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树林后,七八个黑衣大汉就冲了出来,保护好这唐装老人。

一道真气,冲破了陈凡的气脉,贯穿了这一百零二道,真气直接灌入丹田之中,陈凡猛地睁开了眼睛,六识清净,一下子,陈凡变的六感敏锐了十倍。

身躯上,一道清风都无声的浮动了开来。

炼灵一境。

炼灵一境到九境,这炼灵一境,就已经是凡人的巅峰,比肩宗师级的人物。

太上篇,果然强大!

陈凡睁开了眼睛,就看见身边七个穿着黑色冲锋衣的保镖,这会一脸如临大敌的围着陈凡,陈凡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这些人加起来,还不够陈凡一只手放倒的。

陈凡目光朝前看去,一个中气十足的唐装老人,和一位少女走了出来,这唐装老人一脸的富贵相,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眸子里,透着一丝精气。

武者,玄级高手。

太弱。

但在世俗间,也勉强算是一个不错的高手。

陈凡轻视,这些世俗间的人,在陈凡眼里不亚于是一只蚂蚁一样,尽管陈凡看出这老者应该身份不凡,陈凡转身就已经准备离开了。

虽然看出这人身份或许不一般,但陈凡也懒得自贱身份,和这种人对话。

"都退下吧。"这唐装老人摆了摆手,很是客气,他打量了一下,这青年穿着一身地摊上的衣服,脚上穿着一双胶鞋,这一身的服装,不超过200块钱,松了口气。

是个普通人,一看还是没练过武的,不会是什么仇家派来的人,是哪里来这边游玩的上班族吧。

于是唐装老人的态度一下子就放轻松了,再说,这江州能威胁到他的人,本来也不多。

"小兄弟,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唐装老人示意了一下,这些已经退到暗处的人,对付普通人,唐装老人不想把这个事情弄的大惊小怪。

陈凡充耳不闻,漠然离开。

"喂,我爷爷在和你说话呢!"一个精致的少女一下子跳到陈凡面前,陆茹一下子就火光了,她爷爷在这江州何等尊贵的人物,哪个人和她爷爷说话不是战战兢兢,这人什么态度。

"让开。"看着面前这一个大小姐,穿着丹麦名牌女士衣服,带着价值不下百万的手表,扬起下巴,一股子傲气,怒视着自己,陈凡道。

"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你。。!"陆茹呼吸一窒,脸上满脸的不可置信,这江州还有乡巴佬敢和自己这么说话?江州哪怕是江州四少,和自己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陆茹怒火冲天,这会大叫的道,"阿七,阿强,给他一点教训。"陆茹眼神冰冷。

打坏了这种人,顶多也就赔个十几万而已,她,有的是钱。

"是。"两个穿着黑色冲锋衣的男人,一下子就冲了过来,身高一米八几,这种人充满了威胁感。

陈凡眼神一寒。

"阿茹!"唐装老人脸色一沉,喝止住了这些人,"胡闹,放他走!小兄弟,以后做人做事,不可这么傲慢了!"唐装老人淡淡的道。

"哼。"陆茹狠狠瞪了陈凡一眼,"看什么看,还不服气?再看我一眼,眼珠子都给你挖出来!"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要你人间蒸发。"

陈凡杀气森然,一句话,陈凡整个人身上的气质好像都变了,吓的这陆茹浑身一软,差点小便失禁。

不知死活!

这也得亏是在地球,陈凡有一大一小两人等着照看,不想惹事,否则,一怒之下,有人敢和自己废话这么久,以陈凡当年真人的脾气,这种人,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进而,陈凡转身,盯着这唐装老人手上的那一卷功法,"另外,奉劝你一句,你那东西,假的。"

"什么?"唐装老人身子一震,不可思议,然后立马就反应过来了,"算了,年轻人年少轻狂,有眼不识泰山,我也能理解,至于这个,怕是你一辈子也不会懂的东西。"这年轻人应该是怒火冲心,口不择言了,唐装老人摆了摆手,也懒得计较,至于这种东西,普通人一辈子都接触不到,就算江州五大世家的人,也不会见过。

"老夫陆正天,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陆正天。

这名字一出来,这大地都要抖三抖,这江州大佬级的人物,一言九鼎,可谓是家喻户晓的一个名字。

"没听过。"

陈凡扔下这一句话,转身就走,"至于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到陈凡走,这些人身子都震了一震,陆正天,没听过?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旁边这些穿着冲锋衣的保镖,一个个都脸色惊呆了一样,现在的年轻人这么有个性吗?

陆正天摇了摇头,眼神失望。

"修炼这东西,三天后,你会胸痛如搅。"……

陈凡走之前,最后扔下了这一句话。

其实还有半句话,陈凡都懒得说,再有一个月,他甚至会心脉断绝而死。要不是看这陆正天一身正气,似乎曾经是个抗战过的人物,陈凡才懒得提点他这些,给那一卷功法给他的人也不安好心,不过是谁,陈凡也懒得过问了。

"这人真会装。"陆茹呸了一声,恶狠狠的道。

陆正天拧了拧眉,这人说的这么自信?难道这个功法真有问题?陆正天不禁低头看了一眼。

。。。

才回到医院,这陆正天的事陈凡就已经扔到了脑后,照看了莫萱一会,陈凡已经恢复到炼灵一境的实力了,恢复到筑基期,也就可以给这莫萱治病了,就在这会,周彤璎的电话来了。

"晚上回爸妈那吃饭。"

周彤璎的声音很短促,说完,立马就挂了。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陈凡低头看了一眼这手机,稍微记起了一些事,这莫凡的父母都是退休的老教师,这莫凡赌博,把钱全部都输掉了,为了换赌债,这老两口的棺材本填进去了。

这莫凡的老两口,早就是对莫凡失望透顶。

陈凡摇了摇头,苦笑一声。

陈凡在医院里照顾了一天的莫萱,进而默默揣摩着这太上篇,陈凡估计自己最多五天时间,就能再一次踏入这炼灵二境。

到了晚上,周彤璎开了一辆红色的QQ,就到医院的楼底下来接陈凡。

"上车吧。"周彤璎看了陈凡一眼,立马就转过了头,陈凡心头一阵摇头,这夫妻之间,感情冷冰冰成了这样,这也是不多见。陈凡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周彤璎脸色稍有一丝疲倦之色,这会驱车回家。

陈凡的家,在一个老小区里,住在这的大部分是老年人,放眼望去,全是老房子。

"彤璎啊,回来了。"

"我家刚择了一些菜,彤璎你捎点回去呗。。"

"……"

一路上,楼道里的街坊邻居,都和周彤璎和热情的打招呼,唯独对身后的陈凡,视而不见,周彤璎一个个礼貌回应。

一直到两人走远了些,这些人才在背后,对着陈凡指指点点。

语气之中,全是闲话。

还带着鄙夷。

三楼,302,敲开了门,"妈,我回来了。"周彤璎放下手上的东西,换鞋进门,屋子里,莫庭带着一副宽眼睛,正在看报纸,陈凡进门,莫庭沉着脸,对他这个儿子也不看一眼。

"彤璎啊,回来了?"林染穿着围裙拿着铲子,从这厨房间就出来,看见陈凡,脸色微微一僵,对周彤璎道,"坐,菜马上好,一会你姑妈马上也要来。"

"妈,我也来帮忙吧。"说着,周彤璎就走进了厨房间。

走到莫庭满脸,融合了莫凡的一些灵魂,陈凡的心头莫名一丝血脉相连,和愧疚的情绪就浮现了上来,这会走到莫庭身前,陈凡低声的道,"爸。"

"哼。"莫庭沉着脸,稍稍扭开了一些头。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