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深夜看书请打开夜间模式,阅读体验更好哦~

林宝觉得二十岁以后的自己,可能真的转运了。

先是进入了一家知名的传媒公司工作,然后认识了美女上司许霏霏,她肤白貌美,腰细腿长,标准的白富美,如果运气好,他或许会像小说里一样,和美女上司发生一些故事,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

他竟然和女上司结婚了,做了一个豪门的上门女婿。

"我不想奋斗了,我想找个富婆。"这类调侃的话,转眼成真。

铃铃的手机闹钟,叫醒了睡梦中的林宝,他猛的睁开眼睛,摸着软软的大床,才缓缓的松了口气,已经结婚一个月了,他还是没适应美梦成真的事实。

客厅里,早早起床的许霏霏已经站在门口,急匆匆的穿上高跟鞋,她曲线玲珑,穿着包臀裙,视线更加诱人了。

林宝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大早看见这样风景,难免有些冲动,可他明白,吃软饭就要有吃软饭的觉悟,冲动的想法完全被压制下来,变成一副老实人的表情,轻声道:"走这么早。"

"公司有事情,明天可能没法去医院看你妈妈,你自己去吧。"许霏霏回头看了丈夫一眼,"我把你调到了后勤部。"

语气不容置疑,也没有商量的余地,门已经关上了。

林宝闻着许霏霏残留的香水味,摇头叹气,这大概是吃软饭需要付出的唯一代价吧,睡不到。

除了在结婚那天的婚礼仪式上摸过她的手,至今再没有碰到过她一下。

上门女婿,古时候被称为赘婿,民间俗称倒插门。

这样的身份,对于男人来说其实不怎么光彩,婚后在家中基本没地位,古时候这样,现代依然如此。

林宝能入赘豪门,女神做老婆,不是什么狗血的指腹为婚之类的,具体为啥,他也想不清楚,但是他确实很感激许霏霏。

许霏霏愿意支付他白血病的母亲所有医药费,条件就是,他入赘结婚,做一对名义上以及法律上的夫妻,但不能同房睡觉,也不干涉她的生活。

既救了母亲,又享受富豪生活,这特么好像没什么代价啊。

林宝想都没想就签了卖身契,然后两人就火速闪婚了。才二十出头,就过上了混吃等死的生活。

当然,在他心中吃软饭是最难的技术活,有风光,也有压力的。

公司里,从前台小妹到部门同事,几乎所有人都把他嘲笑个遍,背后的议论八卦离不开软饭男三个字,对他的鄙视氛围,弥漫整个公司,感觉随时都有白眼飘过来,可想而知,这份压力之大,要点脸的男人,都无法忍受。

幸好,林宝不要脸。

呵呵,他们是嫉妒而已。

因为许霏霏把他调入了后勤,原来部门的同事都要他请客,其实是看不起他,想把他当冤大头敲一笔,林宝也没在意,当天晚上大方请客。

"宝哥,不点主食吗?"

"我已经把这个陋习戒了,吃龙虾能吃饱,为什么要吃主食?你就放开了吃,这既是我请你,也是代表许总招待你们。"林宝不忘替许霏霏拉拢人心。

其他人笑的更酸了。

王震笑道:"看来宝哥和许总感情很好,还把你调到后勤,那里油水多着呢。"

后勤部油水多少不知道,可整个公司都是许霏霏的,林宝能去捞自己老婆的油水吗。王震这话明显就是嘲笑他,笑他入赘了都没捞到好处,还被贬到了闲职,那不就表明他一无是处吗。

林宝鸡贼的狠,当然能听懂话里嘲笑,他趁着大家吃喝热闹,一把搂住王震的脖子,小声说:"老弟,我现在就算不上班,也不愁吃穿,而你呢,为了结婚要拼了命赚房子钱,为了孩子要拼命赚奶粉钱,一辈子都不能放松,咱们俩,境界已经不一样了,如果嘲笑我能让你舒服一点,你尽管大方的笑,我没事的。"

王震听完这些话,脸都绿了,嘴里咬着蟹爪,却感觉不到一点鲜味,只觉得满肚子苦涩,一顿饭再没说过一句话。

林宝从来不觉得装逼打脸是有效的反击,杀人诛心才是。他当了二十年的穷人,当然知道如何一刀捅破穷人的自尊。

直到吃完了饭,大家各自回家,王震才恢复了一些,临走时候,他拍着林宝的肩膀,"你就不怕有一天又变成一无所有了?毕竟你现在得到的财富,不属于你。"

"哦?"林宝瞪起眼睛,赞许的点点头,"你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反击方式,没错,我为了保住现在的富足生活,软饭得吃的明白,这可是个技术活。"

王震噗嗤笑了,看向林宝的下半身,"什么技术?"

"一边去,你想歪了。"这下林宝可真的酸了,压根就没碰过许霏霏,空有一身本领,无处施展。

虽然结婚条约规定,不能同房,可终究是结婚了,日久生情总会发生的吧。想到这,林宝匆匆赶回家,因为他知道今晚许霏霏也有应酬,那一定会喝酒,酒后发生点啥,就是我来写剧本了。

回到别墅里,一进门就看见门口多了一双男人的鞋,林宝一惊,看见客厅里坐着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举止间透着社会精英的范。

这时许霏霏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穿着薄薄的睡裙,娇媚的脸蛋白里透红,一双大眼睛眨了眨,有些意外道:"你回来的挺早嘛,这位是张子安。"

林宝客气的点点头,除了名字,许霏霏什么都没介绍,他无趣的回到房里,家里来人他也习惯了。

许霏霏是刚接手公司,经常会让一些公司高管来家里私聊,她是想尽快建立自己的亲信团队。

可回到屋里的林宝突然觉得不对劲,许霏霏从来不会穿睡衣和人谈事情啊,她说今天有应酬,可完全没有喝过酒的样子,更何况,现在好像是十点钟了,这根本不是她习惯谈事情的时间,她一向很规律。

林宝顿时坐不住了,好奇的开了门缝,没想到客厅里关灯了,许霏霏和张子安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呢。

还真不是谈事情……

虽然两人没什么暧昧动作,各自坐在一边,可那气氛绝对不是谈公事。

一个月的相处,在家一起吃饭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他对许霏霏了解不多,只觉得她高冷而神秘,是一个很有手腕的女强人,他知道这段婚姻不是真实的,可眼前的场景也太特么真实了吧……

这时,客厅里的窃窃私语传到了林宝耳中。

"下个月香港电影节,会有比利怀尔德的专场,你有时间的话,我们一起去看。"

"好呀,我喜欢他的《日落大道》,还有《桃色公寓》。"许霏霏一向冰冷的脸蛋上,露出少女般的微笑。

林宝顿时懵了,一个女人会对什么人露出这样的笑容?

"可你那么忙,真有时间吗?"

"我尽量吧。"

轻轻关上门,林宝愣愣的挠着头,嘟囔着:"看来我还真是不了解许霏霏。"随后他笑了,人总有不可思议的另一面,他怎么把这个人生信条给忘了,难道因为一个月的朝夕相处,沉迷了她绝色的脸蛋?

果然红颜祸水呀,都让他差点忘了该有的理智了。

客厅里电影结束,林宝立刻贴在门上,清晰的听见了脚步声,而且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一起上楼了,而楼上是许霏霏的卧室,时间已经十一点了……

"我靠……"林宝嘴巴张成了O型,猛的回想整段婚姻,许霏霏千金小姐,白富美身份,为什么要找他一个穷屌丝做上门女婿?好处都让他占尽了,只是为了给他戴上老实人的帽子?

操!多大仇!

首页
目录
加入书架