林雨桐差。

十二个小姐姐站在一起,也是各有千秋,清冷的,妩媚的、火热的、乖巧的,似乎都凑齐全了。

为了不得罪人,他没有直接选,而是让十二位小姐姐站成一排,然后站起身围着十二位小姐姐走了几圈,最终停在了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看着似乎挺乖巧的小姐姐身前,笑道:"就你了。"

"好的!少爷,请随我上楼。"

小姐姐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后,跟在沈浪身后。

走进房间,她先一步推开衣柜门,笑着问:"少爷,请问您想穿哪套衣服?"

"我擦!这么多衣服?"

沈浪一眼看去,有点眼花了,啥类型的都有。

看了好一会儿,他实在不知道应该选哪一套,索性把这个难题交给了小姐姐,笑道:"小姐姐,你帮我选一套呗!"

"好的。"

小姐姐快速的拿下一套礼服,笑道:"少爷,您今晚有聚会,我为您推荐这套礼服。"

"行!就这套了。"

沈浪走上前看了看,感觉布料摸上去贼舒服,远不是他以前那些地摊货能够比拟的,很愉快的就选定了。

想起还不知道小姐姐的名字,他又问道:"对了,你叫什么?"

"我叫玉竹。"

小姐姐笑了笑,走上前道:"少爷,您站好,我为您脱衣服。"

"那个,我自己来。"

沈浪还没让人脱过衣服,不太适应。

"少爷,我来就好了。"

玉竹笑了笑,道:"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服侍少爷,让少爷享受帝王般的生活,如果这些小事情还要少爷自己动手,我们的存在就没什么意义了。"

"这……"

沈浪苦笑一声,倒是没拒绝了。

等衣服什么的都脱完,他发现玉竹要脱他小内内的时候,他赶紧拉住了裤头,道:"玉竹姐,内裤我自己来,你先出去。"

"少爷,是不是玉竹做的不够好,您不开心了?"

玉竹顿时就急了,道:"我是来服侍少爷沐浴的,少爷怎么能让我出去?"

"额!玉竹姐,不是你做得不够好!"

沈浪解释道:"而是男女授受不亲,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还洗澡什么的,我怕自己忍不住会那个啥……"

"没事啊!"

玉竹笑道:"如果少爷有需要,玉竹肯定配合。"

"不是……"

沈浪咽了咽口水,有点把持不住了。

还没做好拿掉处男帽子的准备,他不敢让玉竹服侍,推着就往外走,"玉竹姐,我自己来就好了。"

"不是……少爷……"

"我自己来。"

沈浪不给玉竹纠缠的机会,直接关上了房门。

靠在门口,深呼吸好几次,他这才拿着衣服,走进浴室,躺在了浴缸里。

"咚咚咚……"

不一会儿,浴室的门被敲响。

外面,响起了一道很好听的声音,"少爷,我是素锦,您是不是对玉竹不太满意呢?"

"额……"

沈浪愣了愣,笑道:"额!小姐姐,我没有对玉竹姐不满,只是我现在还没有做好那方面的准备,所以……这件事情,跟玉竹没有关系。"

"少爷,我能进来么?"

素锦没有离开的意思,站在门口询问。

"这……"

沈浪迟疑一下,道:"可以。"

"咔嚓!"

浴室的门被推开,身穿旗袍,身材妖娆,尽显成熟风韵的素锦走了进来。

"咕噜!"

沈浪转头看着素锦那妖娆的身段,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他倒不是有特别的嗜好,但毫无疑问,已经三十来岁的素锦比玉竹多出了几分女人味。那股子成熟风韵,对男人有着致命诱惑。

缓了好一会儿,他这才问道:"姐,你有事?"

"少爷,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素锦,算是她们的大姐,以后若有什么不满,您可以直接跟我说。"

素锦走到浴缸旁,问道:"刚才您说是自己没有做好准备,跟玉竹没关系是么?"

"没错!"

沈浪点了点头,道:"玉竹人挺好的。"

"少爷,那我就得说您了。"

素锦道:"老爷让您在一年之内花掉一千亿美金,是为了培养您的金钱观,让我们在这里伺候您,则是为了培养您的女人观,您不应该拒绝的。身为我们的少爷,您必须要做到不为金钱所动,亦不为女人所动,刚才您的行为明显就跟您的身份不相符。身为我们的少爷,玉竹过来伺候您,只要您想,坦然的接受就行了,为什么要拒绝呢?"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