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77

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安月溪的舞蹈水平很高,所以是压轴戏。

当最后一个节目开始的时候,整个礼堂都沸腾了。

"终于等到了压轴戏,哈哈,可以看到安月溪了!"

"这可是咱们市的美女企业家,标准的白富美!"

"人美心善,这样的好女人真是万中无一,不知道谁能够抱得美人归。"

这次,轮到男生热血沸腾了,因为不少人都是慕名而来。

就在万众瞩目当中,舞台逐渐暗了下来,江楚跟着安月溪出场了。

这一个节目,是古琴伴舞!

江楚抱着古琴,席坐在舞台的一角,将大半个舞台留给安月溪。

他,只是一个伴奏。

叮咚~

随着一声轻响,拉开了这支舞蹈的序幕。

琴音很美,音符跳跃,悠扬婉转,让人宛如置身于雪中的天地,更是充满了冬季里的诗情画意。

纯洁,清冷,孤高,优雅,一如安月溪的气质。

安月溪闭上的眼睛,体会着曲子中的意境。

她感觉仿佛一下子置身于苍茫的北国,大地银装素裹,周围寒冷孤寂,唯一的景物就是那傲雪的梅花。

突然间,那些梅花化作了大雪一般飘落,白色、粉红色,交织在一起,是那样的美。

似乎被这美景所感染,安月溪开始在这梅花雪中舞动起来。

此时,聚光灯全都打在了安月溪的身上。

所以众人没有看到江楚,只是看到了安月溪那仙子一般,华丽而柔美的身姿。

每一次迈步,每一次转身,每一次跳跃,都自然流畅,起承转合之间,宛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的滞碍。

安月溪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完全沉浸在舞曲的意境当中。

"咦,周围怎么好像变冷了?"

"这,这是什么?雪?!下雪了?!"

观众席上的众人,突然感觉有什么从天空飘下。

抬头一看,所有人全都震撼起来。

只见一片片雪花慢慢飘下,在灯光之中,闪耀着动人的光辉。

"这可是夏天,怎么会有雪?!"

不少人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接那片片雪花。

雪花入手立即化开,只留下一滩水迹,还有那股股清凉。

"真的是雪,真的下雪了!卧槽,六月飞雪,奇迹啊!"

人群顿时炸了。

整个体育场,全都笼罩在美丽的雪花当中。

奇怪的是,除了这片区域,周围依然燥热无比。

这绝对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六月飞雪,美人如玉,有音天籁,有舞倾城!

众人看着安月溪舞动的身影,心中涌现出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难道,这和安月溪有关吗?

可是,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舞曲感动了天地,所以才六月飞雪?

这绝不可能!

可是这雪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种种猜测之下,众人将目光投向了舞台。

漫天的雪花飘飘洒洒,不断的落在了安月溪的身上。

安月溪好像没有丝毫察觉,完全沉浸在舞蹈当中。

此时的安月溪,就像雪中的精灵,雪中的仙子。

那么的美,那么的动人!

看着看着,众人全部沉浸在了这美妙的享受当中,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只留下对美的欣赏。

江楚心中也满是意外,他没有想到他和安月溪的契合,竟然引起了天地的共鸣。

这些雪,就是因为琴曲和舞蹈的契合,引起了天地的共鸣,改变了小范围内的气候,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

而最让他欣喜的莫过于心境的提升。

对于修道者而言,心境的提升要比修为的提升更加重要。

而伴随着心境的提升,江楚的精神也得到了升华。

就算闭上眼睛,方圆五米内的情况,都可以清晰的映入脑海当中。

"神识!这竟然是神识!"江楚心中顿时大呼起来。

神识的作用非常多,除了对周边感知更加敏锐之外,也是炼丹、炼器和使用一些道术的基础。

形成了神识,才算是真正的修道者。

就算他身为丹帝的那一世,也是修道第三年才产生神识。

而这一次,他还没有筑基,竟然先有了神识,这绝对是巨大的机缘。

江楚知道机会难得,于是平复心境,摒除杂念,继续投入到弹琴当中,继续体会着这一刻的意境。

再次沉静下来,江楚感觉周围的一切全都消失了。

他的眼中,只有手边的琴还有舞动的身影。

看着看着,江楚的眼前突然恍惚了起来。

那一年,他端坐九霄云台之上,华美的玉阙宫殿里,有一个女子正在舞动着。

"楚郎,心月再为你舞一曲。"

女子深情的说着,就舞动了起来。

而江楚,双手抚琴,琴音悠扬。

一琴一舞,感天动地。

那一生,

她舞动风华为一人!

那一世,

他一曲琴音伴天涯,

那一天,

霓裳一曲千峰上,

那一刻,

六月飞雪两心知!

"心月……"

这女子,正是梦中的女人。

江楚此时更加确定,自己,真的是纯阳丹帝江楚,梦中的一切,都是真的。

江楚心中感慨着,弹完了最后一个音符,然后抱琴退场。

张晓峰和叶倩倩早就傻眼了。

他们全都没想到,江楚竟然拥有如此高超的琴艺。

尤其是叶倩倩,更是不可置信,因为之前她和江楚在一起的时候,江楚根本什么都不会,怎么一眨眼,变得这么厉害了?

江楚却是没有在意他们,他的眸子中,还带着一抹伤感,还有对天心月的担忧。

"你拽什么拽?别以为懂一点乐器就能够如何了,垃圾永远是垃圾,根本上不了大雅之堂!"叶倩倩感觉自己被无视了,有些恼羞成怒的道。

江楚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中满是怜悯之色,这女人,还真是猪一样的脑子。

"如果他是垃圾,你连垃圾都比不上。"就在这时,安月溪也开口了。

说着,安月溪拉着江楚离开。

"今天的表演真是太好了,我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谢谢你,一起去吃个饭吧?"安月溪说道。

"不用了,我要去办点事,晚上,可能不回去了……"江楚微微摇头,他要修炼。

随着记忆的融合,他心里有了紧迫感和着急,他希望能够早日变得强大,去救醒沉睡的天心月。

"不回家?"安月溪眉头一皱,她没想到自己第一次主动邀请江楚,竟然被拒,而且这混蛋竟然还要不回家,于是冷冷的道:"随你!"

说完,她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江楚苦笑一声,打算找一处偏僻的地方修炼。

还没有走多远,却被几道身影拦住了去路,为首之人正是张晓峰和叶倩倩,后面两个跟班。

"你们要干嘛?"江楚眉头微皱。

"干嘛?看你不顺眼,修理你一下!"张晓峰冷笑道。

"劝你们还是不要动手的好。"江楚淡淡的道。

"怎么?怕了?怕了就跪地求饶,本少一高兴,也许就放了你。"张晓峰趾高气扬的道。

"就是,臭屌丝,你以为攀上安月溪,就出人头地了?听说你是入赘的吧?真是一个窝囊废!"叶倩倩也冷笑道。

"滚!"江楚哪有心情陪他们磨叽,于是冷冷的喝道。

"小子,你这是找死!"张晓峰大怒,对身后的保镖叫道:"上,给我废了他!"

那两个跟班,顿时毫不犹豫的向江楚冲去。

"住手!"就在这时,一声娇喝传来。

接着一阵香风飘过,只见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女子突然冲了过来,三下五除二,竟然将两个大汉放倒在地。

江楚和张晓峰全都目瞪口呆。

"你……"张晓峰气坏了:"哪来的小妞,竟然敢管本少的闲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们几个欺负弱男,本小姐既然遇到了,肯定要管一管!"女孩拍了拍手,霸气无比的道:"还不快滚!"

"弱男?"江楚嘴角不禁抽了一下。

张晓峰却是大骂道:"臭女人,竟然敢多管闲事,小心本少让人轮了你……"

砰!

啊!

张晓峰还没说完,就惨叫着横飞了三四米,然后一屁股摔倒在地。

"晓峰你没事吧,晓峰!"叶倩倩顿时惊慌的将他扶起。

"滚不滚?"女孩冷笑着说道。

张晓峰畏惧的看了女孩一眼,然后又对江楚骂道:"妈的,算你走运!"

说完,就带人灰溜溜的离开了。

"多谢美女出手相救,我是江楚,不知道小姐高姓大名?"江楚上前道谢,不过心里有些惋惜,正要试试身手呢,没想到被美女救了。

"什么美女不美女的,我叫白欣岚。"女孩毫不在意的拍了拍小手道,"快走吧,小心那家伙等会再来报复你。"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回头会还你的……"江楚笑着说道,不过突然间,他盯着白欣岚的脸庞仔细看了起来。

"你干嘛?"白欣岚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脸上满是戒备。

江楚脸色严肃的道:"白小姐,你最近可能有血光之灾!"

"你说什么?"白欣岚眼睛一瞪,"我好心救了你,你竟然诅咒我?"

"我说的是真的!"江楚无奈的道。

"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个忽悠本小姐?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想要化解灾难,就要给你看手相,摸骨什么的?或者以身相许?"白欣岚一副很懂的样子。

"请你相信我。"江楚不满的嘀咕道,"你这次灾难比较大,恐怕有性命之忧……"

"编,接着编!"白欣岚冷笑不已,"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大忽悠,早知道就让他们打死你!"

"你心肠不错,而且我们遇到也算有缘,我就帮你一把吧…"江楚上下打量了白欣岚一番,最终目光落到了白欣岚的胸口,目光灼灼的道:"你的玉佩让我看看如何?"

"凭什么给你看!还有你的贼眼再乱看,小心本小姐对你不客气!"

白欣岚挥了挥拳头,龇牙威胁道:"本小姐可是跆拳道黑带四段!绝对可以将你打的满地找牙!"

不过她那样子却没有丝毫的威慑,两只小虎牙露在外面,气鼓鼓的样子,反而显得有些可爱。

江楚知道对方肯定不会相信自己,他也没有办法解释清楚,所以他也懒得解释,而是突然伸手,向白欣岚的胸前抓去。

"登徒子!"白欣岚大怒,一个高抬腿,对着江楚猛然砸去。

这一腿,凌厉无比,带着呼呼的风声!

很显然,白欣岚说她黑带四段并不是吓唬人的,而是真有这个实力。

江楚没有躲,而是微微侧头。

砰!

一声闷响,白欣岚的大长腿,结结实实的砸到了江楚肩膀上。

江楚丝毫没事,而白欣岚却是站立不稳。

"小心!"

眼见着就要摔倒,江楚连忙环手一抱,揽住白欣岚的腰往自己这边拉过来。

"嗯哼!"

白欣岚闷哼一声,身体顿时以一字马造型,贴在了江楚的身上。

白欣岚的小脸顿时刷的一下红了,而她整个人,也都傻掉了,她还没有这么和男子如此亲密过。

感觉到对方身上温热的气息,白欣岚只觉得羞怒交加。

温香在怀,江楚的心也是跳了一下。

不过他没有忘记正事,伸手从白欣岚脖子上将项链扯了下来。

暗暗捏了几个手印,一道微不可察的光芒,从江楚指尖发出,没入项链当中消失不见。

"这项链被我开过光了,你戴在身上,一定不要取下来,可保你平安。"

看到暴怒的白欣岚,江楚把项链塞回她的手中,就一溜烟的跑了。

"混蛋,别让我再遇到你!"白欣岚瞪眼骂了一句,也气冲冲的离开。

江楚转了一圈,在人民公园的角落里,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就盘膝而坐,开始修炼起来。

眨眼一夜过去,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江楚也睁开了眼睛。

"可惜……这里的灵气太稀薄了……看来要想其他办法……"

江楚感觉到体内缓慢增长的灵气,不禁微微摇头,这样下去,两三年都无法筑基,进入炼气期。

正想着,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医院打来的。

"是不是萧鸢的家属?"那边问道。

"我是,请问有事吗?"江楚心中一跳,医院打来的电话,肯定没好事。

"萧鸢病情突然加重,现在立马需要手术,你赶紧送钱过来。"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病重?鸢姐,你等着我!你千万不能有事!"

江楚眼睛瞬间红了,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心急如焚的向医院而去。

很快,江楚来到了特护病房。

监控仪器上,萧鸢的情况很是危险,不过那医生丝毫不急,正在一脸轻松的和护士聊天。

江楚脸色微变,上前说道:"陈医生,赶紧给鸢姐治疗啊!"

"你的钱还没交,我们怎么治疗?"陈医生斜睨着江楚,满是不屑,"你们欠了医院多少钱了?我要是给你们治疗了,这钱难道我出?"

"能不能先治病,回头我一定把钱补上。"江楚带着一丝哀求的说道。

"这话你已经说了很多次了,这次不交钱,医院肯定不会抢救的。"陈医生不屑道。

江楚顿时急了:"鸢姐的病根本不能耽搁,你这样做是草菅人命!"

"草菅人命?药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陈医生冷笑道,"医院也是开门做生意的,不是慈善机构,看病拿钱不是天经地义吗?如果你没钱,就把萧鸢接走吧!"

"是啊,当医院是什么地方了?没钱还看什么病?"那护士也不屑的道。

"你们……"江楚握紧了拳头,目眦欲裂!

"怎么?你想打我?"陈医生冷笑道,"动我一根汗毛,我让你下半辈子永远在监狱当中度过!穷屌丝!"

江楚几乎气炸了,不过又无可奈何。

正打算给安月溪打电话借钱,监控仪器上,却是突然响起了急促的警报声。

萧鸢心跳逐渐衰减,呼吸也开始变弱,那线条几乎变成了直线。

"小子,赶紧去准备钱吧,她这样子,最多撑不过半小时!"

陈医生扫了一眼仪器,脸上表情漠然无比,丝毫不觉得这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没时间了!

江楚咬了咬牙,身上爆发出一股铮铮之气:"既然你们不治,那我给鸢姐治!"

"你治?你凭什么治?你是医生?你懂看病?"陈医生不屑的道。

"不错,我是医生!"江楚咬牙说道。

虽然获得了传承,但他之前毕竟是个普通人,所以下意识的想要让医院救治。

现在医院既然不治疗,他就只能自己出手了。

"你什么时候变成医生了?"陈医生怀疑的看着江楚,萧鸢病的时间不短了,江楚经常来,所以他对江楚还是有所了解的。

"这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江楚冷冷的道。

"行,那我问你,你打算如何治疗?"陈医生又道。

"针灸!"江楚道。

"针灸?这骗人的玩意能治病?!她这病只能采用西医疗法,而且除了换心,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你竟然说针灸能够治疗?真是天方夜谭!"陈医生顿时不屑的讥讽起来。

"针灸为什么不能治病?难道就只有西医能够治病?中医是我们华夏几千年的精粹,你这么贬低,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华夏人!"江楚冷声道。

"你……我当然是华夏人!"陈医生被噎了一下,然后道:"就算中医能够治病,但不代表你能行,看你这样的年纪,别说中医了,西医都学不好,看你大多是个骗子!"

"你治不好难道别人也治不好?我说有办法治好病人的病,就是骗子?你不觉得自己的逻辑有点可笑吗?"江楚也来了脾气。

"我在心病科研究了二十多年,对国内外的各种治疗手段,都一清二楚,我说没有其他办法,就是没有其他办法!"陈医生笃定无比的道。

"你说的是西医吧,但是不包括中医,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她的病,有更简单的治疗方法,不开刀不手术,当下就能见效!"江楚铿锵有力的说道。

"你这口吻,俨然是江湖骗子!"陈医生不屑的道:"这里是第一人民医院,不是你们江湖郎中该来的地方,劝你赶紧离开,不然的话我报警把你抓起来!"

"如果我能够用中医治好她呢?"江楚道。

"不可能!"陈医生道:"而且我也不可能让你随便治疗,不然出了问题,谁负责?"

"我相信小楚!"就在这时,病床上响起了萧鸢微弱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醒了过来,"有什么后果,我们自己承担。"

"什么?"陈医生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一下,他对萧鸢道:"你想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了吗?"

"我这病我知道,换心手术我们没钱治疗,所以这病肯定是活不长了,既然小楚说有其他办法,还不如试试,而且我相信小楚。"萧鸢语气虚弱的说道。

"愚昧,愚昧!你这是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陈医生大声道,不过病人自己都同意了,他也没办法。

江楚见状,连忙转身向外面走去,打算去买些银针。

医院门口就有药店,江楚买了针之后很快返回。

此时,陈医生正在病房门口等着,他脸色阴沉,手里还拿着一张纸。

"你们既然铁了心自己治疗,那也可以,这是保证书,出了问题,我们医院概不负责!"

"另外,我不管你们病情怎么样,等会就去办理出院手续吧,你们的病,我们医院没法治!"陈医生将手中的纸递到江楚面前,脸色阴沉的说道。

江楚咬了咬牙,然后签了名字,另外让萧鸢也摁了手印。

办完这些,江楚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然后退下了萧鸢的外套,只留下贴身的衣物,那姣好的身材,顿时展露在他的面前。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
支持作者创作,解锁后继续阅读
解锁本章:书币
余额书币:书币 | 书券
余额不足哦~
    虚拟商品购买后不可退换
    更多充值及说明
    青少年模式
    为呵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特别推出青少年模式,该模式下部分功能无法正常使用。请监护人主动选择,并设置手机号验证。
    知道了 进入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