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秦凡,你给我醒醒,醒醒!"

秦凡被一番推搡给吵醒,准确来说,是被惊醒,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手上还缠着绷带。

"喂!你醒醒!"

女人的声音高亢尖锐,带着一种颐气指使。

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人,穿着白色的护士裙,领口的粉色衬衣清晰可见,腿上穿着白色的连体裤袜。

"喂,你这也躺了一天一夜了,到现在一分钱的医药费也没交,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你想白吃白住?"

医院?

说的是我?

秦凡有些茫然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上,到处都是绷带,而且还有几处被缝合的伤口,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而且手上还打着吊瓶。

仔细打量了一下后,秦凡的意识,也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叫秦凡,是南都一所二流大学里即将毕业的大学生。

农村出身,在大三的时候谈了个女朋友,为了赶在毕业前给女朋友买新上市的苹果X,他最近两个月都在学校附近的麦当劳打工。

可就在昨天晚上他从麦当劳下班回学校宿舍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小女孩因为玩闹跑向马路中央,而此时有一辆面包车穿过,他没想太多,就直接把小女孩推了出去,他自己却被面包车撞飞,身上的伤口都是他被撞进绿化带里弄出来的。

想起这些后,秦凡不由得有些庆幸。

以当时面包车的速度,本以为自己就要玩完了。

但没想到还是捡了条命回来。

"秦凡,我在跟你说话呢!"

护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势汹汹。

"肇事司机找到了吗?"秦凡抬起头问道。

"什么肇事司机,我们是接到陌生电话才把你从垃圾堆里捞出来的,不过你现在最好给你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把医药费送过来,否则我就要报警抓你,让你睡不成病房,去睡牢房!"

护士作势扬起手里的账单要摔在秦凡脸上,这时候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谁然你坐起来的?你身上的石膏还没有拆,不许乱动!"李医生不满的看着秦凡,他是住院部的主任医师,对每一位住院病人都要尽到应尽的责任。

"李医生,他是秦凡,就是昨天晚上拉到医院,到现在也没有付一分钱医药费的那个。"护士提醒道。

"还联系不上他的家人吗?"李医生皱了皱眉。

"他的手机已经摔坏了,家人联系不上,打120的电话号码现在也关机,他全身上下就一张学生证,别的什么联系方式也没有。"护士摇了摇头。

李医生点点头,然后问秦凡:"你记得你家人的联系方式吗,我可以借我的手机给你打,或者其他什么人也可以。"

"医药费多少钱?"秦凡犹豫道。

"抢救费加上住院治疗费一共9800,刷卡现金都可以。"女护士冷冰冰说道。

"呲……"

秦凡倒吸了口冷气。

9800!

这对有钱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

也就一顿饭,一件衣服,或者一部手机。

可这对于他在农村种地的爹娘来说,简直就是两条人命!

他就连学费都是靠假期打工还有老爹在村子里东拼西凑弄来的,突然要将近一万块钱,他要是打电话回去,实在无法想象电话那头会出现什么状况。

对了!

秦凡连忙对李医生说:"电话借我,我知道找谁来送医药费了。"

他昨天才发的工资,凑了两个多月终于凑齐了给女朋友林雪买水果X的钱,昨晚下班的时候就把钱直接转给林雪了,一共6900,再加上他平时的生活费都一直在林雪里保管,凑凑也够付医药费了。

秦凡从李医生手里接过手机,快速的拨出那串熟悉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电话那头很快传来懒洋洋的女声。

"雪雪,是我,我是秦凡。"

"秦凡?你什么时候换手机了?"林雪有些意外。

"先别管这么多,你现在在哪,能不能把昨天我转给你的钱送到第一人民医院来,我现在是在……"

"等一下!"

林雪打断他说道:"什么你转给我的钱,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啊,我这正忙着呢,没事我就挂了。"

"哎呀,你忘了?就是给你买手机的钱,我昨天晚上下班的时候才转给你的,我现在在医院躺着,没钱付医药费,你能不能送过来一趟,我等出院了再想办法重新挣钱给你买一部,可以吗?"

"呵呵……"

秦凡不知道为什么,电话那头的林雪突然发出一声冷笑。

"秦凡,你知道我现在准备干什么吗?我正要和好闺蜜一起出门去买水果X!你现在让我把钱给你?我还要不要脸了?现在我身边所有朋友用的都是水果X,我等你等的也足够耐心了,你现在居然想把钱要走?我告诉你秦凡,你从骨子里就是个屌丝,这辈子都注定没有出息,我当初怎么瞎了眼看上你了,农民就是农民,以后咱别再联系了!"

啪!

电话被狠狠挂断。

秦凡呆愣愣的坐在病床上,耳朵还在嗡嗡作响。

这样就分了?

他不敢相信的把电话回拨过去,话筒里却传来了刺耳的盲音。

呵呵……

秦凡手里握着电话,忽然低声笑了起来。

至始至终,林雪也没有问过一句他为什么会躺在医院。

也没有关心他,昨天晚上转账过后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

好像除了水果X,他秦凡根本什么就不是。

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当手里电话被粗暴的拿走时,秦凡才怔怔的抬起头。

"把药给他停了,然后联系他学生证上的学校,让学校过来付医药费然后领人,不然就报警,把这种人送到看守所去,大学生还当医赖,真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李医生交代完之后就离开了病房,护士则直接拔掉了他手背上的针管,关掉桌子上的心电仪,最后把账单扔在秦凡脸上,扬长而去。

秦凡一直呆呆的愣在那里一句话不说,眼睛死死盯着账单上刺眼的数字。

这些年,秦凡听过见过关于不少好心人见义勇为后,反而境遇悲惨的新闻。

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九千八百块钱……

同样生而为人,别人拿这钱也就请朋友吃顿饭唱个歌,可它却逼的自己在这里上天无路,遁地无门!

秦凡第一次觉得活着是这么没有意思。

而且一旦医院通知学校,他们的学生中出了个医赖,学校为了顾及颜面,肯定会把自己开除学籍的。

辛辛苦苦四年的毕业证,就这么泡汤了?

不知道还在农村里等着自己毕业之后光宗耀祖的父母亲,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

而就在秦凡想着这些的时候,病房的大门突然被撞开。

还没等秦凡反应过来,便看到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贵妇,直接扑在自己的身上。

"我苦命的儿啊,妈终于找到你了……"

那贵妇冲到秦凡身边,便哭哭啼啼个不停。

在贵妇的身后,还站着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同样红着眼睛,嘴皮不断的哆嗦着。

可最终,他还是没有忍住让眼泪不从眼眶里留下来。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看的出,他的内心也很不平静。

见这么一个情况,秦凡不由得有点蒙逼了。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的父母,不是还在老家种地么?

眼前的这一对夫妇是谁?

他们为什么叫自己儿子?

认错人了吧?

看到秦凡那满脸懵逼样,中年夫妇也意识到,自己可能吓到这孩子了。

"儿子,我真的是你亲生母亲,真的,我们有亲子鉴定。"

贵妇显得尤为激动,极力的想要证明自己是秦凡的亲生母亲,可是她越说越乱,让秦凡也越来越听不明白。

"老婆,还是我来说吧。"

中年人见自己老婆几乎快丧失理智,便开始说道。

原来,这对夫妻,男的叫沈建平,女的叫陈梦莲。

据他们所说,他们原本是有一个儿子的。

可是,就在十九年前,他们的儿子被一个人贩子拐走了。

他们经过多方打听,想要找回自己的儿子。

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夫妇俩本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了。

谁知道,秦凡因为救小女孩被车撞,送到医院后因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经检测,秦凡是拥有RHnu11血型的特殊体质。

而这个血型的备血,在整个南都血库中心只有一袋。

就是沈建平一个月前在这里捐献的血液!

在接到医院用血电话后,夫妇两个人便立即驱车赶了过来。

在病房门口的窗户里,他们终于看到了秦凡。

同样的稀有血型,再加上秦凡的年纪。

这使得沈建平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自己那从小就被拐走的儿子。

而且越看越像。

就鬼使神差的和秦凡做了个亲子鉴定。

结果表明,秦凡还真是他那被拐走的儿子。

所以才会出现现在的一幕。

听完沈建平的解释,秦凡脸上露出"你在逗我"的表情。

"我也知道,这件事情听起来太过巧合,但是我们已经和你做了亲子鉴定,一共两份,我们没有必要骗你。"

沈建平将一份文件递到秦凡面前。

"虽然时间上有些仓促,但是我和你母亲同时跟你做了亲子鉴定,两份报告结果完全相同,是绝对不会搞错的。"

"而且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安排航班,咱们去德国最好的医疗科研中心,让最权威的专家专门再为我们做一次亲子鉴定,只要能打消你的顾虑。"陈梦莲着急说道。

亲子鉴定一出,秦凡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最主要的,是秦凡实在想不到自己有什么地方能值得别人骗。

毕竟他连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现在还被医院逼的走投无路。

难道,面前这对夫妇真的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就在秦凡沉默的时候,陈梦莲有些着急了。

相对于男性,女性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感性。

她生怕秦凡生他们的气,不认他们这对父母。

"儿子,都是我们的错,全怪我们当时一门心思都放在生意上,才让你被人贩子拐走。"

"从今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补偿你,让你过好好日子。"

陈梦莲着急说着,满心期待的看着秦凡。

她已经用最快的手段,调查了秦凡目前的家境,知道他过的并不好。

看着陈梦莲,秦凡脑中浮现的是自己父母的身影。

养育了自己二十年,一对老实巴交的农民。

想起他们对自己的疼爱,秦凡忽然心情有些烦躁。

"那又怎么样,就凭我是你们生的,所以你们现在找来,是想让我跟我爹娘断绝关系,然后跟你们相认了?"

秦凡这句话一出,陈梦莲的脸色为之煞白。

她意识到,自己说的话,让秦凡误会了。

"我们没有那个意思,今天来只是想见你一面,然后把你换到一个更好的医院,而且你养父母那边我也派人去接他们了,这两天就到南都,有什么话你可以当这他们的面说好吗?"

而沈建平则是深深的看了秦凡一眼,有些犹豫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出来。

"这里面是一个亿,你先花着,不够再跟我说,就当是我对你这些年受到的委屈,一点小小的补偿。"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