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呼……呼噜……"

鼾声四起,雷打不动,叉开腿摆着"太"字儿,睡得天昏地暗,要多安详有多安详。

"步凡,步凡,快醒醒,别睡了,要上课了,喂,醒醒啊……"望着床上睡得跟烂泥似的俊美少年,许世文露出了无奈的苦笑。低声呢喃道:"哎,被家族抛弃有何了不起?万不能自己抛弃自己啊……"

步凡并未沉睡,那道急促的催促声,和那低声呢喃,听得清清楚楚,忽地,如同一记闷棍敲打着脑袋儿,剧烈的疼痛袭来,步凡醒了。

"砰"!

步凡如同僵尸一般,直挺挺从床上弹了起来,吓了许世文一跳!

"步凡,你干嘛,吓死我了。"许世文抚着胸膛,惊起一背冷汗。

头痛减弱,步凡扭头看了看一旁的许世文,环顾四周,两架铁床,两张桌子,木然道:"你,你是谁?我在哪儿啊?"

"哎!"许世文闻言叹息不止,"步凡,我知道你最近受了不少打击,爷爷去世,被逐出家门,又是逼着退婚,可作为男人,咱不能自暴自弃啊,生活还得向前看,好好读书……"

许世文也闹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把人撵出家门了?

"停停停,道兄,你你说什么,逐出家门?读书?"步凡有点儿懵,话虽然听得懂,可分明不是天元大陆的语言啊。

还有面前这位道兄,装束奇异,一看便非我族类。这设施,咦,我怎么躺铁架子上去了?"啊!好疼,我的头好疼……"忽然,一阵阵剧痛袭入脑海,一道道讯息随之被步凡想起。

原来,这个地方叫"地球",二十一世纪,自己正在读书,面前这位是自己的同窗好友许世文,俩人关系相当不错,相互照料。

"什么?地球!"步凡突然明白过来,忍不住破口大骂,"雷邢台呢,天雷哪儿去了?老子正渡劫呢,怎么,怎么跑这儿来了?"

许世文傻愣愣看着步凡,时而摇头,时而苦笑。豪门恩怨多啊,昔日好友,如今也变得精神错乱了……

"什么?练体期一层,一层,一层啊!"步凡突然大叫起来,神情悲恸欲绝,嘟囔着闹不明白的鸟语,"天啊,练体期一层,怎么回事儿?我都准备渡劫了啊……穿越,穿越你大爷……"

许世文摸了摸步凡的脑门儿,疑惑道:"不烧啊,难不成变成神经病了?穿越?渡劫?嗯,肯定是了,还以为看小说呢……"

"哎,看样子只能把步凡送进精神病院了。"许世文摇头轻叹,放下课本儿,又拿了钱包,准备把步凡送走。

"送进精神病院也好,免得遭受大家白眼儿。哎,豪门啊豪门……"

"道友……哦不,许世文。"步凡连忙改口,问道:"那什么,请问这儿哪有仙门啊,我要修仙悟道。"

修为没了,怎么整?重新练呗,练体期一层虽然差了点儿,脑子里的修炼法门还在,那便不需要担心了,吸取足够的灵气,成功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地球这破地方,哪有什么灵气啊?

"修仙悟道?"许世文摇头苦笑,一边为步凡穿好衣裳,一边暗自叹息。没理会步凡的喋喋不休,在许世文看来,步凡已经疯了,傻了。世上唯一能容忍他的地方只有火葬场和精神病院!

"砰"

忽然,寝室门被踹开,铁门上一只脚印凹陷,随后走进三个年轻人,为首男子嘴角斜挂着半截烟,带着嘲讽的冷笑。

许世文眉头一拧,皱眉道:"宋思成,你来干嘛?"

"许世文,滚一边儿拉去,宋老大想到哪儿不行?还得给你打报告不成?"宋思成没开口,一旁的小黄毛出声训斥道。

许世文气结,恨恨的瞪着着宋思成,双拳紧握,随时做好营救步凡的准备,被撵出家门,未来老婆没了,成了神经病还受人欺负。许世文着实咽不下这口气!

哼,大不了老子不读书了,揍了宋思成,回乡下待去!

宋思成压根儿没把许世文放在眼里,乡巴佬一枚,要钱没钱,屁背景没有,就会两句"古德摸你",以后能指这个挣钱养家?

冷笑着看着床上的步凡,宋思成缓缓走了过去,旁若无人的坐在床沿上,勾着步凡的肩膀,笑眯眯道。

"步凡老大,午睡得可好啊?"

步凡咂咂嘴,道:"还不错,你,你是谁啊?"

脑子一疼,突然涌入一道信息。

宋思成,华海市宋家子弟,宋华的独苗,自己原来的小弟,因自己被步家逐出家门,骑到自己头上来了。最近几天,几乎每天都得羞辱自己一番!

"哎,这哥们儿也太窝囊了,被人这么羞辱,怎么不知道还手呢?"步凡是真瞧不上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了。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