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77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梁宽顿时吓了一跳,他慌忙叫人将楚开云送到急诊科,全程陪同检查。

很快,当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所有人全都傻眼了。

"脑癌?"

看到诊断结果,楚开云只觉得脑门轰然一声,整个人都傻掉了。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得脑癌?肯定是你们弄错了!"楚开云疯狂大叫道。

"这结果,我们专家团确认了好几遍,我才敢过来……"梁宽无奈的道。

楚正中也脸色阴沉,不过他知道,梁宽要是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肯定不敢乱说。

既然梁宽这么说了,那病情肯定是真的。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还等着继承自己的商业王国呢,没想到竟然得了这种绝症!

不过他见惯了大风大浪,因此很快收敛了情绪安慰道:"小云你不要着急,现在医学水平发达,癌症也不是无法治愈的,你要有信心!"

说完,楚正中向梁宽问道:"梁院长,可有什么办法?"

"治疗癌症,一般有手术切出和化疗两种手段,不过云少的肿瘤细胞位置比较特殊,手术风险极大,所以只能保守治疗……"梁宽小心翼翼的道。

"治愈的可能性有多大?"楚正中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看他肿瘤的规模,已经是晚期,就算送到花旗帝国,也最多只有,只有两个月时间……"梁宽感觉自己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而这个诊断,和江楚之前所言分毫不差。

"两个月?"楚开云闻言,顿时抱着楚正中的大腿哭道:"爸,我不想死啊,求你救救我,我还年轻,还有很多没有享受呢!我不要死!"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楚正中脸色阴沉的道。

"癌症一直是世界难题,现在无论去哪都没有太好的办法……"梁宽硬着头皮说道。

"这么说,我儿子只有等死?"楚正中终于怒了。

"这,这……"梁宽急的额头直冒冷汗,不过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身影,于是忙道:"也许,也不是没有机会……"

"什么办法?"楚家父子顿时大喜。

"如果能够找到江神医,说不定能够有一线生机!"梁宽说道。

"江神医?你是说那个穷屌丝?"楚开云不可置信的道。

"云少,所谓人不可相貌,就在今日,他竟然让一个濒死的病人,不到一个小时就精神焕发……"梁宽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

"这么说来,这小子真的有点本事?"楚开云说道,"我立马让人把他叫来!"

说完,楚开云打了一个号码:"阿强,去找一个年轻人,这个人叫江楚,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务必将他请到医院里来!"

…………

……

"鸢姐,为了庆祝你身体康复,咱们去吃一顿好的!"

江楚和萧鸢出了医院之后,就带着萧鸢来到了天府一品酒楼。

酒楼建筑采用复古的手法,外面是木制的结构,门口挂着一个个大红灯笼,看上去令人耳目一新。

这酒楼虽然不是顶尖,但也远近闻名,生意兴隆。

"这里太贵了,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点就行了……"看到酒楼高档的装修,萧鸢的脸上满是迟疑之色。

这样的地方,他们之前可是根本不敢来,消费不起。

"这不是有钱了吗?而且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偶尔奢侈一次也无妨。"江楚晃了晃手中的现金笑道。

"这点钱才到哪啊,你还年轻,总要存点钱才行。"萧鸢摇头道,十万块看似不少,不过真要有什么事情,根本是杯水车薪。

"鸢姐,这次你的病要是好不了,要再多的钱又有何用?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该享受就享受吧。"

"而且,你的病好了,我也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们以后一起努力,日子肯定会好起来的。"

江楚认真的说道,通过之前一系列的表现,他已经逐渐适应了自己真的与众不同了。

更重要的是,鸢姐好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萧鸢还要再说什么,她们之前是穷惯了,穷怕了。

"不要可是了,鸢姐这次你听我的,咱们进去吧。"江楚拉着萧鸢的手,就要往里面走。

突然,江楚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竟然是老婆安月溪。

安月溪和一个女子应该也要进去吃饭,那个女子江楚也认识,是安月溪的闺蜜,夏云锦。

而这时,安月溪显然也看到了江楚,她扫了一眼江楚身边的萧鸢,秀眉不禁微微一簇。

"鸢姐,我遇到了两个熟人,和她们打个招呼,你先进去吧。"江楚对旁边的萧鸢笑着说道。

"嗯好。"萧鸢也发现了安月溪,不过她并不认识,点了点头,就进入酒楼当中。

"月溪。"江楚这才走到安月溪身前,轻轻叫了一声。

安月溪看着眼神平静,脸上挂着一抹淡笑的江楚,不知道为何,感觉这个男人好像变了。

"好你个江楚,你竟然拿着月溪给你的钱泡女人?"安月溪没有说话,夏云锦已经冷笑起来,"以前觉得你老实巴交,没想到你一肚子花花肠子,吃软饭就算了,关键还用老婆的钱泡女人,真是无耻渣男!"

"你误会了,那是我姐,萧鸢。"江楚解释道。

"真的?"夏云锦不禁看向安月溪,眼中满是询问。

"嗯。"安月溪点头。

萧鸢不认识她,她却认识萧鸢,因为婚前,她已经将江楚的底细调查的一清二楚。

"额……"夏云锦不禁有点尴尬,安安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羞红,不过还是强行说道,"就算是姐姐,他们两人来这么高档的酒店,消费可不低,这些都是你的钱,这样的男人,还真是无耻!"

"他入赘,本来就是为了钱。"安月溪倒是没有太多的情绪,淡淡说一句。

"真丢人。"夏云锦闻言,顿时充满不屑的道:"月溪,以你的条件,干嘛找这样的窝囊废加人渣?不知道多少优秀的男人挤破头想要进你家门呢!"

"好了,去办正事吧。"安月溪说完,也没有理会江楚,转身就往酒店里面走去。

"你在这辛辛苦苦赚钱,一个人扛起了这么大的压力,他倒好,吃吃喝喝,潇洒自在……"夏云锦跟上,不过还是有些愤愤不平的嘀咕道。

见状,江楚并没有生气,眼中反而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

"看来,安月溪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

江楚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进入酒店当中和萧鸢会和。

"两位,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一个身穿旗袍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开一间最好的包房。"江楚说道。

"最好的包房?"服务员上下打量了江楚两人一番,眼中满是怀疑。

"怕我们没钱吗?"江楚眉头一皱。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两位跟我来……"服务员本想讥讽两句,不过当她看到江楚手中手提袋里面露出的一角钞票时,脸上连忙挤出一抹笑容,不过心中却是骂道,土包子,现在谁出门还带着这么多现金显摆?

进入包间之后,服务员客气的问道:"先生这是菜单,您看需要点什么?"

"菜单就不用了。"江楚摆了摆手道,"你们的招牌菜全上来吧,另外开一瓶82年的拉菲。"

"小楚,这是不是太奢侈了?"萧鸢大惊,这样下来一顿饭恐怕就要上万了。

"鸢姐,今天就听我的吧。"江楚态度坚决的道。

"好吧。"萧鸢见状,不禁无奈的点头。

"赶紧上菜吧。"江楚对服务员道。

"好的先生,您稍等。"服务员闻言,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今天她肯定又可以拿到一大笔提成了。

贵宾包房的服务就是不错,他们的菜优先做,不过二十分钟,所有的酒菜全都送了过来,两人慢慢吃了起来。

"怪不得这么多人喜欢钱,没钱我们连病都看不起,有钱人却是山珍海味,名车豪宅,享受着别人极致的服务……"江楚说道,"鸢姐,以后我也会让你享受到这样的生活。"

"还是算了,我觉得做一个普通人就好,平安健康,有个温暖的家庭……"萧鸢却是摇了摇头,然后问道:"你在安家过得怎么样?你入赘过去,她们没有看不起你吧?"

"没有,安家的人都挺好,现在反正不愁吃穿,我都喜欢上了那里。"江楚笑着说道,那些受过的委屈,他一个人知道就行了,没必要和萧鸢讲。

"真的?"萧鸢怀疑的看着江楚,"你可别骗我?你给我说实话,你入赘,是不是为了给我筹钱看病?要是这样的话,我恐怕会内疚一辈子。"

"鸢姐,你想多了,我们确实是缺钱,但最重要的是,我老婆人很不错,我是真心喜欢她,所以才甘心这么做的。"江楚认真的说道,而这话他自己都信了。

"那回头我和她见见面,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你这个老婆呢。"萧鸢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

"嗯,会有机会的。"江楚笑着说道。

砰!

就在这时,包间的门突然被人推开,确切的说,是被人踹开。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