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江凯差点要当场暴走一波。

十三万八?想钱想疯了吧?

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包厢点的菜是8888套餐里的,可是酒换成了精品玛歌庄园,5288一瓶一共有22瓶。另外还有八位陪唱公主的费用,多出来的就是这些。

江凯的第一反应是被套住了,肯定是点餐的时候出了什么纰漏,被这会所给坑了。

十三万八啊,江凯想想就肉疼,钱他不是出不起,但请这帮穷同学吃饭花十几万,着实太不划算了!

自己得到啥了?无非就是装了一顿毫无意义的逼呗!

要让老爸知道自己这么败家,非把他打出屎来不可!

可现在酒也喝了公主也点了,众目睽睽之下忽然说这不是他的安排,脸还要不要了!

这样一想江凯只能强行吃哑巴亏了,回头再找酒店算账。

"我代表我们帝豪会所欢迎大家的光临!"经理带着公主们站成一排拍手道。

这个包厢是今晚的最高消费,经理都亲自来了,而且每个人都获赠一份价值好几百的礼品。

十三万八,众人先是一个集体震惊,然后集体啧啧。

真是有钱任性啊!

"凯哥就是凯哥!一个字:豪!"

"凯哥,以后我跟定你了!"

"来!我们一起再敬凯哥一杯!"

江凯先只能强行干笑,不过现在他赚足了面子,倒也有点飘飘然了。

"张楚南,还不来敬凯哥一杯,今晚到现在你都没找凯哥喝酒。"

"就是,凯哥请你来是看得起你,你别太拽了!"

"也不知道他有什么可拽的!"

几个人把矛头又指向了静坐在一旁的张楚南,毕竟损张楚南就等于是讨好江凯。

张楚南没吭气,眼下这气氛,袁琳是一刻也不想呆了,让张楚南和她一起先走。

"南哥是吧?我敬您一杯!"

那会所经理倒了杯酒径直走到张楚南面前,恭敬地弯腰举杯示意。

"感谢南哥赏脸,希望以后常来照顾我们的生意!"

说着一挥手,八个公主集体一起对张楚南深深地一鞠躬。

"谢谢南哥捧场!"

……

画风突变,四周忽然哑然无声!

什么鬼?

无数双目光直接聚焦到了张楚南身上。

江凯更是差点抓狂:搞错了吧?我才是今晚的金主,敬我才对,敬这个穷逼干什么!

"各位还不知道吗?今晚所有的花销都在南哥名下。南哥仗义,大家玩得开心!"经理道。

霍--!

一众人震惊三连击:所有花销都是张楚南的?这家伙发财了吗?

难道几年不见,他成了传说中的隐形富豪?

又或者,这家伙豁出家当了和江凯斗富?

一瞬间,各种猜测此起彼伏。

张楚南仍然是淡然一笑,对经理一挥手道:"好了!伺候着吧!"

"张楚南,你到底在搞什么?"一旁的袁琳面对张楚南黛眉一蹙。

张楚南的家境她是知道的,他母亲含辛茹苦的多不容易,他这样子胡来简直就是没有良心了。

"没搞什么,花点钱嘛!"张楚南干笑,他实在想不好该怎么说。

没办法啊!宝宝得花钱啊!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你……!"袁琳也是无言以对。

"张楚南,你什么意思?今晚劳资请客,你抢什么风头?"

江凯一听买单的不是他,也没松口气,反而有种风头被抢的愤怒。

张楚南冷笑道:"我知道你请客,放心我只是给你提了下档次,没抢你风头!"

"张楚南,你个连老婆都跑了的穷逼跟我来这套?你哪来的自信跟我斗!"江凯不屑道。

张楚南道:"好啊!既然你这么豪,那今晚的账你给吧,我不抢你风头了!我看大家都没喝好,要不再来几十瓶玛歌庄园?"

"你……"

就在这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踢开了,几个人红着脸顶着火闯了进来。

"这里谁包场子的?"为首的一个光头吐着酒气道,那一脸凶光直接吓退一波。

这种人一看就是道上混的,妥妥的惹不起的角色,而且这阵势一看就是来搞事情的。

"他!今晚我们南哥包场子!"江凯也不充硬汉了,乘势指向张楚南,把祸水直接引到他身上。

"你小子很吊啊,是你小子叫二十个公主的?"那光头上前就揪住张楚南的衣领把他揪起来。

"对!是我叫的,我叫得起!怎么样?二十个我还嫌太少了呢!"张楚南伸手推开他。

他今天酒喝了不少,当下酒劲儿刚上来,底气自然也是十足。

有钱啊!没办法!

"行!你小子行!"

这光头气势汹汹的,但张楚南瞬间的土豪气息倒将他压制了一波。

他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来历,但就算他混道上的,真有钱任性的公子哥儿他也不敢轻易得罪,何况不是为了什么大事儿。

"这次饶了你,你们继续玩,可儿我带走!"光头道,然后很蛮横地拉过其中一名公主的手臂就要拉她走。

原来是来抢公主的!

光头点了这个公主,张楚南出的钱多经理就把她带到张楚南这个包厢了,他就是来抢回去的。

这公主年纪不大,从进来后就一脸不情愿扭扭捏捏的,像是第一次做这个。光头粗暴地要把她拉出去,她大哭了起来。

"干什么?"张楚南一声呵斥,然后从光头手里把那女孩儿抢了过来。

"你小子别给我狂!打听打听劳资在道上的名声,信不信劳资当场废了你!"光头随即暴怒。

伸手又要过来抢人,忽然"啪"一声。

光头锃亮的脑袋上尽是酒水和碎玻璃渣,头也被敲破了流出了血,张楚南的手里还拿着敲碎剩下的酒瓶。

刚才情急之下,张楚南抄起个酒瓶就朝光头脑袋上敲了下去。

四周一阵哑然,连张楚南也呆了下。

真喝高了,一言不合居然动手了!

江凯更是幸灾乐祸地咧嘴一笑:这几个人可不是善类,张楚南这下子要倒霉了!

"啪嗒--!"一沓钱直接丢在了茶几上。

"拿去看看医生,另外这个公主今晚我包了,别来跟我抢。"张楚南道,说着又丢了一沓钱到茶几上。

"啊?南哥是吧?一场误会!南哥你慢慢玩!"那光头抹了抹脑袋和脸,看到两沓钱立即喜笑颜开收了起来,至于自己脑袋挨了一下他都像不知道一样。

张楚南松了口气,这招果然管用哈!

"南哥,要不你也敲我一下吧?"

"南哥,也敲我一下!"

光头的两个手下涌上前道,当下就把脑袋伸给了张楚南。敲下脑袋就一万块,很划算啊!

张楚南也是醉了,打发走了这几人,那个叫可儿的公主还在那梨花带雨。

"既然不情愿干嘛来做这个!"张楚南一脸正色对她问道。

"我第一次做,本来想做服务员的,被骗做这个了。我妈妈生病住院需要钱!"小女孩眼里噙着泪水道。

"啪--!"一沓人民币直接甩给了她。

"走吧!以后别来这种地方了!"张楚南道。

他也不知道这女孩说的是真是假,反正也不重要,花钱就对了!

"啊?"小女孩愣了一下,握着一沓钱还有些不敢相信。

"咦?"

就在这时候,张楚南迷迷糊糊地又看到了一抹异状。一抹金黄色的光又出现了,黄光里"功德圆满、气运加身"几个字隐约可见。

"又来了?什么鬼?"张楚南惊愕。

一下子,那道黄光又钻进了他的额头里,所有的情景都和上次看到的一模一样。

"南哥,没想到啊!原来你才是大土豪!"

"是啊南哥,深藏不露啊!"

张楚南在那纳闷,一帮同学朝他围了过来。

"南哥,我最近家里也遇到点儿事情……!"

"要多少?我给你转!"

"南哥,我现在做个生意缺本钱……!"

"说个数吧,别跟我客气!"

"……"

张楚南也没白让这些人追捧,相比于江凯之前的口头承诺,他更直接,来了波实力散财。

江凯现在看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这小子得了笔横财膨胀了吧?抢他风头打他脸!

咬牙思虑,很快一招坑他的办法又出来了。

"南哥,真没看出来啊!原来你才是土豪!"江凯笑脸上前道。

"怎样?"

"这样的南哥,我这里有支好股票,买了就能大赚的,南哥要不来一波?"江凯道。

明眼人都知道江凯这是气不过要坑张楚南,当即悄声劝张楚南,不过张楚南却像什么也不知道一样,一听高兴得不得了。

买股票花钱,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张楚南看了看余额,立即把卡上的三十万全都买了江凯推荐的那只股。

江凯阴笑:傻逼,等着赔到哭吧!

"好啦!谢谢你啊!感谢!"张楚南如释重负道,这钱总算花得差不多了。

今晚他还真得感谢江凯啊!

手上还有两万块现金,张楚南也没客气,直接来了波天女散花,一众人连同几个公主一起哄抢了起来。

钞票雨中,张楚南惬意地舒展了下身躯,回味了下今天任性花钱的感觉。

不得不说,当土豪的感觉的确很带感啊!

"唉!"

钞票雨中,袁琳默默站起了身,抿嘴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张楚南,我真没想到你会变成这个样子!"袁琳一脸失望地对张楚南丢了句,然后走出了包厢。

张楚南原地愣了许久,随后才追出了门。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